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生活随笔 > 详细内容
割麦的日子(吴金河)
发布时间:2023/11/22  阅读次数:38  字体大小: 【】 【】【
  

割麦的日子(汝南县金铺镇刘门学校 吴金河)

在“割麦垛垛”的声声呼唤下,小麦逐渐饱满,油菜慢慢成熟,可爱的夏天如约而至。田地里荡漾着欢乐,稻草人欢欣鼓舞,又到了割麦的日子,农民的脸上写满了丰收的喜悦。

南风一阵一阵,先把油菜吹熟。村民们弯着腰,用镰刀割油菜。割完油菜之后,还得用架子车拉回家,在地上铺好大胶布,把油菜整齐地摞好,有的人家摞成一个大垛,有的人家摞成一个“蒙古包”……形态不一的油菜垛真是很有趣呢!就这样摞起来,闷上几天,像酿酒一样,让它们自由地发酵几天再掀开胶布,而后要经烈日暴晒。暴晒的时候得在油菜底下摊好胶布,还得时不时的用叉子挑起来翻面,这样子才能晒得干透。晒干之后,油菜变得焦酥焦酥的,用叉子一下一下的敲打,这样,油菜的果实蹦着跳着离开它的妈妈,落到胶单上,而后又落到肥胖的化肥袋子里。杀油菜的过程真是很不容易的,有时候几车油菜才能打一袋子菜籽,真是粒粒皆辛苦呢!虽然采收过程很辛苦,但是当看着自家的油菜籽被榨出香喷喷的菜籽油那一刻,农民们的心里别提有多美啦!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小麦从碧色到微黄,再到金黄,这个过程是香甜的,也是充满欢乐的。小满未满的麦子,连杆带穗扯上几把,在柴火上烤的焦香焦香的,趁热把麦子揉搓干净,吹一吹,麦香味扑鼻而来,吃到嘴里的感觉又香又弹,简直是人间美味呢!此外,这个时候地里的小麦搓洗干净之后还能下到稀饭锅里,满锅清香,绿绿的小麦像绿珍珠一样可爱,十分诱人,让人想吃又舍不得吃,每次吃的时候我都是先喝稀饭,最后吃麦子,这童年的麦香味真是令人难忘啊!

“割麦垛垛……割麦垛垛……”布谷鸟也是通人性的,面对金黄的麦子,它们也和村民一样倍感欣喜,期待丰收。它们日夜不停地呼唤着……呼唤着夏来,呼唤着麦熟,呼唤着青壮年回家,呼唤着“劳动力”干活……这时候,“劳动力”们“磨刀霍霍”,准备着先把“场面子”收拾好。每家每户大都选择在地头做“场面子”,儿时的“场面子”现在想来得有一二亩地那么大。先把“场面子”的麦子割完,用架子车拉回家,然后用手扶三轮车或者四轮车拉着石磙去碾场。“场面子”得平整一些,整得坑坑洼洼的去晒粮食肯定是不行的。准备好“场面子”之后爷爷奶奶会用结实的树棍子和缝补好的胶布单子搭个小篷子。这个小篷子白天用来放茶水和吃的,夜里用来睡觉“瞧场”,还能让家里的小孩子们躲进去凉快。这些准备工作做好了之后,“重头戏”开始了——割麦。爷爷奶奶弯着腰去割麦,一步一前行,一步一擦汗,步步都是劳累和辛苦。差不多割了一趟,爷爷奶奶就把麦子纺成大捆,一捆一捆装在架子车上,然后拉到场面子里。记得当时刚上学,那时我还小,不会用镰刀,就把一捆一捆的麦子装上车,干累了就在爷爷奶奶身后捡落下的麦穗,太阳毒辣时,我就躲在那个搭好的“小篷子”里面和大伯家的弟弟一起玩游戏……

“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爷爷奶奶割麦的时候总是天一亮就去地里,天黑透了才回家,奶奶说起早贪黑的下地割麦可以凉快一点,也能早点割完,越是下地晚,太阳越毒辣,干得越慢,越不出活儿。小时候我并不懂这些道理,如今长大了不禁为爷爷奶奶吃苦耐劳的可贵品质而感动。十来亩地的麦子要割好些天才能割完,割完之后,爷爷奶奶就和大伯,大娘一起摊场,碾场,扬场,晒麦……我至今仍然记得在每次碾场之前,奶奶都会告诉我和弟弟,在碾场的时候我们只能待在“篷子”里,千万别出来。小时候不明白原因,现在我才明白原来这里面包含了奶奶对我和弟弟深深的爱和担心。原来她是怕我们被碾场的手扶车和石磙碰着啊!奶奶,谢谢您对我们的爱!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那时候收麦是真累啊,每一步都得实干,得一步一个脚印才可以!想起来,每年的麦季子村里的大人们都会在脖子上挂一条毛巾来擦汗,割麦的每一天都是汗流浃背的辛苦啊!“篷子”里的水不到晌午就能被“劳动力们”喝光,中午平平常常的捞面条,加点鸡蛋臊子汤,割麦的人能吃三四碗才吃饱。谈到那时候的吃的,爷爷总是会有所愧疚的说:“那时候‘青黄不接’,孩子们去和他一起上地割麦子,掏大劲,干重活,吃的却也只是捞面条,蒜汁儿,腌咸菜,咸鸭蛋,条件好的时候买一点变蛋和西瓜,偶尔买个冰棍孩子们舔一口,舔一口,都舍不得大口吃……”。爷爷总是觉得孩子们跟着他吃苦受累去割麦很心疼孩子,他总是想把最好的都留给孩子,爷爷对孩子们的爱啊,用一生一世都报答不完!

对于我来说,童年的麦季子没有太多的劳累和辛苦,反而有很多的快乐和自由。因为当时我才上学,年龄还小,又不会用镰刀,只是负责给家人送水,送饭,哄好弟弟就可以。我和弟弟在“场面子”上推着架子车,跑了一圈又一圈;我们给麦子摆出各种不同的造型,而后又“天女散花”般把麦子撒在南风中;我们比赛“趟麦”;比赛帮大人整理袋子和扎袋子绳;我们把自己装在麦袋子里玩“跳一跳”;我们骑在麦袋子上“驾驾驾……驾驾驾……假装骑马”;我们用麦秸杆做稻草人;我们在麦秸垛底下玩捉迷藏……玩打滚儿……玩摔跤……现在想来,麦地里的“场面子”真是我们童年时代美好又自由的乐园啊!

把麦子装进袋子里之后,一部分拉回家放在麦穴子里用来打面吃,另一部分用来卖钱。这时候辛苦的农民们还得整理麦秸垛,把麦秸从地里拉回家垛成大垛用来烧锅做饭。用叉子把地里的麦秸挑起来,用手扶拉着马车一趟一趟的运回家,也有用架子车拉麦秸的。垛垛的时候得有人挑着麦秸,还得有人站在垛上踩垛,这样才能把垛垛得结结实实,平平整整的。至此,辛苦的麦收才算结束。

如今,科技发展了,时代进步了,人们都用大型收割机收麦。收下来的麦子可以立即过磅卖掉,也有买家去地里直接给你拉走卖掉,秸秆可以粉碎还田,也能用大型机器打成麦秸捆卖钱。在不知不觉间“场面子”没有了,麦季子也变短了,岁月神偷偷走了我五彩斑斓的童年,也偷走了爷爷奶奶的年轻力壮,只给我留下了永生难忘的美好回忆!遥想当年:童年,夏天,麦收,冰棍,“场面子”……这些美好曾经离我们这么近,却又那么远。时光似白驹过隙,年华如流水匆匆,转眼之间,我的童年被时光偷走了。但是童年的夏天,丰收的季节,割麦的喜悦……这些刻骨铭心的美好与欢乐,我将用一生去回忆,去珍藏!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3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