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生活随笔 > 详细内容
“糟糕”的味道(濮阳市实验中学 贺春黎)
发布时间:2023/2/3  阅读次数:115  字体大小: 【】 【】【
  

“糟糕”的味道(濮阳市实验中学 贺春黎)

一向乐观的我,从未把一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的不如意放在心上,因为我非常欣赏一句话“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人生在世,哪能事事如意,珍惜拥有的开心与快慰,会使自己永远远离烦恼。

可是昨天发生的两件事,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那种灼心的伤感浸透了全身,忽然间觉得自己活的好累,活的好失败!

中午,当我接上儿子的时候,盘问了一下考试情况,他说英语特别的难,卷面中有不少没学过的单词。

“是你不会,还是大家都不会?我觉得……”

“你什么意思!不信你问问那些英语学得好的同学!这段时间我还不够努力?!”

“好了,妈妈错怪你了!这几天你很用功。”

“中午吃什么?”

“吃烧茄子,怎么样?”

“快点做,我快饿死了!”

“你这孩子,车上就能给你做饭!”

一段极不投机的对话!我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因为今天孩子毕竟考试。

回到家中,只见婆婆正在厨房里手忙脚乱。见我们进门就念叨:“只以为有电,谁知甚时候停电了,米还是米,水还是水,不过你二爹在那头蒸包子,你先打打急,一会儿再让你妈给你炒个菜。”婆婆一口气解释了这么多,希望能得到孙子的谅解。

转身看我那儿子,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眉头皱得达到了极限,随手抓起茶几上昨夜吃剩的半包“乐吧”薯片,胡乱地往嘴里扔,有多一半飞溅在沙发上。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火气像火山爆发一般迸了出来:“你这又是咋了!还没吃你就知道……”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儿子“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窜了起来,像头发怒的狮子,大声嚷道:“我咋了?!你凭什么骂人?我说什么了?”

“你不就不想吃包子吗?不识好歹的东西!越活越没长进了!”儿子的心思我非常的清楚,这两年横竖不想吃奶奶做的饭,即使吃,也要挑剔半天。为此,让我几次当众训斥,可还是屡教不改!

“我不想活了!这小区里哪有你这样的妈,动不动就大声骂人……”儿子的眼圈发红,但眼里暴露的是愤恨,他将我一推,把门一摔,赌气过了奶奶那头。

管他吧!只要他肯吃就行!我趁机赶着把婆婆已经倒在炒锅里的米饭捞出来,蒸在小笼里。

“啪”的一声,内门又重重地响了一下。坏了!儿子通过亲口“实践”,检验出包子不好吃,但想到他下午还要考试,我没有再招惹他。

紧接着,婆婆又跟了过来,红着眼对我说:“米饭让先蒸着,你先过来趁热吃,一会儿再给他炒菜吧!”婆婆一生勤快要强,我的辛苦她能理解、体会。只是我这挑剔成嗜好的儿子,接受不了奶奶的厨艺,婆婆也只能退居二线,暗地里给我做点准备工作。

“这孩子咋成这样了?过来吃饭就像谁惹了他似的,夹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使劲摔,碗周围洒的全是馅子,我说了一句‘你什么态度’,他就把筷子一扔,摔门走了。这个问题你们应该重视,我看你们是不是有点管不了了。”我刚夹起一个包子,孩子的二爹发表了这么一番评论,言语中流露出对孩子的不满,也暗示我们教子无方。

“这孩子原来不是这样,就跟他宇哥学的!”婆婆一直就这么袒护儿子,把责任推向了另外一个孙子。就因为她这样无原则的偏爱儿子,比儿子大四岁的侄子,一直耿耿于怀。

“就是,孩子学好费劲,学坏容易得很!”二大伯见我默不作声,知道自己的话语伤了我的自尊,连忙接和着。说实话,从我踏进翟家那天,除了丈夫,还没有人这么当面数落过我,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败感!

我也没吃出那包子究竟是啥味道,机械地吃了三个,心里还惦记着那头饿得发慌的混小子,赶快过去又给他做了西红柿炒鸡蛋。(烧茄子来不及了)这是他喜欢吃的菜,看到我把饭端到餐桌上,他眉开眼笑地过来,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儿子的脾气活脱脱地跟了我,来得快,去得也干净利索。

我躺在沙发上审视儿子,这会儿,他就像没发过火似的,乖乖地坐在那儿吃得津津有味。我本想再教训他一顿,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不想让他带着情绪吃饭,况且下午还要考试。但二大伯的话还是萦绕在我的耳边,嗡嗡作响。我感到很累,不觉中竟睡着了。

“妈,下午两点就得到校,早点走。”儿子的嘱咐把我叫醒了。我赶紧起身,收拾碗筷,洗涮干净,上床继续入睡。

一觉醒来习惯性地把手伸进枕边的挎包里,准备掏出手机看时间。坏了!手机丢在办公室了。去客厅看大表吧,电子表因停电也一片漆黑!到底几点了?我走到电话座机旁,见小屏上显示着13:14,而下面是2002年,这表到底准不准,该怎么确定呢?总不能这么早过对面惊扰患有心脏病的婆婆吧。那一刻,我觉得很狼狈,今天自己咋这么倒霉,一下子束手无策!

盯着电话机,我想出了办法,,给丈夫打电话,他的手机是绝对的北京时间,准得很!

“喂,几点了?”我拨通了电话。

“你不会自己看,有毛病!”丈夫从未接听过这样的电话,误以为我故意搅他的饭局,很不高兴。

“我手机丢办公室了。”

“不会看大表?”

“停电了。”

“等会儿挂断,我给你回。”“一点十五了!”

经打电话确认,座机的时间基本是准确的,对照这个时间,两点钟,我将儿子准时送到学校。

晚上,戏剧性的一幕又在我们母子的吵闹中上演。

这两天正赶着“世界杯”开赛,丈夫是个足球迷,痴痴地守着体育频道,观看比赛,正在复习的儿子也被吸引了过去,父子俩意见达成一致,说看比赛放松放松,我也没办法再去督促儿子,只好打开电脑完成我的教研组总结。

说来也巧,这两天在不同的电脑里拷的文件多,邮盘里携带着一种剧毒,把电脑的几个磁盘都感染了,连word软件也打不开,学校今年偏又改成电子档保存所有上交的总结,无奈,我打开学校网站,在我的空间里写总结,走到哪里不用邮盘,打开电脑就能接着写,也比较方便。昨天,总结刚开了头,今晚一鼓作气,一定要写完。

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总结也该结尾了,看看任务栏上的时间:22:29;听听客厅里,父子俩看得乐此不彼。

“你明天不考试了?这么晚了还不去睡!”我忍不住又大叫起来。

“吵啥吵!我爸同意我看的嘛!”儿子也大声回应着,同时也听到他从沙发上起来了。

“不要打扰你妈!”一听丈夫这话,就知道儿子要过来捣乱。

“你走开,我在写文章呢,睡觉去!”我也阻止儿子。

“我才不信呢!一定又是下你那烂军棋!”儿子说着就来到电脑旁,扬着手,要切断电源或强行关机。

还没等我们母子俩动静,“咔嚓”一声,电脑桌散架了:显示屏、音箱、键盘,噼里啪啦都掉到了地上,只有鼠标还拽在我手中忽闪忽闪的。

我和儿子都傻眼了!

“我的文章!”我顾不得那些零件是否摔坏,抱起显示屏,胡乱地点击手中的鼠标,也真是捉巧,桌面上的所有图标都还在,就我打开的网页消失了。“完了!我一夜的心血白费了!”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儿子见状,连忙跟我重新登录网站,进入我的办公系统,打开那篇已发表但却设为“完全保密”的文章,不出我所料,还是昨夜那个开头。(因为我没有、也不会设置存草稿)

唉!我长叹一声,没有责备儿子,再开始重写吧!毕竟刚刚写过,再有一个小时肯定敲打进去了。我将就着把显示屏、鼠标放在旁边的书桌上,把键盘放在腿上,准备继续写下去。

接下来写什么呢?我吃力地回忆着。刚才在这儿用了一个什么词?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摇摇脑袋,觉得很沉很沉,就是没有一段完整的话清晰地回想起来。坏了!大脑也“死机”了,思维也“黑屏”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我还停留在原地没有进展。

“世界杯踢一个来月,就差你看这两天。况且现在才是小组赛!气死我了,我辛辛苦苦写了半夜全泡汤了!真是些废物,这辈子谁都凭不上!”我把刚才的火气、现在写不出文章的急躁,全发泄在丈夫身上。

“你说谁呢?”丈夫已从“些”和“谁”字中听出这话是冲着他来的,有些不高兴。

“谁都说!”我边说边气呼呼地躺在了沙发上。他见我一副气急败坏的狼狈样,也没跟我计较,随手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看看电子表,已经1115!此时,我才感到浑身发软,唯有脑袋发沉,累得动也不想动了。可一想到我那即将画上句号而又化为乌有的总结,怎么也从大脑里复制不出来,内心一阵疼痛。今天,到底招谁惹谁了?辛苦一天,最终没做出一件像样的事情来,心情糟透了!

“糟糕”的味道酸酸的、涩涩的,刺激得让我忍不住渗出了泪水。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3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