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摇一摇(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发布时间:2020/5/27  阅读次数:59  字体大小: 【】 【】【
  

摇一摇(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菲菲今年十八岁,长得人高马大的,一副女模身材。她打小跟着大姨妈生活,管姨妈叫妈妈,小学没上完就退学了。

大姨妈本名叫郭飞霞,因她为人不拘小节,被人称为郭大侠。关于养女菲菲的身世,不等人家私下议论,她自己早就揭秘了。说是她妹妹郭彩霞在南方某大酒当服务员,认识了一个老外,老外许诺要娶妹妹为妻,怀孕两月后,老外不见了,妹妹还痴心等着。肚子挺起来了,就回来住到姐姐家,生下了女儿菲菲,然后把女儿给姐姐养着,自己又远走高飞了。可见,郭大侠也不愧这个称号,但从这件事上,大家不得不佩服人家放得开,因为,人们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眼睛——菲菲长得就像一个混血儿。

再说这郭菲菲,自小也不省心,从上幼儿园,就经常有同学家长找上门,拿人家彩笔、橡皮擦,撕人家本子、划烂人家书包之类的事成了家常便饭。到了小学四年级,由于菲菲发育快,个头比一般孩子几乎大了一倍,给同学干架也就成了菲菲的多发事件,无论男女同学都对她避而远之,而郭大侠也是成了学校办公室的常客。

郭飞霞最后一次上学校,被好几个人数叨一番,她二话没说,领着菲菲回家了,虽说班主任也打了两次电话,但校园里再也没出现菲菲的身影。

菲菲天天一人在家,生活规律就是玩手机——睡觉,睡觉——玩手机。长到十六岁,个头超过一米七,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丰满匀称,颇有性感女星的范儿。郭飞霞看菲菲天天宅在家里也不是个事,想着总得培养一下她生存能力,就介绍菲菲到一酒店当服务员。

店老板以貌取人,一看菲菲的模样,暗自窃喜,让菲菲当了带班的,想把菲菲打造成酒店的招牌,来提高酒店的人气。经过简单的口头安排,菲菲没有任何从业经验就上岗了。

第一次领班接待客人,菲菲一出场就引人注目,那全身透露的青春气息,令人心潮澎湃。客人都显得一派斯文,向菲菲报以客气的态度。一套环节过后,有客人提出要一瓶凉白开,因房间柜台没有,服务员请示了带班的菲菲。

菲菲到了房间,问:“要什么?”

客人说:“凉白开。”

“什么凉白开呀,不懂。”

“凉白开就是凉白开,有什么懂不懂的”

“我不管你是凉白开还是热白开,反正啥也没有白开的”

“缺,缺你妈的个头!”菲菲端起一杯茶水泼了客人身上。

客人叫来了老板,老板打电话让郭飞霞把菲菲领走了。

菲菲在家又过着玩手机——睡觉的生活。过了年,菲菲十七岁,出落得更是标致,完全是个大美人了。郭飞霞是个大忙人,经常与一帮生易伙伴神出鬼没的,隔三差五的几天不着家,也无暇顾及菲菲,但毕竟是女孩子大了,也不放心,就委托邻居李大妈时常给菲菲做做饭,兼顾给郭飞霞报报菲菲的平安。

一天,李大妈喊菲菲吃早饭,一连几声无人答应,推门一看,人不见了。李大妈电话打给郭飞霞,郭飞霞电话又打给她丈夫,她丈夫电话又打给李大妈,李大妈电话又打给郭飞霞,最后郭飞霞发话:“等回去再说吧。”

深更半夜了,郭飞霞回到家,她也不记得菲菲的电话号码了,查查通话记录,居然发现就没给菲菲打过电话。

第二天一早,郭飞霞喊来李大妈,左左右右问了一遍,可没联系方式,一时也束手无策了。还是李大妈提醒说:“这妞给楼上一个头上带闪电的男孩聊过什么微信,这会什么摇一摇。”于是,郭飞霞热情地叫来了楼上闪电男孩。

“聊,聊,赶快给菲菲聊天。”

闪电男孩诚惶诚恐的打开手机,找到菲菲微信,问:“咋聊?”

“随便,随便,跟平常一样……对对对,问她在哪儿,准确位置……”

然后,郭飞霞一直盯着闪电男孩的手机屏。

“在哪?”

“男朋友家。”

“哪来的男朋友呀?”

“摇一摇。”

“了解吗?”

“不了解。”

“别被骗了呀!”

“没有骗我,对我可好了,他叫陈大虎,就是年龄大点,但比你强,怕这怕那的……嗯,不骗你,我享受到幸福了,不想回那破家了。”

闪电男孩的手颤抖一下,手机差点掉下。郭飞霞脸色一沉,一把夺过手机,定定神,略一沉思,充当闪电男孩给菲菲发起微信。

“能告诉你在哪儿吗?”

“不想见你。”

“给我说说吧,让我再见你一眼,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好吧,可怜可怜你……你按我发的位置来吧。”

郭飞霞安抚好闪电男孩,说好先拿一下他的手机,又叫来了一位男友,按微信发的位置,驱车去寻菲菲的藏身之处。

没费什么周折,郭飞霞就找到了菲菲所在的一处城中村,一打听陈大虎,路人都是用手一指,并不说话,等第三次路人手一指,就到了陈大虎的门口了。二人敲门,陈大虎穿着一件花裤衩开了门,进屋一眼见菲菲穿件小背心在床上躺着,床头柜上摆放着各种水果饮料,地板上摞着几个外卖食品盒,一团团用过的卫生纸扔得满地都是,一股刺鼻的气味令人作呕。

郭飞霞声色俱厉地把菲菲训了一顿,伸手拉菲菲坐车回家,菲菲赖床上死活不肯。郭飞霞喘息一会儿,示意男友搭把手,强行把菲菲拉上车,二人一用力,把菲菲赤条条地从床上拽了下来。郭飞霞连忙拉床单盖在菲菲身上,她的男友也转身躲到一旁。遭遇如此尴尬,郭飞霞转而把矛头指向陈大虎,而陈大虎两胳膊抱在胸前,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郭飞霞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陈大虎说:“好个你陈大虎,真是色胆包天,竟敢诱奸未成年女孩,我非报警把你抓起来不可。”郭飞霞男友也乘机插话:“不报警也中,拿几个损失费才能摆平。”

陈大虎抱着手,左右晃动一下身体,抬脚把几个外卖食品盒踢到一边,从鼻孔里发出几声“哼哼哼”,然后把脸伸到郭飞霞胸前,说:“大姐息怒!我陈大虎今年四十整了,是长大的,不是吓大的。再说,我玩的女孩也不止十个八个了,派出所的门朝哪儿,我闭上眼就能摸到。报警吧,报吧,大不了再喝十天半月稀饭,出来还是我陈大虎,不少鼻子不少眼,舒坦一天是一天,打打打打吧,快打吧!”

郭大霞听得一楞一楞的,男友黙默地立着像傻了一样。菲菲两眼恨恨地盯着陈大虎,双眉紧蹙,咬着呀,用手一摆,说:“都出去!”郭飞霞把两个男人推出去,关上门,说,摇一摇找男友不靠谱,容易上当受骗,这次吃个哑巴亏算了,也是一个教训。这样,如此这般地给菲菲上了一课,菲菲知道了陈大虎的真面目,也后悔了,当即收拾一下就坐车回去了。

菲菲回到家,天天闷在屋里,也没什么动静。郭飞霞照例安排李大妈,一照看二报平安,而她丈夫则与她一样,三天两头不着家。李大妈也是热心肠,趁菲菲脸色好时,或是冷不丁地吃中了李大妈做的饭菜而露出笑脸时,给菲菲聊几句,主要还想趁机教菲菲学会一些洗衣服、做饭之类的自理技能。过来人都有一个心路历程,李大妈从菲菲的言谈中,了解到菲菲是一个长期被忽略,心中又缺乏爱的孩子,她渴望得到爱,在爱中寻找精神寄托。

过了几个月,郭飞霞看菲菲状态没什么异常,就打电话给妹妹郭彩霞,倒了一肚子苦水,最后恳求妹妹把菲菲领走,先找个工作,再找个婆家,免得再摊上这事那事的,操心劳神不说,到头来还收不了场。

妹妹郭彩霞也是个活宝,女儿长到十七了,除了偶尔往姐姐账户上打点钱外,就没看过女儿一眼,说恐怕女儿知道身世了,不听姐姐的管教,而她自己三十多岁了,至今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听了姐姐的要求,她是连连应允,但始终是无动于衷。

菲菲在万般寂寞中,时不时又给楼上的闪电男孩聊起微信。闪电男孩从上次菲菲对他的语言刺激中,仿佛觉醒了许多,加之菲菲微信上的火辣辣的语言诱导,他很快也开了窃,时不时与菲菲利用安全时机在两人屋里约会,那种爱的甜蜜,让两位年轻人享受到了一种无以言表的快乐。

一晃又一个年头,菲菲十八岁了。

接二连三地,郭飞霞给菲菲找了好几份工作,菲菲不是吃不了苦,就是出些低级错误,甚至于吃了老板一顿请,就答应跟人家去过夜,又终被老板娘抓了个现行。郭飞霞的“大侠”名号,在众人口中一时又賦予了另一种色彩,她再也不想让菲菲丢人现眼了,只好还让菲菲呆在家里吃闲饭。

菲菲虽然头脑简单些,但人长得并不简单,尤其是身体内积聚的一种欲望和能量更不简单。她已不满足于和闪电男孩偷偷摸摸的行为,决心开辟一个新天地,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

于是,菲菲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着手机,摇一摇,再摇一摇,再摇一摇……终于,菲菲物色好了一枚暖男。

一大早,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菲菲的楼下,片刻后,出租车载着菲菲悄悄地离开了。

李大妈早上没顾上来看菲菲,中午时,李大妈故意晚去一会儿,看菲菲在家做的饭怎么样。一开门,李大妈就“菲菲”“菲菲”地亲切叫着,结果没人答应,李大妈把房间找了个遍,也没见菲菲的影子,就连忙给郭飞霞打去了电话。

自从上次菲菲和陈大虎那事后,郭飞霞对菲菲就留了心,把菲菲电话号码记下,微信加上。接了李大妈的电话后,郭飞霞是电话、微信一起上,可是,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微信发了一条又一条,对方始终是无应答。无奈,郭飞霞故伎重演,找到楼上闪电男孩,闪电男孩比郭飞霞还焦虑不安起来,用微信把发自内心的话说完了,也没见菲菲一个字的回复。

无耐之下,郭飞霞又找到那位要好的男友,男友又向几位见过世面的朋友讨教,点子出了一个又一个,结果是两天过去了,一招儿也不灵。郭飞霞看这帮人也不靠谱,就称菲菲失踪了,向派出所报了警。

派出所让提供菲菲的线索,郭飞霞告知了菲菲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号。

第三天午后,宜友旅馆门前,菲菲失神落魄跑出来,刚往路边一站,出租车司机赵保亮就把车停在身边。

“美女,打车吗?”

“嗯”

“去哪里?”

“上车再说。”

赵师傅拉着菲菲,按菲菲所指的路线跑了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有一个准确目的地。赵师傅心中犯了疑,把车停在一个安全地方,说:“小妹呀,你不要怕,我是咱市文明出租车司机赵保亮,如果你有什么难事需要我帮助,可以给我说,我给你想办法。”菲菲心头一热,觉得遇到好人了,但还是下意识地用手机拍下了赵师傅在车内放置的公示牌,然后,长叹一声,说:“大哥,我看表上已显示60元了,我给你说实话吧,我身上没有钱,我记下你电话了,等我有钱了加你微信给你发红包,我说到做到,我就在这里下来吧。”

赵师傅一听,觉得这个女孩一定有难处,这时开车扬长而去,女孩要是有什么不测,自己心中愧疚不说,也有损自己全市文明标兵的称号。他没让菲菲下车,一再追问菲菲为什么不回家。看到赵师傅这么诚恳,菲菲也没了戒备心,慢慢对赵师傅产生了信任,一古脑地把自己的心事向赵师傅倾诉起来。

原来,菲菲那晚用手机摇一摇,最终摇到了一个叫赖长建的人。对方称,自己未婚,有车有房有事业,目前在市郊开了一所驾校,市里还有一套新房,一间商铺,父母急盼着儿媳妇上门,新房装修成婚房,商铺开业,交儿媳打理。菲菲一听这条件,那真是心花怒放,想想就是干一辈子也不定有这结果,不如自己捷足先登,来个一步到位。于是,菲菲就被赖长见接到了宜友旅馆,说是先住下,等父母从国外旅游回来了看看菲菲的自然条件再说。

在旅馆里,赖长见极尽讨好菲菲,把菲菲哄得神魂颠倒的,一次又一次发生性关系。菲菲想到自己终归是赖长见的人,再说自己也早已不是处女身,就百衣百顺答应赖长建的要求。那两天的日子,菲菲和陌生男子赖长建一起,可以说,不是神仙,胜似神仙了。

谁料,第三天中午,菲菲一人在房间,左等右等不见赖长见来。过了十二点,菲菲突然接到赖长建的一条微信:“我已退房,你快点离开,拜拜了。”菲菲脑袋一阵轰鸣,心头阵阵悸痛,大梦方醒,才知又上当受骗。她一时无所适从,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跌跌撞撞从旅馆跑了出来。

听到了菲菲“摇一摇”的经过,赵师傅虽不感到吃惊,但也深表同情。经过一番劝说,菲菲就是不告诉家在哪里,没办法,赵师傅又拉着菲菲原路返回,并把菲菲安置在一位可靠的同事家,说想办法找到赖长建,给菲菲一个说法。

赵师傅开车走了,他直接到派出所报了警,一五一十地叙述了菲菲“摇一摇”的遭遇。

一天快过去了,郭飞霞也没接到派出所的消息。她约来了一帮朋友,正在七嘴八舌地各抒己见,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是辖区一出租车司机报案与她报案当事人名字相同,让迅速到派出所协助调查。

郭飞霞让男友开着车,其他一班人马上车助阵,呼呼隆隆地赶往派出所。到了派出所,经过民警的一番描述,郭飞霞已经确定那女孩十有八九就是菲菲,于是,在民警的安排下,共同去报警人所提供的地点一探究竟。

没费什么周折,派出所民警就找到了报警人赵保亮的同事家,这家女主人问明来人身份后就开了门。一进屋,郭飞霞一眼看见菲菲正在屋里坐着,还没等派出所民警发话,郭飞霞就对菲菲和这家女主人破口大骂,几位朋友也气势汹汹地要讨个说法。派出所民警喝令郭飞霞一帮人住口,说:“这家是好心人,真正的肇事者还需要调查。请你们相信公安,除当事人菲菲的监护人外,其他人自觉回避。”

这时,赵保亮师傅也来同事家看望菲菲。派出所民警向他和他的同事家人道了谢,带着菲菲和郭飞霞一同到派出所协助调查。

经办案民警向菲菲详细询问,派出所民警利用技术手段,在市郊一驾校练车场,找到了正在为考取机动车驾驶证练车的赖长见。赖长见当场承认了自己利用菲菲“摇一摇”后网聊,编造虚假信息,骗取菲菲的信任,进而开房与菲菲多次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愿意接受惩罚。

进一步调查核实,赖长见已婚五年,结婚不到半年,妻子生下一个男孩。因他婚前从未与现在的妻子发生性关系,几年来,心里一直纠结不已,久而久之,就产生了一种补偿心理。恰逢这次驾考练车离家较远,就住旅馆集中时间训练。夜晚一个人寂寞,就用手机“摇一摇”聊天打发时间,也应了“正瞌睡给个枕头”这句话,偏偏就钓着了菲菲这条鱼。他谎称菲菲是自己妻子,就与菲菲住到了一个房间。快活了两天后,觉得自己也满足了,再加之资金也不宽裕,就退房一走了之。

知道真相后,两次因“摇一摇”而上当受骗的菲菲后悔不已,郭飞霞也深深自责。鉴于两位当事人都是成年人,发生两性关系又是自愿的,并不涉及违法。但是,赖长见作为已婚男性,不遵守夫妻双方的忠诚原则,出于个人私欲的目的,用虚假的许诺,骗得菲菲的感情,这种行为是极其不道德的。派出所对赖长见进行了批评教育,并郑重提醒菲菲上网注意安全,严防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一些人的无知或感情问题骗钱骗色。最后,郭飞霞与赖长见协商,以赔偿菲菲五千元精神损失费了事。而郭飞霞也隐隐觉得自己身上缺少了什么,随即给丈夫发了一条久违的亲切的微信。

一个月后,菲菲觉得自己身体反常,问了李大妈,才知道自己怀了孕,但她已不再相信“摇一摇”,犹豫再三,拿起手机向姨妈郭飞霞和生母郭彩霞打了电话……

2020.5.27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