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生活随笔 > 详细内容
“好客”与“做客”(花传盛)
发布时间:2023/12/3  阅读次数:44  字体大小: 【】 【】【
  

“好客”与“做客”(中牟县韩寺镇第二小学 花传盛)

好客似乎是男人的本性,而且都信奉“来的都是客”的三字真言,乐于实践“兼容并蓄”的待客理念。

东汉末年的孔融说:“座中客常满,樽中酒不空。”这句话和他同样有名。融是名士风流,他家的座上宾有杨修祢衡这样的狂生才子,也有“谬为恭敬,礼之虽备,不与论国事”的帮闲。您可以想见他家里日常的情形。

好客者还有狠角色,他是西汉末年做过河南太守的陈遵。《汉书》记载:“遵嗜酒,每大饮,宾客满堂,辄关门,取客车辖投井中。虽有急,终不得去。”他为了留住客人同醉,就把人家马车上的辖拆下投到井里——搁在今天,这等于是把汽车轮子给卸了,把方向盘给摘了——还有比这更绝的吗?

好客的不一定喜欢做客:“客”是“不便”的代名词。做客孔融家应该没事儿,只要有资格。宾主双方“欢然道故,私情相语”,别说“起坐喧哗”,门口撒尿都无妨;想必来去也自便自由。在陈遵那里就不一定了。如果这座上宾不过是顺路拜访,准备点个卯走人,现在等于是被“拘留”了!女宾呢?如果家里撇着吃奶的孩儿,主人“执手相看泪眼”拉住不放,在这儿您有心思喝红酒?当年王徽之夜访戴逵,为啥到了门前又掉头儿啦?说什么“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纯粹狡辩!怕做客拘束是真。

我于此感受最深。小时候不必说了;如今,每逢过年他必悬赏,看田旭田晓谁愿意替父出征。当年,咱还创下过半天串八家远亲的个人记录:每到一家,敷衍一会儿就撤。跑了几十里,早饭饿着,午饭又赶回家吃了。

据我所知,好客者大多是“大男子主义”,似乎总忘了征求女主人的意见。这边“履舄交错,杯盘狼藉”,“只闻堂上笑,哪管厨下苦”——谁顾得上那位灶上灶下忙活的?

如果哪位男人对女子说:“您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千万得清醒——“上厅堂”是让您为好客的那位收拾残局呢!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3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