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文集 > 外省市会员 > 党文锦 > 详细内容
离别 回忆
发布时间:2021/6/7  阅读次数:133  字体大小: 【】 【】【
  

离别·回忆

微风习习,阳光不燥。九点半的天空,很是干净,美丽,一团一团的白云丝丝缭绕。青草散发出的清香,混合着花朵的芬芳,居然还有一点点的甜。

在此刻,在这里,我和爸爸在等待回河南周口的车。我想让他坐高铁回去,但他非说坐汽车更舒适一些。我尊重他的想法,正如他总是支持我的想法一样。他的脸上笑意盈盈,不停地在跟讲我家两个儿子和他相处这几天所发生的趣事。在他看来,大儿子是乖巧的,是可爱的;小儿子是调皮的,是机灵的。当然,也有让他不太满意的地方,就是觉得我陪伴孩子们的时间太少了。我不忍心反驳他的语言,来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慨叹时光渐逝,岁月太匆匆。有句话说:“父母什么时候会变老呢?从他们在你的面前小心翼翼开始。”

比如说上周日的上午,大儿子要去双语实验学校打乒乓球,学校离家的距离,只需要经过两个红绿灯路口,并不算太远。早上送去的时候,我带着他们祖孙两个人一起去的,爸爸当时就说,等到十一点钟的时候由他来接孩子。十点四十五分的时候,爸爸就说要去接外孙,我告诉他还早着呢,况且外面还下着雨呢。他说:“没事,大不了就在外面等着吧,早去总比迟去强。”大约十分钟过后,我接到他的电话,他急匆匆地对我说:“你快些去接恩迪,我走错地方了,我现在在实验初中这里。现在正准备原路返回,你快些去,他看不到家长该哭了。”我一边劝他不要着急,一边又放下手中的事情,赶紧出门去找他们。在路上碰到老爸,他让我快点去,我让他先回家吧。等我和儿子回到了家,以为早就到家的他,结果却不见人影,我想会不会去超市买东西了吧,过了好几分钟他还没有到家,我的心怦怦地直跳。正准备出门找他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还没等我问,他就急忙地跟我解释说,自己记成向西的那条路了,刚刚又走了一遍,发现正确的那条路是向北。我安慰他说迷路多正常啊,因为他很难得来到这里,再说外面还下着雨呢。到了第二天雨停了,他再次接送儿子的时候就高兴地对我说,这次他没走错路。其实对于为什么走错,他已经跟我解释不下于三遍啦,我的“没有事”也说了不止三遍了。

虽然时间很快,岁月漫长,但我总能记起父爱的点点滴滴。小时候的我笨笨拙拙的,不像别人家的女儿那样能干,那样有本事。这在农村似乎是大忌,妈妈总说,以后嫁人也会被别人给打死,连邻居都对我直摇头。而他告诉三个让我受益终生的故事:只要有毅力,细绳能把木锯断;只要有恒心,弱水能把石滴穿;只要有信心,笨鸟能第一个起飞。我虽不才,但一直砥砺前行,从未放弃过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对梦想的追求,无论再大的困难,也从未自卑过,从未低头认输过。还得到那时跟他一起去赶集,路过水果摊,他让老板挑了一个最大最红的桃子出来,并请老板削了皮,爸爸拿给我吃,然后自己再挑选桃子。当时路过的小姑娘都对我投向羡慕的眼光,包括老板家的女儿。连老板娘都说:“你对自家女儿真疼,我们家这个只让她搬东西,大桃子都舍不得给她吃。”爸爸说:“女儿哪有不疼的道理,这不是我们的小棉袄吗?”

现在,您的小棉袄遇到麻烦了,您二话不说就从河南坐车来江苏,帮我带了几天孩子。还有谁像您这样义无反顾呢?父母的爱是说不完,道不尽的;父母的恩情是还不清,了不断的。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本栏最新发布
本栏热门信息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