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天中散文 > 详细内容
乘凉(汝南县韩庄初中 肖永成)
发布时间:2024/6/28  阅读次数:39  字体大小: 【】 【】【
  

乘凉(汝南县韩庄初中 肖永成)

乡村小学要盖教学楼,留一排老校舍暂做教室,其它的都拆掉了。谁知,这教学楼三年没盖好,老师们就一直住在村委的屋子里。夏天,西晒日头的房子,屋里像蒸笼。还好,我和妻子住的那间房子西边有树荫,后面有一片树林,屋子里勉强还能呆着。

今年立夏后,连月无雨,干旱天气又加上高温,人们都在日日煎熬中度过。我爱人去上课了,我是家属,坐屋里又热又闷,很多时候,我就钻进屋后面的小树林里乘凉。树荫匝地,凉意绕身。我或慢行,或伫立,或倚树发呆,或蹲下沉思,尽享一个人的孤独和宁静。

天刚蒙蒙亮,小树林里就传来各种鸟的鸣叫声,此起彼伏,争相卖弄,似乎是在炫耀各自的本领,以引起同伴的注意。尤其是起雾的清晨,小树林被浓雾笼罩,什么也看不清,鸟儿在雾中尽情高歌,就像一个平常害羞的人,看四下无人,忽而兴致大发,放开歌喉,狂吼一阵一样。鸟儿的鸣叫声,像是在声声呼唤,也像是在真心期盼,又像是在深情地倾诉。

吃了早饭,一看手机,气温已超过30°C。我带上门,一个人不声不响地走进屋后的小树林里。小树林的温度感觉比太阳下要低好几度。有风时,微风在树林里穿过,吹在身上,感觉凉凉的,酥酥的,麻麻的,似乎是树林里的空间有一种磁波,在人身上轻轻触碰一样。小树林里有好多种树木,大多数是栎树和红李子树,高高低低,俯仰生姿。采一枚紫红发亮的红李子果,靠在光光滑滑的栎树干上,唇、齿、舌配合,试探性地咬破红李子,顿时,一股酸酸甜甜的滋味溢满口中,频频咂嘴,再三品味,看着手中的大半个红李子,真有一种欲舍不忍的感觉。

在小树林里,我一边乘凉,一边还会四处游走一下。每次,我的脚步就不自觉地要先往南走十几步。因为,小树林的南边尽头就是未完工的小学教学楼。下课后,隔着教学楼的框架,可以看到孩子们在破教室后面的空地上玩耍。火辣辣的太阳照在孩子们身上,他们全然不顾高温的肆虐,依然快快乐乐地蹦蹦跳跳,又喊又叫。目光继续移动,从一扇窗口里,隐约看到了妻子在讲台上站立的身影。即使在教室里,我知道高温也会使她汗流不止,浑身湿透。此时,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拍一下青灰色的教学楼钢筋混凝土立柱,心里想,快快建好教学楼吧,孩子和老师们在新教室里学习上课,那比小树林的树荫对人的庇护更优越啊!

小树林里有一层落叶,晴天走动时,脚下传来沙沙声。树行间,隐约有一道小路径,沿着那条蜿蜒的小路往东走,可以看到一条深水沟。天大旱,水沟大部分已经干涸,只有中间一小段还存有少量的水,一群鸭子在水里寻食嬉戏。看见鸭子戏水,我顿时感悟到,鸭子逐水而来,和我寻着小树林的树荫乘凉,大概都同属动物界的本能吧。

转身往北走,一边走,一边拍一下栎树光光、直直的树干,听着“叭叭"的声音在小树林里回荡。猛然间,我看到眼前卧着两头没有系绳索的黄牛。树荫下,黄牛的大嘴慢慢嚼动着,头和尾巴不时地晃动驱赶着蝇虫。看见我,两头牛并不惊慌,不约而同地瞪着两只大眼晴望着我,似乎在正告我说“看什么看?俺给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和两只黄牛对峙没几分钟,一条小黄狗跑了过来,它在我脚上蹭了又蹭。小黄狗是我刚来时,在共用做饭的大棚里结交的朋友,它每次见了我都很友好。小黄狗带着我来到小树林边一处农户家的菜园旁,它“汪汪汪”叫了几声,农家女主人走了出来,看见我,又高兴又激动地说:“有学问的人来了,稀客,稀客。”说着,女主人连忙跨进菜园,从篱笆上取下刀片,很麻利地给我割了一大把鲜嫩的韭菜,递给我,不由分说地让我接着,还说:“天热,人的胃口不好,你给弟妹包韭菜饺子,捞出过一下凉水再吃,新鲜可口……”。

手捧着乡亲送的韭菜往回走,小树林的凉爽和韭菜的清香占据了我感官。不经意间,向西边一望,看到一片坟地,那是很少有人涉足的地方。偶尔也会听人说起这片久远的土坟,论其数量似乎也没一个定数。其实,在时间的长河里,生命的开始和结束是没有确切的数字的。关键的是,活着的人们最好多关注自己的当下。一个人,无论处在什么环境,都要努力去适应,随遇而安,顺其自然,就像我每天在小树林里乘凉一样,自然而来,自然而去,人生百态,如是而已。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3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