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听读观感 > 详细内容
听那首《带我去月球》的歌(驻马店新蔡二高 翟春华)
发布时间:2021/9/22  阅读次数:38  字体大小: 【】 【】【
  

听那首《带我去月球》的歌(驻马店新蔡二高 翟春华)

在没有电脑和微电子播放器的上世纪90年代,偶然在录音机里,我听到台湾歌手张雨生词曲并演唱的《带我去月球》,顿时觉得音律间有种超尘脱俗的飘然洒脱。这首歌表达了对纷纷扰扰的俗世生活的厌恶,“走,带我走,走出空气污染的地球。走,带我走,走出纷争喧扰的生活。”“因为漫天黑烟,腐蚀掉我的梦;因为征战杀伐,我就快要没有朋友。”大地上布满了人类杀伐征战的伤痕,黑水奔流,浓烟滚滚,无情消灭了人对大自然的梦幻般的纯真遐想,工业文明,社会分工,农业社会里人性的淳朴厚道不再,人们变得斤斤计较、彼此隔膜。作者发出的是对工业文明不满的呼喊,渴望唤醒沉睡的美好人性。

“走,带我走,看我虚步玲珑蹑星空。走,带我走,我爱醉卧亭台作风流。”词作者写这首歌正值青春洋溢、意气风发的年龄,然而他身上并没有青年人的浮躁张狂,也没有我印象中某些青年人的矫揉造作、无病呻吟,他的歌词闪耀着传统文化的光芒。“不敢笑傲五洲,也不愁天地悠悠;只是狂歌一曲,恍惚间就化入无穷。将进酒,杯莫停,人生不过一场大梦。”这些句子和古典诗词有着渊源,比如,李白《将进酒》有这样诗句:“将进酒,杯莫停。”《江上吟》里有“诗成笑傲凌沧洲”。这都显示了歌手在古典诗词方面的深厚素养,从中还可感受到台湾音乐界对祖国文化的热爱。

词的作者同他的父辈由于上个世纪的战乱流离到台湾岛,但他们的爱国情感随着离乱更加浓厚了。“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把他们和大陆同胞维系在一起的不仅有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还有共同的文化血脉,以及他们对宝贵文化传统的珍视。

我渐渐悟到了这一点,文化,不仅指所受知识技术的教育,同时也包括在起伏波折的人生里,或心系苍生忧患,或眷恋故土家国,学会热爱生命,学会理解宽容的涵养。有了涵养,人才会平静地面对顺境、逆境。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无论大陆同胞还是台湾同胞,都瞩望秋月,瞩望同胞的团圆、祖国的统一。这一天,将在两岸人民血脉、感情和文化相依中,最终成为现实。

(文章见于2015116日《天中晚报》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