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文件/1991(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发布时间:2021/9/8  阅读次数:76  字体大小: 【】 【】【
  

文件·1991(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1990年初春,韩溪镇沙河口二中老校长林清远,临退休前,主动让贤,把校长的担子交给了年轻有为的萧逢春。

上任后,萧逢春不负众望,带领全校师生励精图治,迎难而上,使学校面貌焕然一新,给学校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尤其是他带领班子成员,到窑厂打工挣钱买砖块,翻修学生厕所的事迹,感动了沙河口一带的村民,在群众中村立了良好的口碑。这年秋收后,沙河口二中附近万余名村民,自发捐款捐粮筹集资金,准备扩建二中校舍,决心让二中成为沙河口岸边永不凋谢的花朵。

秋季开学第三天,沙河口二中校长萧逢春,在教师办公室,面对党旗庄严宣誓,他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沙河口二中老校长、老党员林清远,见证了萧逢春发出铮铮誓言的那一刻,他还希望见证萧逢春为理想奋斗的每一天。

又是一年秋风凉,又是一地落叶黄。萧逢春妻子曹小幸到市里参加进修学习去了。沙河口二中开学一个多月来,他一直与学生一起在学生大伙吃饭,他觉得学生的生活条件比过去强多了。由于他对大伙伙食的满意度较高,也影响了全校在大伙就餐的学生,吃苦和苦学的教育思想,依然是萧逢春秉持的奋斗精神和力量源泉。

一天,韩溪镇文教助理魏广利来到沙河口二中。见了萧逢春,他脸上带着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表情,似笑非笑地对萧逢春说:

“萧老弟,我这次来是向你传达两件事,一喜一忧,先说喜事吧……”魏广利用不阴不阳的腔调接着说:

“这喜事是你申报的中学二级教师职称通过了,这忧的事嘛,你可能想不到……”魏广利说着又停了下来,两眼描了一下四周,随之又盯住萧逢春的眼睛,说:

“你的校长职务是暂时代理的,今年教育局规定,对校长职务一律下文件任命。局里对你要进行考核,通过了,局里就下文任命你为沙河口二中的校长,如果没通过,你顶多就是沙河口二中的副校长了。”说完,魏广利狡黠地笑了笑,一只手在空中晃了几下,走了。

萧逢春听了魏广利的话,虽然感到有点突然,但作为上级研究规定,也符合情理,无可厚非。但魏广利没有说明上级对他采取怎样的考核方法,他左思右想,认为局教研室牛主任很有城府见多识广,应该深知底细,萧逢春拔通局教研室电话,说找牛主任汇报一下工作。

萧逢春刚说一句,牛主任就打断了他的话,清清楚楚告诉他,最好两日内到局里一趟,直接找他面谈。

尽管萧逢春百思不得其解,但校长职务毕竟是个大事,必须认真对待,为表示自己的慎重起见,萧逢春答应牛主任,当天就赶到局里,听从领导的当面安排。

萧逢春骑着自行车,赶到龙亭县教育局时,上午已经下班,他没见到牛主任,就坐在传达室门口等牛主任下午来上班。

萧逢春两眼一直盯着大门口,上班时间到了,也没看见牛主任的身影。正纳闷时,传达室李老头过来拍了拍他,说:“牛主任在大门口东侧小屋里等你呢,快去吧。”

萧逢春对李老头说了句感谢的话,突然感到自己像过去做地下工作似的,来局里问个事都那么神神秘秘的,不得不佩服人家县城里的工作人员办事真是有一手,大小事都是一套一套有路数的。

“萧校长辛苦了,叫你等这么久,来,坐下喝杯茶。”

一进屋,牛主任便热情地招呼萧逢春。萧逢春没有看见这间屋子的门牌标志,只见屋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盆,菊花朵朵盛开,清香扑鼻,他感到自己置身于一个不一般的环境,顿时有一种待遇不凡的满足感。

“萧校长,今天你来得正好,我就不给你兜圈子了,你反映的事情正是我负责的工作。这样吧,县里离沙河口二中路途也远,我就不去学校对你进行考核了,我给你发张表,你回去认真填填,内容一定填好点,再准确盖好学校和镇里的公章,最后准备一份附加说明,过两天,你亲自来局交给我,等局领导研究后,最后看结果吧。”

萧逢春听了,连连向牛主任道谢,心里直佩服还是上级领导考虑问题周到,自己骑自行车来这一趟也值了。他连续给牛主任握了两次手,然后,推上自己的自行车,临走,牛主任又在萧逢春耳边叮咛道:

“附加说明一项,表格上没有,是自己另外准备的,准备多少,就看个人的水平了,要是多了,最好装在信封里。”萧逢春一再点头称是,牛主任一脸满意地锁上小屋的门,快步登上了局办公大楼。

天高云淡,秋风送爽。一路上,萧逢春浑身热腾腾地,一种成功的激动和快乐感溢满全身,他不由加快了速度,一张字体漂亮,公章耀眼的表格,在眼前一遍遍闪现,引导着他奋力向前,向前!

回到学校,萧逢春趁夜深人静的时侯,工工整整,漂漂亮亮地填好了考核表,其后,又端端正正地盖好了公章,他仔仔细细端详着考核表,自我认定已经达到了无可挑剔的水平了。

准备“附加说明”时,萧逢春还是有点犯难了,他一时不知从何入手。但他不想咨询别人,不能让他人低估了他的水平,他找来一叠材料纸,酝酿一番自己这几年的工作经历和体会,唰唰、唰唰,满满腾腾地写了几大张,最后,他自制了一个信封,把几张材料纸叠好,装了进去。看着那牛主任特意安排的“附加说明”,他突然有一种不自信的感觉,心里惴惴不安起来。

十月的清晨,凉爽舒适,霞光柔和地洒在门前的桂花树上,一簇簇米黄的桂花,散发着幽幽地芳香。一座座教室的窗口,亮着灯光,传来阵阵琅琅的读书声。萧逢春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在旗台边停了下来,他想到自己上午要进城向牛主任递交考核材料,不由得对自己的校长身份怀疑起来,一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思绪袭上心头。

熟悉的路,萧逢春这一趟骑车走得很慢,一路上,他不住地走神回神,自行车也像着了魔,好几次狂颠乱蹦,差点把他摔下来。到了教育局,萧逢春直接上了三楼教研室,牛主任依然很热情地接待了他。萧逢春连忙抖抖索索地把考核表和信封递给了牛主任,牛主任没有看考核表,他拉开抽屉,把信封放里边,用手捏来捏去,然后一脸苦笑地对萧逢春说:

“萧老弟呀,你真是一个文人,不开窍啊——我把你的材料交给人事股,你回去吧。”说着,牛主任拿出信封,合上抽屉,起身走出了教研室。

萧逢春想跟上去再问一问,可一出门就不见了牛主任的身影,他不好意思去人事股,就心事重重地下了楼,正巧碰见了办公室的高主任。

“萧校长,来办事呀,近来怎么样啊?”

萧逢春一听高主任话里有话,似乎感觉到刚才牛主任对他的态度里一定也有蹊跷。他拉一下高主任的手,走出教育局大门,在路边树下,他悄悄问高主任:

“牛主任让我填写一张考核表和一份附加说明材料,我写好装信封里了,他为啥看也不看一眼呀?”

高主任一听,背过身轻轻笑了几声,说:

“我的哥呀,你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那哪是装材料呀,那是让你装这个呢……”说着,高主任用拇指和食指捻了一下。

萧逢春“哦”了一声,忙给高主任握下手,准备离开,高主任拍了拍萧逢春的肩膀,说:

“别着急,这事好办,我看你也是不食人间烟火了,有些道道也是不指不明,我就给你点拨一下吧。”说着,高主任把萧逢春拉到墙边,小声说:

“你没听人家说吗?副科升正科,得个一万多。你已经是代理校长了,只是再下文明确一下,按这个说法,准备一半就差不多了。你照我说的做,准成。要不信,你交给我,包在我身上。”

萧逢春听完,大脑一下子懵了,他下意识不住地点头,语无伦次地和高主任告辞。然后,推着自行车,迷迷瞪瞪地,在大街上一直走着……

回到学校,学生食堂晚饭开过了,萧逢春吃了一个剩下的馒头,喝了几口热水,又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儿后,就坐在了办公室里。他思考了好大一会儿,拿起笔给妻子曹小幸写信。

两周后,萧逢春的岳父曹德明来到学校,他没给萧逢春再多说工作上的什么事,先把女儿曹小幸的回信给萧逢春看看,然后,又把儿子从海南的来信里,写给萧逢春的一封信交给萧逢春,并说,看了信上的内容要仔细考虑考虑。曹德明专注地看了萧逢春几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走了。

临近中秋,村里村外都充溢着一种果实成熟的气息。周五下午,天还早,师生就陆陆续续离开校园,萧逢春站在校门口,不停地给接学生的家长打着招呼。这时,学校大门对面小卖部的女主人宋仙果对萧逢春喊道:

“萧校长,这星期天里你咋不去城里见媳妇呀?”

萧逢春没有直接回答宋仙果,他摆摆手,示意他正在给来接学生的家长打招呼呢。

“萧校长,我给俺弟有成说了,今儿个你要是不走,晚上就来家里坐坐,有成早就说,工作上要向你请教请教哩。”

宋仙果没有介意萧逢春没回答她的话,反而踮起小步,胸前一耸一弹地跑到萧逢春跟前,接着说:

“一定来啊,不来我就去拉你,使劲拉你。”

宋仙果盯着萧逢春的脸,眨几下她那会说话的眼睛,又踮起小步跑回了小卖部。

宋仙果是沙河口村支书老陶的儿媳妇,她模样俊俏,是方圆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女。她并不是看上了村支书的儿子,说实话,她看上的一是公爹村支书的身份,二是村支书家在学校门口开的小卖部,这条件在当地来说,就算是顶尖冒烟的了。

遗憾的是,宋仙果嫁过去五六年了,仍没有生育。传言说是怨男的,两口子省内几家大医院都跑遍了,也没啥好消息,她男人一气之下,到外地干活去了。宋仙果接了婆婆经营十多年的小卖部,好在她性格开朗,有人买东西时,她总是说说笑笑,没人时,她一人静静坐着,想着自己的心事。

宋仙果的弟弟宋有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姐姐的关心下,进沙河口小学当了代课教师,恰好正赶上当时的民师整顿,在村支书老陶的活动下,他顺利地得到了一个民师指标。几年后,宋有成民师转正,接着又担任了沙河口小学的校长,这在当地也算是名声显赫的人物了。这不,善于见机行事的宋仙果又替她弟弟操心了。

没等宋仙果来屋里拉拉扯扯,萧逢春就被村支书老陶请走了,当然,目的地还是与宋仙果安排的一样。

席间,村支书老陶和儿媳宋仙果频频向萧逢春又是敬酒,又是让菜。宋仙果弟弟宋有成更是大献殷勤,忙着写酒斟茶,对萧逢春连连恭维,不大一会儿,萧逢春就觉得晕乎乎的,说起话也不知天南地北了。

“我、我实话告诉你、你,你宋有成比、比我差着劲的……”

萧逢春酒劲上来了,他下意识地觉得老陶和宋仙果给自己没什么可比性,就把目标对准了小学校长宋有成。宋有成听萧逢春这么说,就满脸堆笑地点头称是,看萧逢春又摇摇晃晃地干了一杯,他连忙又小心翼翼地把酒满上。

“你、你信、信不?我、我这中学校长也不是白、白当的,我干的咋样?咋样?!大、大家有、有目共睹的……”

萧逢春的声调高了起来,他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拍着老陶的肩膀。老陶也连忙满上一杯酒端起,两杯一碰,酒杯里酒洒了一半。

“看吧,要、要不了多久,上面就、就会正式下文件,我这校长就、就名正言顺了。”

萧逢春一手抓住酒杯,不让宋有成再写酒,一手用筷子敲几下桌子,表示可以结束了。

宋仙果掂着茶瓶,和宋有成一起,把萧逢春送到屋里。

中秋节过后第一天,沙河口二中迎来了历史上没有的县教学工作大检查。检查组一行四人,租了一辆昌河面包车,由局教研室牛主任带队,对学校教育教学工作进行了全方位检查,看档案、听汇报、入班听课、师生座谈等等,一天的工作事项安排得满满的。牛主任还抽空私下与萧逢春进行了交谈,并带来了局办公室高主任的问候。检查结束,教研员小赵把各种检查材料汇集一起交给了牛主任。临走,牛主任对萧逢春说:

“萧校长,这次工作检查很重要,回去我们向局党组认真汇报,你要有一个思想准备,检查结果,局里会发一个简报,等着吧。”

萧逢春“嗯嗯”应着,望着一溜烟而去的面包车,眼前顿时迷蒙蒙一片。

当晚,在韩溪镇仙林大酒店,韩溪镇党委李书记和沙河口村支部书记老陶以及沙河口小学校长宋有成,盛情款待了检查组牛主任一行。

1991年元旦节,曹小幸放假回来了,萧逢春带她去看望岳父岳母。吃了饭,曹小幸向父亲曹德明讲了好多自己学习上的收获,也诉说了对丈夫萧逢春工作上的一些担忧。最后,曹小幸把当前粮食系统面临大转型的情况,给父亲和丈夫作了分析。小幸说,与其死守一份固定工作,还不如买断工作另谋出路,出去创业,说不定还会闯出另一片天地。曹德明听后,觉得女儿眼界宽了,表示尊重女儿的选择。萧逢春也为妻子的成长进步暗暗赞许。

元旦节过后,龙亭县教育局的红头文件下来了。镇文教助理魏广利陪同教育局一名副局长来到沙河口二中。在全体教师会上,魏广利宣读了教育局的的文件:即日起,由原沙河口小学校长宋有成同志任沙河口二中校长职务,萧逢春同志任副校长,原沙河口二中副校长王庆功调沙河口小学任校长。散会后,萧逢春坐在会议室里久久一动不动,直到熄灯铃响后,他才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到自己的住室。

夜深了,萧逢春一遍遍地看着曹小幸哥哥的那封信。寒风阵阵透过残缺的玻璃窗向他袭来,他自言自语地说:

“海南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这么冷吧?肯定会暖暖地吧?——暖暖的好,还是暖暖的好啊……”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