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文凭/1989(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发布时间:2021/9/9  阅读次数:77  字体大小: 【】 【】【
  

文凭·1989(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19879月,韩溪中学的萧逢春,在镇文教助理曹德明的帮助下,脱产到省城一家教育学院进修。两年后,萧逢春顺利地获得了汉语言文学专科文凭。是回原单位,还是另起炉灶?萧逢春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秋季开学之前,韩溪中学的关校长召开领导班子会,传达了镇文教助理曹德明和镇教育管理站站长蔺世贤的指示精神,萧逢春等三名脱产进修毕业的教师,必须回原单位工作,不然,一律不予办理工作关系调动手续。

萧逢春回来了,学校为他重新安排了一间住室,他打扫了一天,才整理得像个模样。傍晚,曹小幸提一大包东西来到萧逢春的住室,不用说,她一定会向萧逢春传达她爸爸曹助理的意见。这天晚上,关校长在萧逢春门前悄悄转悠几趟,发现曹小幸没有走,心里这才像明白了什么,回屋躺到床上,久久没有睡意。

开学第一道全体教职员工会,点名时,萧逢春才发现与他同时进修毕业的两位教师没有到会。他不由想到了自己被借调镇政府又被清退的情况,心里暗暗感叹所谓社会关系里蕴含的力量。萧逢春自我克制性地回过神,听到教导主任在不厌其烦地安排各项教学工作,最后,关校长说讲两句,结果讲了一个多小时,他重点强调了教师学历达标问题,大肆宣扬了萧逢春不满足现状、积极进取的精神,并很有预见性地分析,将来没有文凭,不但不能评职晋级,甚至选拨任用干部也将会是一个硬条件。萧逢春听了心里暗暗庆幸,觉得自己这几年走点弯路,吃点苦头也值了。

不久,萧逢春从老师们的议论中,得知与他同时进修毕业的另两位教师,分别调入县城两所学校,其中一人还与小孟老师同一个学校。虽然萧逢春与廖星光也成了学校为数不多的高学历,但萧逢春觉得他与别人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其结果是大相径庭,心里不由产生一种身价降低、文凭贬值的感觉,整日里精神闷闷不乐。

曹助理从女儿的口中,了解到了萧逢春的情况,他心知肚明:萧逢春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他的意图的左右。作为主管文教的镇领导,也为了他女儿倾心爱慕的意中人,曹助理考虑着,应该在萧逢春的文凭上做做文章。

“六·四”事件后,全国加强了青少年思想政治工作。在学校的推荐下,萧逢春参加了龙亭县学校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在首届研讨会上,萧逢春的《新时期学校思想政治工作的特点与方法》一文,受到了与会同志的一致好评。会后,萧逢春的发言稿,通过县教育局下发到全县中小学。作为镇主管文化教育工作的曹德明知道后,认为镇团委和学校共青团、少先队应该是青少年思想政治工作的主阵地,而萧逢春在团队工作上,不但有激情、有创新,而且工作内容和方式都很富有特色。但是,韩溪中学的团队工作已经有廖星光负责,让萧逢春一下子取而代之,既没有理由,也不利于团结。曹助理仔细考虑,要想帮助萧逢春进步,必须要从萧逢春的大专文凭入手。

根据上级要求,基层要建立健全党团组织,尤其是要改变“团委就一人,天天如平民”的局面。镇党委开会决定,此项工作由主管文教的曹德明负责。曹助理提议,根据形势的需要,不但要健全镇团委组织,而且要召开共青团韩溪镇第一次团代会,遵照团的章程,民主选举韩溪镇新一届团委。曹助理还特别提议,选出的新一届团委书记、副书记学历必须达标,要突出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要求,这样,才能更好地为党的事业培养合格的后备干部。

九月初的镇政府大院,树木茂盛,郁郁葱葱。中心道两旁的梧桐树遮天避日,浓荫匝地。一排排红瓦房掩映在庞大的梧桐和高高的白杨之间,显得是那样的详和而静谧。偶尔看到有个人从院落纵深地带走过来,会给人一种孤单而渺小的感觉。萧逢春手里拿着演讲稿,到镇政府大院参加团代会。他没有再到他曾经当过十多天秘书的办公室看一眼,而是径直来到在餐厅临时布置的会场。

参加镇团代会的五十多名代表提前就到齐了,他们来自全镇中小学、各村委和镇直各单位。镇团委现任书记潘高峰一边给大家打着招呼,一边迎候会上邀请的县镇各位领导。萧逢春所在学校有两名代表,另一个就是廖星光,他也早早来到会场,只不过与萧逢春相比,他的确名不符实,别说星光灿烂了,连一个给他搭讪的人也没有,而萧逢春身边早就围了几层,大家说着、笑着、议论着,表现出了对会议的浓厚兴趣和热切期待。

团代会按议程顺利进行。按有关规定,本届团委设七名成员,书记、副书记各一名,组织委员、宣传委员、纪律委员、文体委员和劳动委员各一名。萧逢春和廖星光因有中学团干部工作经历,再加上二人的专科学历优势,均被提名为镇团委成员候选人。最后,选举结果出乎意料,根据得票多少,萧逢春排名第一,现任团委书纪排名第二。随之,镇党委旗帜鲜明地作了分工,团委书记潘高峰职务不变,萧逢春任镇团委副书记。

自从萧逢春任镇团委副书记之后,韩溪中学的团队工作实际上已由萧逢春主持,廖星光虽然也参与,但基本上是可有可无。廖星光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干什么都过于刻板化、教条化,与老师们关系亲疏还不关键,不受学生欢迎是他的一个致命问题。有时他去上课,学生们会把教室门顶上,不让他进教室。学校领导和同头科老师也给他没少谈话,但始终是无济于事。据说,这两年,廖星光除了正常上课、办公外,其它时间都是把自己关在屋里,潜心复习,准备考研。至于学校团队工作,不用说,那是没有任何起色。

国庆节刚过,萧逢春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宣誓那天,镇文教助理曹德明还特意安排女儿曹小幸为萧逢春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饭桌上,萧逢春看到曹助理还在用着他送的那只电子打火机,心里充满了一种满足感、踏实惑。

金秋十月,乡村到处充满着收获的喜悦。萧逢春和曹小幸结婚了,二人结合一时传为美谈。虽然曹小幸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学,但由于她爸爸的关系,依然被安排在镇粮管所工作。不久,文教助理曹德明退居二线,镇里新调来的魏广利接任镇文教助理。

萧逢春一周婚假过后,就被团县委指派,到南方城市考察共青团工作。回来后,萧逢春向团县委作了详细汇报。其后,他根据本地实际,创新团队工作模式,积极开展实践教育活动,创办了“中学生团校”和“青少年之家”,并尝试在韩溪中学实行了《团员证制度》,团队工作上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受到了省市县团组织的表彰。

19891990年度上期期中考试,龙亭县实行了统一考试。考试过后,县教育局教研室进行了质量评比,结果原来在全县农村中学一直口碑不错的韩溪中学,教学质量大滑坡,造成了社会上的消极舆论,也引起了镇领导的不满。加强韩溪中学的领导班子建设,已经成为韩溪镇党委的一项重要日程。

镇党委召开会议,由于新任文教助理魏广利还不太熟悉情况,邀前任曹德明参加了会议。会议研究表决韩溪中学推荐的领导班子成员发展对象,从萧逢春和廖星光中选一人配备为校中层领导。曹德明介绍了两人的情况后,采取了回避。与会人员认为,廖星光虽然是专科文凭,但他一心苦读考研,主要精力没有放在工作上,加之他性格孤僻,与师生关系不融洽,不适合做领导干部。而萧逢春不仅有大专文凭,而且是预备党员、镇团委副书记,更重要的是他干起工作风生水起,有成效,有特色。进入班子后,工作上一定能独当一面,将会有力带动学校其他班子成员的工作主动性和自觉性。最后,会议一致决定萧逢春进入校领导班子,职务是学校政教处主任。

“萧逢春当上领导了。”镇里还没宣布,小道消息就不胫而走。关校长听到后,第一个来到萧逢春的住室,他给萧逢春拿了两个大石榴。萧逢春让关校长坐在仅有的一张老式灯把椅子上,自己坐在床上,那表情依然是恭恭敬敬地。

“逢春啊,我工作几十年了,见过那么多年轻人,我看好的就是你,你有能力、有作为,不愧是后起之秀。我有一个想法,将来让你接我的班,希望你重振韩溪中学的雄风,再创韩溪中学的辉煌。”

关校长说着,不自觉地站了起来。萧逢春听了,没有以前的那种敏感和兴奋,他感觉关校长的话,像早已写好的讲稿或早已打好的腹稿似的,给人一种念剧本台词的感觉。

关校长看萧逢春的反应很平淡,大脑顿时茅塞顿开,说:

“等两天我安排后勤主任,给你腾一间房子,收拾一下,做你的政教处办公室……以后你就是学校的主要领导了,再说,政教工作在学校整体工作中也是举足轻重的,没有一个专门的办公室怎么行呢。”

校长的这番话,一下子点在了萧逢春的兴奋点上。他想:他马上就要拥有他朝思暮想的、属于自己的、可以尽情施展才能的小天地了。萧逢春忙向关校长鞠躬致谢,关校长激动得双手紧紧抓住萧逢春的手,好久没有松开。

萧逢春不负重望,他以“两争两创”为契机,开展了“争做文明教师”和“争取文明学生”等一系列活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学校的师德师风、校风校貌整治得有声有色、焕然一新。一时,在韩溪中学师生和家长中,就流传着一种说法:文凭高的人就是有水平,不服,你给萧逢春比比?

深秋,萧萧梧叶送寒声。韩溪中学中心道两旁的梧桐树,每晚都落下厚厚的一层黄叶。萧逢春早早起床,踩在黄叶上,让他感觉到一种诗意,也感觉到一种冷清与肃穆。走到大门口,萧逢春从公文包里掏出讲稿又看一下,然后大踏步向街头三轮车出租站点走去。

萧逢春是代表学校参加龙亭县学校管理工作经验交流会的。这次会议,其他学校都是校长或副校长发言,唯独萧逢春是局领导指定的学校中层领导发言。关校长表面上大力支持,内心还是隐隐地不舒服,一种危机感、紧迫感渐渐袭上他的心头,以至于萧逢春让他对发言稿过目把关时,他只是简单地翻了两下。他不想看到别人对他的校长职务取而代之,他想在适当的时候让贤,落得一个功德圆满的结局。

萧逢春在学校管理工作经验交流会上的发言,再次引起了轰动。他根据自己的工作实践,总结出的“十不准八到位三给合”工作法,当即被局领导作为管理模式,在全县推广。

萧逢春回到学校,关校长召集了一次特别会议,对萧逢春代表学校进行的经验交流发言,给予了充分地肯定,并号召大家向萧逢春学习,加强学历达标,提高自己的专业化水平,在本职工作上取得优异的成绩,为学校增光添彩。会后,学校统计了计划学历达标的老师名单,可谓一时在韩溪中学掀起了一场“文凭热”。

周末,全体学生和部分老师离校,关校长领着后勤主任羊登山来到萧逢春的住室。关校长安排说,冬天快到了,萧主任住的房子年久失修,趁还未下雪翻修一下,这样,一来安全,二来保暖。萧逢春听了,心里感觉热乎乎的。

萧逢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他觉得自己的春天真的到来了。他常常忙于工作,疏忽了照顾妻子,只好真心地向妻子表示歉意。而他的妻子曹小幸受干部家庭的影响和教育,也深明大义,全力支持萧逢春的工作。这样,萧逢春不仅在工作中成绩斐然,而且个人收获也好运连连,这不,本年度的职称晋升评选,萧逢春又因大专学历的文凭优势而入围,有望由中学三级教师晋升为中学二级教师。

冬月的第一天清晨,人们起来突然发现大地一片银装素裹。老天昨夜悄悄下了一场雪,好像把埋藏已久的心事一下子抖了出来,给人制造一场惊喜似的。正当人们感受大自然带来的惊喜的时候,一件让人惊奇的事情出现了。

一向习惯晚睡晚起的后勤主任羊登山,今天出奇地起来得早,地上的一层白雪,让他感觉自己的身影在校园格外醒目。当他来到政教处的“班级量化评分表”报栏前时,他晃动着手电筒的光束,照着报栏大呼小叫起来。片刻,报栏前围上了一群早起的班主任、老师和学生,大家仔细一看,都面面相觑、默不作声。只见报栏里被人临时贴上一张白纸,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两行大字:“曹德明,就是行。魏广利,懂个屁。”显然,这是某位高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雪夜“杰作”。

有人迅速把“大字报”一事,报告给了关校长。关校长匆匆赶来,定晴一看,大惊失色。他不敢隐瞒,也不敢怠慢,立即向镇文教助理魏广利做了汇报。魏广利一听,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当即二人判断,那恶毒攻击行为,一定是曹德明父女指使萧逢春所为,目的不外乎是对失去权利不满,对别人打击报复。

魏广利及时把被“萧曹诬陷”之事反映给了镇党委,镇党委李书记表示“家丑不可外扬”,主张采取内部处理。于是,韩溪镇教管站站长蔺世贤来校,不公开地传达了镇党委对萧逢春的处分决定:1,延长萧逢春预备党员预备期半年;2,向上级报告萧逢春晋升职务材料虚假,撤回申报材料;3,撤销萧逢春镇团委副书记和校政教主任职务;4,调离本校,到本镇沙河口第二初级中学任教。

萧逢春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他极力向上级领导解释,表示自己是清白无辜的,但终究是百口莫辩,无济于事,最后,他万般无奈地到了沙河口二中上班。冷静下来之后,他向龙亭县县委秦书记写了一封长信,求岳父曹德明带着妻子曹小幸,要当面把信交给秦书记。

沙河口二中老校长林清远对萧逢春的风波,表现得倒很平静。他没有给萧逢春多说什么,只告诫萧逢春要学会冷静,一切是是非非,让时间去证明;一切烦恼忧愁,让时间去疗伤。

萧逢春到沙河口二中工作一周了,一天晚饭时,老校长到学生伙房找到他,仍是很平静地给他说:

“我上午去教育局开会了,散了会,局长给我说,有人举报你晋升职称材料虚假的内容不成立。上级调查了,与你同时上报的三人中,只有你学历达标,你的文凭是真实有效的,另外两人的证件弄虚作假被退回来了。”说完,老校长也不问萧逢春什么感受,咧咧嘴,笑笑走了。

老校长走了好远,他回头看萧逢春还愣在那里,又不紧不慢地折了回来,走到萧逢春跟前,说:“局长说,县里专门派人调查你的事,听说关校长那边有一人被举报了,与你的事有关……咳咳,说实话我还真想把你留在这儿呢。”

天渐渐冷了起来,晚自习课上,学生们都穿上了过冬的棉衣。下了晚自习,萧逢春穿上曹小幸送来的军绿棉大衣。他独自来到沙河岸边。阵阵寒风越过河岸,猛烈地掀动着他的衣襟,他忍不住连打几个寒颤。望着远处黑魆魆的村庄,萧逢春想起了生活简朴的父母,想起了妻子曹小幸一家为自己受到的委屈,想起了弟弟妹妹为了他,早早辍学务农,他的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睁大眼晴仰望星空,心底发出一声声呐喊:“我不服,不服——”。

“萧老师,快,快去校长办公室接电话。”,吃了早饭,还没打预备铃,老校长的爱人就亮起高嗓门喊了起来。萧逢春拔腿就往外跑,一头撞上老校长气喘吁吁地走过来。

“电,电话打两遍了,第二遍我接了,县里打来的,说是县委责成教育局已查清你诬陷他人一事,真相大白了,是有人别有用心栽脏你的……县里决定,撤销镇里给你的所有处分,让你到镇里开会,领取县里的处理决定文件。”

萧逢春没听完,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刚要伸手擦眼泪,忽然一只手已经捂在了他的脸上,他感觉这是妻子曹小幸的手,“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老校长两口子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逢春,爸爸让我告诉你,不去开会了,咱相信党,相信组织,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做到心中无愧,就什么也不怕!”小幸说完,萧逢春用力地点点头。

“可我……可我还想趁这个机会表达我的心愿呢。”老校长深情地望着萧逢春夫妻说。

“大伯,什么心愿呀,你说吧。”显然,曹小幸并不清楚老校长有什么用意。

“逢春、小幸,大伯实话给恁说,逢春来二中,也是歪打正着了,是俺建校以来第一个有大专文凭的,这其一,其二,我也快退休了,我看逢春是个料子,我想把二中的担子交给他,我相信不久他的名声就会打得很响,学校也会挂上一面优胜锦旗的……我今天就去向镇党委、向局领导推荐你,我希望你俩不要拒绝,满足我的这个心愿。”说完,老校长用热切的目光望着萧逢春和曹小幸。

星期天,萧逢春和妻子曹小幸,又带了许多生活用品来到沙河口。曹小幸把工作调到了镇粮管所的沙河口站点,两人在学校算是真正安了家,放好东西,两人挽着手,去集市上买酒买菜,打算回来做顿好饭,为自己庆祝庆祝。

这年冬天,萧逢春感觉并不太冷,而且很快就过去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