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园丁颂歌 > 详细内容
一组教师节《园丁颂歌》作品
发布时间:2021/9/10  阅读次数:57  字体大小: 【】 【】【
  

一组教师节《园丁颂歌》作品

恩师的价值(西安市灞桥区东城第一小学 聂崇利)

这世上有好多人是难以忘记的,也有好多人是不可以忘记的。譬如,每每提及老师,我就会想起恩师王桂荣,想起有关他的许许多多的事情。

上小学四年级时,我们班新换了一位班主任,那就是王老师。斑白的头发,两撇胡须。最吸引我们的是,要数他嘴里衔着的烟杆,足足有一尺多长,顶部是铜质烟锅,上课时做教鞭,下课时可供吸烟。最可怜的是,他的两耳稍有些聋,因而每每听话,必要两眼死盯着我们的小嘴,自然因为这些缺陷,我们便做了许多恶作剧,如今想来,太不懂事,太悔恨了。最矛盾的,要数王老师的脾气了,课外,他总是笑眯眯的,但只要上课,他却异常的刻薄,甚至斤斤计较。

那时候,我们班里的男生较多,自然调皮之风盛行。我也时常耍些小聪明,每被王老师发现时,他便叫我到办公室,先极严厉地问个水落石出。末了,又将《小学生守则歌》唱上一通,再拣了主要段落,让我学唱一遍。熟料也怪,一没喊叫,二没训斥,三没打,我竟服服帖帖,以致三四个星期不敢再犯。然则上课时可就不同了。他声情并茂,有板有眼,从词到句,再到段落等逐一分析。写起字来也是一笔一画的。当然,对我们的要求也是极其严格的了。倘若回答问题有误,他的脸突地拉的老长,双眼会从眼镜架上射出光线来,极可怕极滑稽。接着便是劈头盖脑地训斥,最终会古板地道出口头禅:“学问这东西来不得半点马虎。”搞得我们怯怯的,满课堂也就随着他旋转。

王老师一身朴实,别看他五十多岁的人了,干起活来,一点也不比小伙子差。只要打扫卫生,他就帮我们擦洗窗户,抡起扫帚来更是呼呼生风,据他解释,为了让我们有更多时间学习。走起路来风风火火,有人便笑他“老二杆子”,概因那次学校垒围墙,他一人创下十车砖的记录。

慢慢的,我们喜欢上了王老师。然而,不幸的是,小学毕业前夕,王老师病倒啦,而且很厉害,大约半年光景,他便与世长辞了。下葬那天,四乡八岔的学生、家长都赶去送行,队伍很长很长,远远有一里路光景。那时候,我好羡慕好羡慕,竟默然发誓,要做他这样的人。

现在想来,这不正是社会对恩师的价值的肯定吗?他的在天之灵该是多么的富有和幸福啊!

  

我的老师(沈阳市第八初级中学 文晓斌)

人生,总有一些人难以忘记。教师节,自然想起了老师。从小学初中到老年大学,许多老师,依然历历在目。

艾淑范,是我校园的第一任老师。同学们好,人生的第一课,艾老师的的亲切问候,竟然没人回答。可怜呀,那个年代,县城的幼儿园都寥寥无几,乡镇根本没有学前教育。微笑的艾老师,并没有责怪我们这群孩子。同学们,指的就是你们,艾老师和蔼的说,大家在一个班级共同学习,所以称同学,老师问你们好,你们要站起来,同时要说,老师好。

艾老师来自大城市,师范刚毕业。清秀的脸庞,朴素的着装,瘦弱的身材,中等的个。艾老师讲课耐心,说话温柔,和颜悦色,考虑的周到。同学们非常尊重艾老师,艾老师也像姐姐一样,体贴关心大家。

小学二年,农忙时,艾老师带领我们,到离家很远的生产队间苗。晚上在生产队破损的队部,艾老师和大家住在一起。半夜的时候,有个叫王志超的男孩,嗷嗷的哭着喊妈妈,艾老师把他搂到怀里,紧接着,有个女生也哭了。

三年开学,艾老师回城了,我们班也乱了。小学四年,有幸遇见了恩师高环璋。年组最乱的班,在高老师严厉的管束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成为了学校的标杆。高老师师德高尚,教学严格。学生怕高老师,也发自内心的听高老师的话,尊重高老师。高老师喜欢我,我常常到高老师的家,无拘无束的相处,高老师的爱人,中学的赵老师也很喜欢我。小升初,我获得了五个乡镇的考区第一,我们班还有三名学生获得了考区前三十。这样优异的成绩,与高老师打牢的前期学习基础,绝对的密不可分。

我的另一位恩师,是数学老师李前鼎。李老师,原籍四川,因为养父是大地主, 一流的本科大学,只能屈尊初中。李老师,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又白又瘦,篮球打的好,小提琴拉的好。李老师急性子,教学认真,说话直爽。开始,学生有意见,时间长了,都说李老师好。我对数学感兴趣,每次课前,我几乎都能看明白。李老师欣赏我,严格的要求我。在李老师的栽培下,我也成绩斐然。我和李老师的情缘,延续到了我的大女儿。大女儿就读县一高,李老师居然是班主任。恩师教了两辈人,不同的是,我是初中,女儿是高中。我下乡无缘大学,女儿成绩优秀,考入了北京著名高校。

走出校园五十年了, 二零一九年的春天,在沈飞老年大学,结识了王老师。王老师的高雅气质,凸显了知识女性的形象。王老师知识渊博,通晓古今,语言朴实,平易近人。王老师讲课,由古典文学讲到现代文化,由文学艺术讲到写作要领,由民族文化讲到外国文学,由传统观念联系到社会现实,由社会的主流讲到不良风气。王老师的课,学员都听的津津有味。多姿多彩的授课,激发了思维的活力,增强了学员的兴趣,提高了中文水平。

尊师爱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值此教师节,向我的老师,诚挚的道声,谢谢 。祝:敬爱的老师,节日快乐。

  

我的马老师(中牟县韩寺镇第二小学 花传盛)

想起了我高中时的班主任马老师。

马老师大名马小五,一别三十年,我仍然能记起他的一些趣事。

马老师常年两件中山装,一套黑一套灰,永远松松垮垮,就像主持《龙兄虎弟》时的费玉清那永远不合体的西服。由于天天非黑即灰,我们问过马老师,是不是只有这两件衣服,只能这样替换着穿。他说:不是的,我每一种颜色都有好多套,每次做新衣服只选这两种颜色。

马老师生活上马虎。据我估计,他每天穿衣是摸着哪件穿哪件,并非是刻意黑和灰替换着穿。我有其它证据:中牟一高旧址的北侧,当年有一个小菜园,是在那个专供回民学生的那个食堂后面。这个菜园大概是每位教师都自分得一点“势力范围”,自行种植。马老师的家就在学校西隔壁,所以,他常常把种在小菜园的什么葱啊辣椒啊什么的趁着放学带回家。

有一次,上午最后一节是他的物理课。他匆匆进了教室时,手里抓了一把大葱。开讲的时候,他把这把葱来回在两个胳肢窝之间倒腾——板书的时候,这把葱夹在左侧的胳肢窝里;拿起书讲解概念的时候,这把葱就转移到右边的胳肢窝了……放学铃终于响了,早已憋不住的同学们问他,为什么不干脆把这把葱放在讲台上!马老师愕然,他上翻着大眼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说:我忘了。

马老师讲课也是慢条斯理。看到同学们被成功催眠,他用河南土话慢声细语地劝告我们“恁多少学一点吧……一节课45分钟,恁赖好听十分钟,好不好?”于是大家笑一笑坐直了身子。但几分钟后,大家又歪倒了一大片,马老师就又终止讲课,开始了《大话西游》里唐僧那样的絮叨。

马老师是我高一时的班主任,但他教我们物理却一直到高三毕业。我高一的时候迷上了推理小说。租来书课也不上就窝在住室看。大家上课的时候,马老师来学生寝室转悠,看见我没去教室,就催我快去上课,正读到入迷处我哪会轻易罢休。如是几次,看他的话不起作用,就不再坚持,有一回甚至半真半假地交代:“看好住室,别让小偷来偷咱的东西……”从此我就像“奉旨填词柳三变”,越发坦然。不过,凡是马老师的物理课,我倒是没有缺席过。说也奇怪,高二结业考试,我的物理成绩居然是整个年级第一!现在想想仍觉得是奇迹。

毕业多年后再见到马老师,是在同学聚会上。此时马老师应该已属古稀之年,虽说头发全白了,但大体上仍是当年的模样。我上前问好,他还能叫出我的名字。

最近偶然听说一高的赵应荣老师已经作古,他老人家是我高一时的语文老师,我当年也颇蒙他厚爱。我又听说他和我父亲有一些渊源,早年曾对他的学生极力夸赞过家父。这些的消息让我又重温了高中往事,回忆起我的老师们。

马老师还好吗?屈指算来,他也应该年近八十了。

  

我敬畏的老师(山西浑源县永安镇鑫源小学 刘青春)

日子如水一样地缓缓流淌着,许多的快乐、许多的感动、许多的……都在淡然中隐去。唯有一幅图画却依然清晰如昨,唯有那激励我奋发向上的话语依然在耳畔间回响。

那是我初三时的语文老师---靖老师。他带着威严也带着温馨从岁月的深处向我走来。

那时靖老师刚刚大学毕业吧,二十五六岁,正是他风华正茂的时候。靖老师长得高大魁梧,西装革履。最喜欢他穿风衣,特别有风度,特别帅气。靖老师长得很威严,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班里的学生都很怕他。但靖老师学识丰富,语文课讲的妙趣横生、异彩纷呈。我们总是在无限钦佩靖老师的同时,深深陶醉于他魅力的课堂。

那时我们正值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年,桀骜不驯而又敏感多思。同时又正在“中考”——这个人生的第一个驿站前冲刺着,时时都让中考的那根弦紧绷着,学习生活迷茫而又紧张。好在我们遇上了他——我们的班主任靖老师,引领着我们,启迪着我们,激励着我们。

那时的我,是一个胆小而又自卑的女孩子。我一直很少同班里边的学生交流,我只在自己的世界里编织着自己的梦想,忧郁着自己的忧郁,彷徨着自己的彷徨。

从小学到初中一二年级,我一直是班内前三名的学生。可上了初三后,随着补习生的大量涌进,学习内容的不断加深,心理压力的加大,我的优势渐渐失去。虽然我学习很认真很努力,但我再也没有冲刺进班内的前十名,我再也不是老师心目中的拔尖生了,我感到深深的失落。

许多的老师都是围着班内的那几个拔尖生转,而唯独靖老师却不是那样的。他正值、善良,他的形象是那样的高大。

我喜欢靖老师,我喜欢学习语文。靖老师常常在课余给我们讲许多的名人故事和励志格言,鞭策着我们,激励着我们。“我们每个人享受的是同一份阳光!”“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它现时的明艳,却不知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水和牺牲的血雨。”他的语言像明净、清澈的泉水缓缓淌过我的心间,浸润我的心扉,让我萌动着那种积极上进的斗志。

我痴痴地爱着语文,虽然正值初三,学习那么的紧张,可是我却不管不顾的学着语文。我如饥似渴的阅读着,摘抄着,背诵着,感悟着,书写着。学习竟然是这样美妙的感觉。

靖老师也看出了我的自卑,他在课下找我单独谈话。他轻轻地告诉我:“你要继续努力,你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好学生。”就是他的这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说真的,那时我正是特别的迷茫。面对着激烈的中考竞争,我真的有点怀疑自己。听了老师的话,我非常的感动,也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原来我还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我常常鞭策自己,努力学习,超越自己。为了不辜负我最敬爱的老师对我深切的期望,我丝毫不敢懈怠。稍有一点松懈,稍有一点落后,我就会深深的自责。

每次当我想要松懈一下自己的时候,无意间悄悄地抬起头,我就会看到靖老师那一个特别的眼神,我就会一下子惊醒。

就这样,我认真地听老师讲课,我勤奋地学习着,我默默地努力着。我不能破坏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的形象。我要以最好的表现,最优异的成绩感谢老师对我的厚爱。

在靖老师的关心、鼓励、指导下,我的语文成绩突飞猛进。每次考试,我的语文成绩在班内都是名列前茅,作文得分总是比较高的。连我的同桌都嫉妒我了,我知道这是老师对我的偏爱,但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激动。更令我惊喜的是,我的其他各科的成绩也在不断地提高,我在班内的排名也在逐渐靠前。考的最好的一次,我竟然从初三第一次考试时的第十五名考到了第七名。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平时那么威严、很少表扬学生的靖老师,那一次竟然当着全班一百多个学生的面表扬了我。表扬我学习踏实,进步大。我羞得满脸通红。好几天我进班都不敢抬头。

那时,我坐中间第一排,正好在老师的眼皮底下。每次专心听课,在仰视老师时,一种敬意自心底油然而生。我甚至在一则日记中抒发我的真实的情感:“假如我是一名老师,我能把课讲的像靖老师那样精彩吗?”

也就是在那一年,我考上了师范。我激动、喜悦,热泪盈眶,但我更多的是感激。感谢我的语文老师,没有他的鼓励和教导,绝对没有今天的我。

如今的我,真的像我初三日记中所写的,我也成了一名教师。每天站在那个平常而又圣神的讲台前,面对着那些渴求滋润、纯真可爱的孩子们。每天行走在这纷繁浮躁的尘世中,有烦躁,有愁闷时时纷扰心间。这时,我会想起我们的靖老师,心里亦会平静许多。

老师,您是促我心灵宁静、淡然前行的动力。您让我深深领悟到:“只有触动心灵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

永远的感谢您,我敬爱的老师!!

  

九月,心中那份暖暖的爱(中牟县城东路小学 马卫东)

       心里一直想写我的恩师贺老师,可总觉得自己文笔拙劣,表达不出那份感受,许久也没有动笔。贺老师在我心中,就如人生道路上的启明星,也像是我心中敬仰的图腾,不容我去亵渎。又逢九月,面对这样的月份,我的心中又升起了一股暖暖的爱意。思索再三,还是将几个和贺老师相识一场的片断付诸于文字,聊表对贺老师的思念之情。

       唐朝大文学家韩愈《师说》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这句话告诉我们,老师在学生成长过程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每次想起他贺老师,头脑里就会立刻跃出他那熟悉的身影,宽宽的肩膀,黝黑的皮肤,有神的大眼睛,几十年都不变的板寸发型,给人的感觉是端正而不失潇洒,威严中又有几分慈祥。

       贺老师是我小学的数学老师,遇到他这样的好老师我感到很幸运,是他让我迷上了数学课,是他让我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是他让我从小立下自己的志愿。他的课堂严谨而不失活泼,再复杂难懂的题型,在他通俗易懂的讲解中总能轻松搞定。当时我们班的同学都特别喜欢上他的数学课,每堂课听得都是聚精会神。偶尔有走神的,他投来的慈祥目光也会让人马上精神抖擞。因此,我们的数学成绩一直在全乡名列前茅。

       那时候的学习条件非常艰苦。村里学校当时没有高年级,我们十几个学生上完四年级就要到邻村的董岗小学借读。为了不耽误上早晚自习,也为了安全。我们借读生需要住校。开学了,我们都背着父母准备的铺盖和一袋干馒头,就住进了那破旧的宿舍。说是宿舍,其实是三间废旧的教室,老年砖搭造的蓝瓦房,四面透风,墙皮直掉土,窗户是木制的,没有纱窗和玻璃。夏天,蚊虫可以自由出入。冬天,寒风和雪花总是不请自来。床是用废旧桌子拼成的,躺在上面没有一点舒服可言,更可怕的是房梁上还放着村里办白事抬棺材的架子。晚上虽然没有灯光,但是架子上哪些花花绿绿,张牙舞爪的图案仍清晰可见,睡觉时的恐惧感可想而知。

       贺老师看到这情况后,很是心疼我们,马上买来塑料布钉住了窗户,又找村干部协调把那吓人的棺材架子抬走。他看到我们每天下课只能啃凉馒头,就又想尽办法找来做饭师傅,立起炉火,顿顿给我们馏馒头。每天下了早自习,看到同学们飞奔蒸笼前,找到自己的馍袋子,捧着热腾腾的馒头狼吞虎咽时,贺老师就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短短的两年相处,我们和贺老师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临走的时候,贺老师专门开了一个小学毕业欢送会,那种恋恋不舍之情,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儿行干里母担忧,对于贺老师而言,我们就是他的孩子,无论走到那里,都有他那一份牵挂。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用于对贺老师的赞美,我觉得恰如其分。贺老师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对于学生,他既有严厉也有慈爱,对于教育事业,他用尽全部身心地去热爱,在农村偏远小学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我刚刚参加工作那年,贺老师因为年年是乡镇优秀教师,被提拔成为一名小学校长。很有幸,我第二年就调入了他的学校。看到自己的学生也成了他的同事,他很高兴,经常鼓励我趁着年轻好好干。现在想想,很感谢贺老师那几年对我教学改革的大力支持。年轻的我总是花样百出,要么是带领班里学生去田野写作文,要么是带领学生去荷塘边画画,要么是课堂上搞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课堂上的动静总是最特别大。其他老教师看不惯了,就到贺老师那反应,说我整天领着学生到野地里跑,万一出现安全问题可怎么办?课堂上学生太活跃,欢笑声,吵闹声影响他们上课了。贺老师听到这些质疑声,笑笑说:“年轻人想法多,让他放开手干吧,我支持他,出了问题我担着!”当同事把这句话说给我听时,我真是感动的差点落泪。下定决心,绝不辜负老师的期望,一定要干出点成绩出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下来,我班学生的作文水平大幅度提高,在乡镇考试评比中,次次名列前茅。

       有一次,镇里举行公开课比赛,贺老师推荐我去参加。那次公开课要求一连上三节课,一节新授课,一节复习课,一节练习课。为了不让听课学生和老师们感到一连三节有种乏味和疲倦感。我做了精心设计,力争每一节课都与众不同。那天,全乡所有小学校长和教办领导也到场了。当看到教室里,听课老师比学生还多时,多少有点紧张,贺老师像是如无其事一样来到我的身边说:“别紧张,放开手脚,把你的思路展现出就行。”看到他鼓励的眼神,我顿时信心百倍。一连三节课,我感觉有点超常发挥,一节比一节精彩,当三节课结束以后,全场爆以热烈的掌声,所有校长都来到我的身边表示对我的祝贺和敬佩。中午,吃饭时,所有校长又都敬贺老师酒,称赞他培养了一个好徒弟。听到这样夸奖,我很激动,贺老师也很激动。那天中午,他意外喝多了。以他当时的酒量,很少有喝多的情况,或许是太高兴的缘故吧?

       接下来几年,我教的班级成绩年年第一,乡教办又任命我去另一所学校担任校长一职。面对要离开贺老师学校了,我很是不舍。贺老师又鼓励我说:“到那个学校好好干,有不懂的问题或难办的事情随时找我。”贺老师说到也做到了。我第一年面对千头万绪的校长工作,总是手忙脚乱,每次遇到困难,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打电话问贺老师怎么办?他也总是不遗余力的给我想办法,出主意。还靠他的关系,经常联系我们学校村干部,请他们多支持我的工作。

       还好,没有给老师丢脸,我管理的学校每年都被评为先进单位,当我和贺老师同时上台领奖时,我是多么自豪,感谢上天让我遇到这样一位恩师。

       贺老师不仅在工作上无私的帮住我,在生活上也给予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从我结婚到生子,再到父母生病住院,每次我遇到困难,他总是第一个慷慨解囊。难忘结婚前,他亲自帮我布置新房,为我省去许多人工费用;难忘父母住院时,他专门到医院探望……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老天对他的命运是何其不公。2011年秋天,贺老师在开会的路上被汽车撞上,住进了医院,望着头上缠满纱布躺着病床上的贺老师,我再也忍受不住,拉着他的手哭了。历经几次手术,历经几次鬼门关,贺老师的命是保住了,可是大脑的严重创伤让他丧失了语言表达功能,甚至丧失了部分记忆。家人都记不清的他,却只记住了学校。

       出院第二天,就非要去学校看看,整整一年,他讲不了话,分不清人,可他却知道那一把钥匙开学校哪一个门。不顾家人阻拦,每天第一个到校打开大门,打扫卫生,放学了,又是最后一个离开校园再锁上校门,才放心离开校园。我每次去看他,劝他在家养病,先别去学校了。可他虽然说不出话,但是笑容告诉我,他坚持到学校,是在坚守对教育的一份责任……

       这几年,我调入县城任教,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恩师了。现在,贺老师因为身体原因离开了教学战线,回家养病了 。今年又到了九月,一样的白云一样的天,我又想起了和贺老师一起工作的那段美好日子。在我的心底里,又升起一股暖暖的爱。贺老师,在老家的您,身体还好吗?我想念你了……

       写文至此,我满是愧疚,泪流满面。天地君亲师。对于师恩,我没有回报于万一,细想起来,我真是看望恩师次数太少了。望老师能原谅我这不孝弟子!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