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生活随笔 > 详细内容
神农架游记(八则)(金水区四月天小学 王 茹)
发布时间:2023/7/28  阅读次数:210  字体大小: 【】 【】【
  

神农架游记(八则)(金水区四月天小学 王 茹)

茫茫雨中行

我不知道是否是天公不作美,还是好事多磨。当我和同伴早上在哗哗的雨声中起床时,不仅有些犹豫了。但驴这个字眼,还是让我们走了出去。                

雨水伴着汗水侵湿了我们的全身,不过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只是多了一种出行时的沉重而已。

去掉了湿透的衣服,头昏昏沉沉的,就倚着同伴的肩膀睡着了。突然,车停了,我也被冷风吹醒了。我迷迷糊糊地看着车窗外,天那,好大的雨啊,地上积了好深,旅客们似乎在抱怨着什么。

哦,原来是堵车了。

前面的车艰难地挪了几步,泥潭中陷着各种各样的脚印和轮痕。同伴看着如此可怕的情景,直接来了一句:“如果天气还是如此,明天直接从房县回南阳好了。”我心中也有不小的压力,毕竟从郑州赶到南阳,对于我来说已属不易,如此轻易的放弃实在是不甘心。于是我淡淡地答道:“那就看明天的天气吧”。

路上车塞了3个小时,看着表已经九点多了,我的心中非常焦急,但也无法再说什么。终于,车缓缓地启动了。我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也许有失必然有得吧,以后的路很是顺利。我们直接从去房县的车上转到了去神农架的车(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到达松柏镇的)。雨渐渐地小了,等我们从车上下来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钟,雨完全停了,看着苍茫大山的发髻上那朵朵美丽的白花,我不仅心情舒畅了许多。

我与神农架有个约会

晚上到达后,稍微梳洗了一下,我们就开始听主人讲解神农架的风景,以及来游说的当地司机的劝解。他们无非想让我们包车进行游览而已。在我们的坚持下,他们最后只好放弃了,最后的决定还是第二天坐车直接到达木鱼。(后改了路线)

第二天一大早,天放晴了,阳光下的远山似乎更加苍翠了,我们的心情也随之晴朗了起来。经过了一番周折,我们坐上了去神农架的面包车。

心情在颠簸中依然快乐着,那盘旋的山路带来的头晕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心绪。尽管还是两个人挤一个位置,但我们依然谈笑风声。快乐是没有边界的,这不,一时小小的拥挤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是“我快乐”。    看着近在眼前的绿色,我心中喃喃自语:“神农架,我来了,我会珍惜与你的这次约会。”

一时间,我望见从半山腰奔驰而下的流水,我听到林间啾啾的鸟鸣,我闻到飘在鼻息间淡淡的花香,还有那朵朵白云悠悠地浮动着……我沉醉了,竟忘记了自己是在车里,好想去亲吻大山的芳香,去拥抱大山的萌动。 

终于,我们来到了鸭子口,从这里我们直接下了车。这时才开始丰满神农架在我心中的梦,开始了我和神农架约会的幽幽心境。

初练驴蹄

我们买了门票后走进了风景区,两个大大的背包吸引了不少人好奇的目光。对于已经习以为常的我们来说,也就一笑而过了。

路,似乎是那样的平坦,刚刚从车里解放出来的脚自由自在地走着,我们满怀着喜悦。但是,好景不长,脚已经开始疼了起来,背包似乎沉重了不少,阳光也不再是温柔的了,它火辣辣地吸取着我们身上的水分,皮肤也因此红肿干燥了起来。

一辆辆的旅行车从我们身边穿梭而过,我们不禁感叹道:“如果能搭个便车,那该多好啊。”说到曹操,曹操就到,一辆面包车从我们身边驶过100多米左右后,又倒了回来,并且停在我们的面前。在司机的好意邀请下,我们坐上了他们的车。

山路盘旋向上,都有着不小的坡度,我不得不靠扶手支撑自己身体的平衡。看着如此漫长的山道,我不禁吸了一口气:这最少要我们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而且连扎营的地方都很难找到。

车在风景娅停了下来。我们整理了一下行装,简单确定了一下晚上的扎营地,就背上背包上了风景娅。风景娅上有一些旅人,他们是团体来玩的,看着我们的背包,他们的眼光中既有佩服又有不解,还有丝丝的好奇。

这时的风景娅整个被云雾环绕着,只有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些远山的山头。我顺着小路向下走去,陡峭的崖壁使走了10来米的我不得不折了回来。我向下望去,只有雾蒙蒙的一片,一切皆在朦胧之中。

许多人在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云开时,可是天公偏偏不作美,最后他们不得不带着失望而归。

我和同伴走下风景娅后,开始向预定的宿营地走去。看着近在咫尺的地方,竟有大约2公里之远。加上都是上坡路,于是我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了了望塔。

夜宿了望塔

了望塔,其实是一个民兵哨,它主要是守护着林区的安全,对自然保护区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到了了望塔后,我们和那里的民兵攀谈了起来。看着成堆的木材,我们自以为是的认为那是从林间砍来的朽木呢!谁知那却是从山下运上来的。了望塔的条件其实很艰苦的,饮用水几乎是靠雨水积攒。惟有那台电视机和几个破沙发,似乎在向我们诉说着现代文明。

攀谈中,同伴上了望塔去看神农顶,我看看时间还早,就暂时搁浅了那个念头。一只可爱的小狗一直在我们身边汪汪地叫着,我好想去用手抚摩它,看着它张牙舞爪的样子,我只好放弃了。

同伴下来后,告诉我神农顶上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既然还要爬神农顶,我也就不再上去看了(毕竟是收费的)。

突然感觉肚子好难受,我就告诉同伴说我去趟厕所。一个人离开了望塔,向风景娅奔去,在我的记忆中好象就那儿有一个厕所。一路上,我看到了整片死亡的箭竹,给绿油油的大山涂上了一层苍凉。

回了望塔的路上,我听到了空气中传来呼唤我名字的声音。我一时不敢相信,越近越清晰了,我听到了同伴急切的呼喊声。我楞了,仅仅半个小时喊我有什么事吗?看着她的手指向不远处,我才发现原来在我没有注意的地方就有一个厕所。

跑了半个小时的我一下子坐到了地上,腿已经发软了。我喘着长长的粗气,委屈的眼泪差点涌了出来。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我和同伴在了望塔前搭起了帐篷。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把所有的东西安置完毕后,我们在小卖部(其实就一个1米左右高的架子而已)里要了两碗方便面,吃了面后,看了会新闻与天气预报,就回到了帐篷里。

神农架的夜好冷啊,连裹着睡袋的我也感到阵阵寒意。在虫儿的夜鸣声中,我开始进入了梦乡。

风景这边独好

早晨的神农架是清新的,那朵朵漂浮的白云似乎在挽留着晨星,手拉着手,肩并着肩。

我在睡梦中被同伴唤醒,她隔着内帐让我看远处的云海。山峦起伏,云儿就卧在山尖上,山成了墨绿色,天蔚蓝蔚蓝的,似乎在不时地流动着,但又怕惊醒熟睡中的人们,就那么不知不觉地变化着。过了一会,我又昏昏地睡着了。

狗狗的叫声惊醒了我的酣梦,我极不情愿地出了帐篷。简单收拾了行囊后,我们又出发了。

路是原路,一直都是下坡,很快我们就到了风景娅。风景娅的云海被誉为是神农第一景,我们也为它而留恋往返。又到了风景娅上,早上的群山格外地清晰,云雾从山尖跳到了半山处,宛然给大山戴上了银色的项链。

山下,怪石嶙峋,云雾轻抹,竟多了一份妩媚。我惊奇地看着面前的景色,眼睛都不愿意错开一秒。渐渐地,云淡了,风儿似乎也被景色所吸引,整座大山静悄悄的。许多的游人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在这里呆望着,凝视着……

一个做向导的姑娘唱起了歌:“……神农架的妹妹云里走哟,神农架的哥哥采山药哟……”我的眼前似乎又闪出一幅画面:一个漂亮的土家族少女在山间走着,云儿穿过了她的脚步,淹没了她的双腿,只有那美丽的纱衣在云间飘动着,前面有一个土家族少年,背着采药的背篓,轻快地向前走去。

突然,有一种冲突,想一个人呆在这美丽的山中,看着这山、这云、这石、这景,永远拥在自己的怀中。

终于还是要走了,我恋恋不舍地站起身来,背上背包后,不时地回望着。 

柳暗花明

挥一挥手,离开了风景娅,我和同伴继续沿着山路向前走。

休息了一个晚上,走起路来格外轻松。路似乎也没有来时那么漫长了,我们很快就到了神农顶的山脚下。                 

一路上,山花灿漫,看着漫山遍野的绿色,我满怀着快乐向上爬。哇,好美的草甸啊,长长的叶子漫过我的脚踝,不时可以看到山民们种植的有规则的小树,许多树坑错落有致。只是大片大片死亡的箭竹让我无法开心起来,总觉得心中多了份不安。

路漫漫其修远兮,可是没有尽头的路给我们添加了一份忧虑。明明向上走的路怎么又下去了呢?我迷茫地看了看同伴。她似乎也有些不明白,“走之字型吧”,她建议道。可是走来走去还是原路,里面应该有问题。开始他一直坚持路不会错,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昨天是她在了望塔看的路线,而我只是坐享其成而已。

继续走着,我有些生气了,背包在心情不佳时愈加沉重。前面都是灌木丛了,走下去如果还没有明显的路的话会有迷路的危险,我有些犹豫了,把背包扔在了地上。然后告诉她,让他留在原地,我到前面看看,如果路线没有错误的话,过几十米就可以看到山下通上来的路;如果还没有出现的话,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路线错误。但她不肯,自己跑到前方几十米看了看,证实没有路后,我们决定返回原路。

这时,作为老驴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在了望塔看路线时就应该自己亲自去看,而自己的依赖和懒惰思想造成了这次徒劳无功的错。

又走回了上山的路口旁,我们稍加休息。这时,仅仅剩下了3瓶矿泉水,而附近已经没有了水源。珍惜水的同时又如何能确保明天上午登顶并且下山呢?下山时她告诉我从了望塔看到神农顶附近有两条路,于是怀着顾虑我们开始寻找上神农顶的另一条路。

越走心中越焦急,明明说是不远处,走了两公里左右怎么还不见路的影子。我放下了背包,让她回去看走过的一个小小的路口。可是左等右等,前望后望,怎么也等不到回来的影子,过了40多分钟,看她满怀喜悦回来了。

后面的路是顺利的,等我们走到宿营地的时候,都是有气无力的,扎了帐篷后,就沉沉地入睡了。

放风神农顶

晚上小动物抓挠帐篷的声音一直困绕着我,使我不时从梦中惊醒。大概凌晨2点后,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再不起我们就不上神农顶了”一句话惊醒了酣梦中的我,看看表,已经9点多了。我迅速穿好衣服,轻装向神农顶爬去。看着不远处的山头,我们想大概也就用1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返回了。

裸露的脚踝不时被野草划伤,痒痒的感觉让我难以忍受,特别是那成群的虫子在眼前飞来飞去,虽然没有蚊虫的叮咬,但也让我无法适应。

这时,清新的空气沁入我的心脾,一阵凉风吹来,长发随风儿飘舞着,好舒服。我暂时抛开了讨厌的虫子,开始奋力向顶峰爬去。过了一片又一片的箭竹,山顶渐渐呈现于眼前了。可是神农顶似乎是一个含羞的新娘,而我们看到的山顶也仅仅是它的一层面纱。

原来,我们并没有到达神农顶,不远处那高高的山峰似乎在嘲笑着我们:“我才是真正的高峰呢,你们到不了!”神农顶被枯死的箭竹包围着,我们只有远远观望的资格。看着前方更加坎坷不平的路,我们毅然向上爬去。

路走的更加艰难了,石楠、箭竹、刺柏、灌木丛不时与我们做着游戏,它们是如此繁茂,仅仅相差34米就看不到前方的路。我们小心翼翼地绕着,跳着,没有了往日步伐的轻快。这还算是小小的困难,那零落、灵活的石块不时翻起来,还有那百米左右的石块路,无法再让我们掉以轻心。

没有背负任何重物的我们还是比往常轻松了不少,这不,我们已经到了神农顶的附近了。顶上茂密的松林依偎着奇形怪状的石头,煞是壮观。阳光透过丛林倾洒到了石头上,半明半暗间多了一份神奇。我们爬上了最高的石头,眺望远山。那巍峨的山向我们涌来,云海在山间徘徊着,不时偷偷地溜到我们的眼前。我把手放进了白云中,似乎多了人在云中游的奇妙。

干燥的嗓子和空空的肚子告诉我必须下山了,尽管多了份没有长时间停留的遗憾。已经两天没有洗脸的我感觉到此时的自己才是满面沧桑、风尘仆仆,我又最后在顶上望了一眼周围的景物,满怀着惆怅下了山。

对于缺少水源的我们来说,泉声应该是世界最美的音乐了。这不,当我们往下走时,同伴突然说:“有水!”我仔细听去,果然有丁冬丁冬的声音。我们此刻的心充满了多了生机的希望。放眼望去,一条小泉缓缓地从山上流下,掩盖在密密麻麻的被子植物的下面。捧了一捧水,轻轻地洒在脸上,好清爽啊,似乎遇到了常年不见的亲人。洗一把脸,清醒清醒脑筋,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喝的饱饱的,有了水的滋润,心情更加舒畅了。

回首时

从神农顶下来后,走了10几公里的山路,我们回到了鸭子口。一切均是春风得意,路上亦是平淡无奇,只有背上带出的一塑料袋的垃圾,在向我诉说着曾经的记忆。

后面的路是伴着溪水前进的,后面的路是伴着鸟鸣行进的。

回首神农架的群山,都是丛林繁茂、绿色俊逸;回首神农架的水,都是清凉透亮、晶莹无渍;回首神农架的路,都是盘旋向上、并非平坦可语。

再见了,神农架,相信我还会再来这里。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3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