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黑色的承诺(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发布时间:2021/8/23  阅读次数:144  字体大小: 【】 【】【
  

黑色的承诺(汝南县韩庄初级中学 肖永成)

古老的韩溪镇,像一片绿洲镶嵌在流水潺潺的韩溪河南岸。在这片绿洲上,有一丛明艳的小花,那就是韩溪小学。多少年来,从这片花丛中,有多少翩翩起舞的彩蝶和嘤嘤歌唱的蜜蜂,飞向了远方,在不同的时空,展现出一道道亮丽的身影,为这片土地赋予了风采迷人的神韵。

2021年盛夏,一股热流灼烫着古镇的大街小巷,县管校聘的教育改革展开了。这项措施的目的是为了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实现县城和乡镇优秀教师、优秀校长向乡村学校、薄弱学校的流动,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让现代化教育的阳光,照到中国城乡的每一个角落。

韩溪小学的校园沸腾了。校长焦亚平没几天功夫就没这股热流烫得焦头烂额。不同势力一场场较量下来,一项重大举措,逐渐演变成折腾人、整人的节奏。

韩溪小学有11名教师,全是女性。由于近几年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越来越多,大量的生源流向城区学校,农村中小学在校人数锐减,韩溪小学从原来500多人,减少到100多人,相应地造成了“僧多粥少”的问题。按师生比例,韩溪小学只能保留8位教师,要调走3人。恰好,通过这次县管校聘的运作,能暂时解决这一现状。至于农村学校生存的严重危机,教育均衡发展的方针会不会落空,那就不在考虑之列了。

网络给现代生活提供了方便,焦校长把县里的方案发到微信群里,让大家认真学习。恰逢疫情期间,减少集会次数,这不失为一项明智之举。

按照县文件精神,身患重大疾病的教师,可以向学校申请,申报直接聘用。学校女教师路平,这几年身患重病,多次做大手术,符合申报条件。但学校考虑到如果路老师被直聘,相应给别人又减少了一个竞聘的指标,是不公平的,驳回了路老师的申报请求。路老师心有不甘,向上级领导请示。上级领导指示韩溪小学必须履行申报重大疾病的程序。于是,焦校长临时成立了一个5人小组,精心策划了一场民意测评,事先声明,如果路老师得到100%的赞成就申报,否则,不予申报。民意测评结果,路老师得到了6人赞成,路老师心知肚明,在利益冲突的时候,人们很难坚持道德标准,无奈之下,她只好放弃了。

竞聘要有方案。根据文件精神,各校要制订出符合本校实际的方案,民意测评通过后,方可实施。于是,围绕学校聘用方案的博弈拉开了序幕。

韩溪小学教导主任胡闪闪,是个强势霸道的人,平时连校长焦亚平也惧怕她三分。这一是她在家庭环境和成长过程中养成的个性,二是得益于自己的二叔胡春光在该镇教育上的权势,养成了称霸一方的心理优势。她的人生信条是:损人利己的事必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不必做。这一点,在她参与的该校县管校聘的工作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按照县文件精神,认定的校长和教导主任已经在聘用的指标范围内,不存在任何的聘任压力。但胡主任还有使命在身,她要实现对自己保护对象的承诺,因而,即使是不择手段,伤天害理,她也在所不辞。

原来,按照循环教学的要求,胡闪闪上期应执教三年级的课程。但这届三年级学生,在上学年度全镇素质抽测中成绩较差,升入三年级后,要提升整体成绩难度较大。胡闪闪需要较好的教学成绩,以便在晋升职称中保证量化积分的优势。恰好此届二年级上学年度在全镇素质抽测中成绩优异,胡闪闪就私下与邱如烟老师调换了年级。由于三年级有提升教学成绩困难的风险,如果实行了县管校聘,邱老师会在教学成绩积分上吃大亏。为让给自己调年级的邱老师吃下“定心丸”,胡大主任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不遗余力地保证邱老师不落聘,万一真的落聘了,她愿替邱老师调配到外地。

果然,邱老师的镇抽考成绩不佳,县管校聘迫在眉睫,这就像一把火,如同烧到了胡闪闪的身上。胡闪闪不由庆幸自己教导主任的身份,她暗暗打定主意,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邱如烟老师。

无论什么方案,首先是对准人的。胡闪闪在心里盘算几套方案,逐人核算每人的量化成绩,为力求精准,她逐人定位,最后锁定首先排除的目标,那就是从教三十年,身患重大疾病的路平老师。因为,按照正常的方案积分,路平老师就基本定位在第8名,而邱老师基本定位在第9名,排除掉路老师,才能保住她的保护对象。而要排除掉路老师的最佳途径,必须在学校聘用方案上下功夫。

欺负人是要有优势的。之所以胡闪闪要把路老师作为首先排除的目标,是出于对路老师社会关系的了如指掌。路老师没权没势没靠山,拿捏起来是小菜一碟,可谓是有绝对把握。胡大主任心里呈现出一系列得意的动作,为了给自己打气,她默默地念起了自创的整人口诀:

“叫你忽闪地找不到门儿,叫你掂怼地定不了神儿,叫你害怕地吓掉了魂儿,叫你摆治的不像个人儿……哧哧哧,哧哧哧,叫你摆治的不像个人儿——”

胡闪闪默默地念了几遍,不知不觉地带上了调子。她端起杯子,拿着筷子,学着二人转演员的样子在屋里唱了起来,不料脚下一滑,杯子掉在地上,碎玻璃散了一地。她心里一惊,眼前闪出了一张张嘲笑的面孔,她定了定神,咬牙骂了几句那该死的茶杯,随之又小心翼翼地打扫起地上的碎玻璃。

凌晨三点,一阵手机铃声,把胡闪闪惊醒,她知道这是仅一次提醒的闹钟。起个早,无人打扰,她要再次逐条逐字琢磨学校的方案,把对自己和保护对象有利的地方统统保留,把对路老师有利的地方坚决取消。在胡闪闪的潜意识里,她有把握决定方案的内容,她的意见校长路亚平必须接受,校长的意见必须围绕着她的利益。胡大主任一边用目光扫描着方案,一边得意洋洋地用食指和中指交叉配合,轻轻弹着一页页纸张,把动作和声音形成一种有规律的节奏,似乎在宣示:“我就是方案,我就是方案,我就是方案……”

过了一会儿,胡闪闪心里飘来一丝不安的感觉。她努力地想了想,搜寻自己那一个地方做得还不够。她觉得脑子里被什么东西塞得满满地,一下子理不出头绪了,发呆了片刻,她找来几张白纸,又在上面逐人计算量化分数,然后核准排位,确定自己对路老师定位准确后,才安心地站起来,伸了一下懒腰,悠然地钻进了卫生间。

免不了焦大校长和胡大主任一番密谋策划后,第一套方案出台了。可以说,在不是公平公正状态下出台的所有套路,最后终将都是闹剧。随之,第一轮闹剧开始上演了。

韩溪小学除校长、主任外,9位教师支起耳朵听着,睁大眼睛看着,一番权衡利弊之后,民意投票以只有4人赞成而宣告失败。究其原因,是第一套方案中两个焦点问题。

其一,抽考成绩量化教学成绩方法问题。本来,每年镇里都要举行一次各年级素质抽测,每年每学科的抽测成绩就作为课任教师的教学成绩量化的依据,考试成绩的评比方法,就是取参加抽考人数95%(去掉5%的差生成绩)的总分人均值进行排序,这一习惯已沿袭多年。韩溪小学三年级当年素质抽测成绩排在第七名,这显然对课任教师教学成绩积分不利。邱如烟老师找到了胡闪闪,胡大主任深知自己对邱老师的承诺,答应会否定镇里的评比方法,把自己设定的评比方法写进学校的方案。

按照胡闪闪在方案中增设的评比方法,邱老师在镇里抽测的学科,可以再次在学校以90%(去掉10%的差生成绩)的参考比例求人均分,再拿90%的人均分给镇里统计结果比较,这样一来,邱老师的学科抽测成绩,从全镇第7名,一下上升到全镇第三名。遗憾的是,这个荒唐的设计,没有逃过大家的眼睛,一个回合下来,胡大主任就狼狈地收场了。

其二,给领导班子成员加分问题。韩溪小学以前的有关方案中,曾经有给领导班子成员加量化积分和教师教龄计分的项目。这次县管校聘的方案,保留了给班子成员加分项,取消了教师教龄计分项。当有人公开提出疑议时,焦亚平校长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地陈述道:

“给班子成员加分,是全镇小学校长举手表决通过的,是天经地义的,是无可厚非的!”

焦校长义正辞严,语气十分强硬地接着说:

“给教师教龄加分,违反了上级文件精神,是无理由的,是无根据的,是无理取闹的!”

在场的老师一听,人家领导搞特权是统一口径的,咱平头教师一个,岂能是人家的对手?大家都沉默了。

焦校长说完,目光透过近视眼镜片,向下左右扫视了一下,见没有一个人吱声,长出了一口气宣布:“散会!”

夜幕降临,古镇安静了下来。雨后的空气湿漉漉的,暑热还未消退,屋里依然感到闷热。焦校长心情十分烦躁,原计划一举成功的事情,却让胡闪闪给弄砸了。她本想对胡闪闪埋怨几句,随后再给她施加点压力,让她想出一个补救措施。可转念一想,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还是对胡大主任客气一点吧,事情往下怎么摆布,还全靠她呢。想到这,焦校长掏出手机,准备给胡闪闪打个电话,恰在此时,手机铃声响了,来电话的正是胡闪闪。

“亲爱的焦校长,我代表我个人向您深深的致歉,由于我的疏忽,给您带来了麻烦,我决心以实际行动进行弥补,现将……”没等胡闪闪说完,焦校长打断了她的话:

“别耍贫嘴了,你说下一步怎么办?你不是弄啥都一套一套的吗?这一回把你的点子都用上吧。”

胡闪闪听出来焦校长的语气里,明显带有一层怨气,但也表明了对她的信任,她立马对焦校长说:

“我已经想好了第二套方案,只要你同意,我一个一个打电话安排好,争取下次马到功成!”接着,胡大主任如此这般地给焦校长密谋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挂了电话。

一直到深夜,胡大主任打电话、发语音交替进行,利用自己设计的方案中含有的玄机,把多人拉成一个阵营,给每个人分析存在的优势,并让人家口头表态。

当然,胡闪闪不会给路平老师打电话的。

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听任胡大主任摆布的。性格耿直,不愿与人同流合污的薛嫄嫄老师,平时对胡闪闪的言行就很反感,在当下节骨眼上,采用不义之举,伤害身患重病的路平老师,显然是不道德的。她没有向胡闪闪明确表态,胡大主任当即威胁说,如果不赞成她的方案,就取消她申报优秀班主任的资格。

对不善良之辈的丑行,当年取得直聘资格的丁真老师也有所不齿,她出于对路平老师的同情,敢于提出个人的不同意见。虽然在强大的胡主任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但也给势单力薄的路平老师精神上带来了莫大的慰藉。

第二套方案出台了,随之上演了第二轮闹剧。不过,这场闹剧收场很快,除校长、主任外,赞成的只有1人。可以说,这是一场对良心良知的一场直接拷问。

第二套方案的核心是采用三年的全镇抽考测评的成绩。而赵平老师在之前的两年里,因重病多次做手术住院,缺了一年的抽考成绩,无论怎样计算,结果也是直接淘汰。大家都知道胡大主任的用心所在,但她能左右校长,却左右不了大多数人的道德底线。于是,大家纷纷选择了弃权。

其实,无论开展什么工作,如果进入人整人的节奏,那都是对道德的肆意践踏,对人性的无情摧残。

在韩溪小学这场教师聘用的风波中,这种令人窒息的节奏还没有结束。

在个别有正义感的老师向上级领导的反映下,焦亚平校长被迫制订了与全镇其他小学基本一致的聘用方案,这个方案是用最近一年的抽考成绩来量化教师的教学成绩。这个方案得到了大多数老师的认可,11人中有8人在方案上签了名字。胡闪闪和另外两位老师没有签,她认为这个方案对她要保护的对象不利,就暗中和焦校长谋划,要设计出9人签名的方案,从而把8人签名的方案推翻。

韩溪小学教导主任胡闪闪再一次发挥了一种超能量,她要另辟蹊径,给焦亚平校长再献出了一个锦囊妙计。

夜幕降临,蝉儿不知疲倦地在树枝上鸣叫。胡大主任拿着几张全体教师的有关量化数据还在“排兵布阵”,直到深夜,她终于又炮制出了一个高明的第三套“折中方案”,即用两年的抽考成绩来量化教师的教学积分。之所以说“高明”,就是用这个方案,照样能在聘用时,顺理成章地排除掉路平老师。

天刚亮,胡闪闪就把她的“杰作”向焦亚平报告,焦校长一听,大加赞赏,并提醒胡大主任要计划好,不仅要从细节上把相关工作做扎实,还要有相应的应对预案。

胡闪闪当然明白焦校长的意思,她要赶在学校开会之前,结好一个“利益同盟”。于是,她又一个一个打电话,有针对性地明确每个人应持的立场和态度。对于立场不太明朗的教师,胡大主任不惜动用二叔胡春光的力量来施压。一番运作之后,胡大主任觉得胜券在握,不由又哼起了她的“整人口诀”来。

唯一蒙在鼓里的是路平老师。

胡大主任联合焦亚平校长共同导演的一出闹剧又上演了。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韩溪小学的几名教师东一个西一个坐在会议室里。路平老师脱下雨衣,由于视力不好,加上刚才一阵急雨的侵袭,她模模糊糊地找到会议室的门,跌跌撞撞地走进屋里,接着,又陆陆续续地来了几个人。大家默不作声,似乎互不相识。

焦亚平校长和胡大主任兴冲冲地走进会议室。焦校长站在主席台上,振振有词地说:

“今天,我们无计名投票表决新出台的聘用方案,我认为采用无计名投票,主要是突出了人性化,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也要做到公平公正,我再次向大家保证,我是公平公正的。”

屋里静得出奇,稀稀拉拉几个人的空间,让人感到了十分压抑。

胡闪闪两眼扫视着每个人手里的笔,心里预想着自己想要的结果。很快,11人的投票收上来了,公开一唱票,只有6人赞成。她心里暗暗骂着,给焦亚平使个眼色,连忙抓走11张无计名票,钻进了校长办公室。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焦亚平校长出来,把一份打印好的新方案摆在大家面前,声色俱厉地说:

“大家在上面签字,谁不签就不能走!”说完,装着接电话走出会议室。

胡闪闪签上自己的名字,接着,她大声催促让大家签字。一轮过后,又有5人签了名。胡闪闪指着未签名的人质问,又传了一轮,有两名教师一气之下签了名字。胡闪闪又传了第三轮,看薛嫄嫄未签,胡大主任就和她大吵起来,薛嫄嫄看不惯胡闪闪仗势欺人的行径,就是不在焦胡二人阴谋设计的方案上签字。

焦亚平慢悠悠地返回会议室,她伸头一看,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她拿起笔,快速地在新方案上签上名字。胡闪闪忙拿起方案一数,正好9个签名,她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没等焦校长发话,就拿起签名方案,向她二叔胡春光汇报去了。

结果,9人签名的方案推翻了8人签名的方案。其后,虽经路平老师再三向中心校领导申诉,但也无济于事,最终还是逃脱不了落聘的命运。

随后,焦亚平校长又上演了一出虚伪的家访,她的语言和作派不用说也是事先设计好的,让人直观地审视到人性的虚伪和阴险。

在韩溪小学这场教师聘用的过程中,教科书式的验证了丘吉尔的那句断言: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路平老师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她再也没有力气去抗争。悲愤之中,她给焦校长写了一段话:

“尊敬的焦校长:韩溪小学今年的县管校聘工作,自始至终是围绕着一个‘黑色的承诺’进行的。从结果看,某些环节已失去了道德和良知,一些人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你心知肚明。我无权无势,又重病在身,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从今往后,你如果想起这个事情,会不会觉得惭愧?会不会灵魂受到良知的拷问?我将离开执教几十年的校园,转徙他乡度过所剩不多的执教岁月,此心安处是吾乡,望你和你的胜利者们好之为之吧!”

路老师的遭遇启示我们:很多人的失败,归结于自己不够强大。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整个世界就会对你和颜悦色。你不强大,总有一天会被欺凌,任人蹂躏。“黑色的承诺”之所以实现,就是强大欺负弱小的有力证明。

最后,笔者这是安慰一下路老师:

原谅人类的自私吧,只要不把人整死,就算是好人了。

2021.8.22日深夜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