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小说小品 > 详细内容
你就是我的爱(荥阳市第一初级中学 郑开明)
发布时间:2023/10/27  阅读次数:377  字体大小: 【】 【】【
  

你就是我的爱(荥阳市第一初级中学 郑开明)

前言:秋天,犹如人生的晚年,没有了盛开的鲜花,但是,已经成熟。欣然回首,一路的跋涉,清楚自己喜欢什么,快乐什么。相识,造就了人际关系,成就了美满的婚姻。欣赏彼此的亮点,等于茫茫的人海,看到了世外桃源。

已经后半夜了,玉婉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挥之不去的他,刚闭眼就出现了。我怎么了?难道陷进去了?不会,绝对不会。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居然还是他。

吃了点早餐的玉婉,匆匆地来到公园。清新的空气,阳光灿烂,清澈的河水,宽阔的水面,微风习习,游人如梭。漫步在宽阔的人行道,惬意的玉婉,发现迎面过来的男人,有意的放慢了脚步,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他是谁?怎么这样的看人?美女,认识我吗?来到眼前的男人,六十多岁,端庄的面孔,背着画板。玉婉不由的摇摇头。男人悠然的说,美女,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玉婉疑惑的又看了看男人,依然摇头。美女,慢慢想,这个问题咱们一会聊。不过,我想耽搁你点时间,给你作幅画。玉婉正犹豫,男人接着说道,这么好的天,这么好的景,画完了,喜欢,你拿走,不喜欢,就地毁了。玉婉又端详端详了男人,不像坏人呀,再说,一幅画,还能打什么主意?

将近六十的玉婉,看着也就五十多点。乌黑的长发,白皙的面孔,明目皓齿,清秀不俗。高挑的个,凸起的胸,点缀着小花的黑旗袍,洒脱的既有传统的淑女形象,也有现代女性的超脱。

男人支起了画板,玉婉摆好了姿势。男人全神贯注,玉婉风姿绰约。 来来往往的游人,不时的驻足观看。啪,男人掷笔了。画中的玉婉,栩栩如生地跃然纸上,逼真的玉婉直咂舌。蓝天白云,涟漪的河水,婆娑的垂柳,婀娜多姿的美女,着实令人叫绝。落款,赠: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上午九时,沈阳到广州航班的26A女士。难道26A是我?眼前的这位,他是谁?他怎么清楚这个航班?玉婉正想着,男人笑嘻嘻的问,美女,航班想起来了吧?你对我没印象,我可认出你了。你是这个航班靠窗的26A,我是26B,我们一前一后进的机舱。邻座的那位,有意的看了几眼,似乎咱们是一家哪?玉婉,朦朦胧胧的终于想起来了。

围观的人群,时而对着画指指点点,时而又看看玉婉。男人兴致勃勃的说,完美的写生,人物与背景的融合,是作品的灵魂。今天的这幅画,美女的旗袍,深沉了秋的厚重。当年我们去广州是秋天,十年后相遇又是秋天。秋贯穿了作品,融入了情感。这幅画的最大亮点:展现了秋的美景,展现了人的魅力。男人的话,迎来了一阵阵掌声。

联想翩翩的语言,美妙的如诗如歌。玉婉感动的说,大画家,辛苦了,谢谢您,至今还记着我。老了,男人感慨的说,一晃十年了,唯有你还和当年一样的年轻。是吗?大画家,您的变化也不大呀,不过,您的年令比我大吧?男人笑了,我都六十多了,你有五十吗?玉婉也笑了,我有那么年轻吗?早就过五十了。人们惊讶的又看了看玉婉,男人也惊讶的晃晃头,这样的年轻,过五十了,看不出来。大画家,嫂夫人,您一定没少画吧?玉婉随口的问了句。男人苦笑道,如果她在,我怎么能少画那?可惜,四年前她病故了,男人说着说着哽咽了。男人的情义,深深地打动了玉婉。男人平静了一会·,惆怅的说,她一走,空荡荡的屋里死气沉沉。无所事事退休的我,去了老年大学绘画班。过去做宣传工作,经常接触画报,老师一讲,茅塞顿开。学友们说画的好,老师说有天赋,人们一夸,我就更来劲了。没事就画,越画越熟。男人接着兴奋的说,来到沈水湾,看见你就觉得面熟,自然想起了那年的广州之旅。

十年前的事,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今天的事,玉婉的心不由的动了。婚姻的不幸,白领的玉婉,小心翼翼的挑了七八年。乌黑的长发,其实早就白了。玉婉,多么渴望有个如意的郎君!难道是他?炙热的男人,燃起了爱的熊熊大火。梦乡里的玉婉,忽的坐起来,大声的喊,亲爱的,我来了,你就是我的爱。

后记:沉思的秋,多情的秋,缥缈的往事,总有一丝丝的甜蜜。《你就是我的爱》这篇文章,我所杜撰的男女,或许是你,或许是她,或许你就是故事里的人。因为,美满的婚姻,都是相互欣赏。海市蜃楼,千丝万缕,只有认可你的人,爱的最深。漫漫长路,酸甜苦辣,当你欣赏了他,你的心才会融入他的亮点,他的亮点才会闪光。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3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