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生活随笔 > 详细内容
叫卖声声扰清梦(中牟县韩寺镇第二小学 花传盛)
发布时间:2021/5/27  阅读次数:176  字体大小: 【】 【】【
  

叫卖声声扰清梦(中牟县韩寺镇第二小学 花传盛)

下过一场雨,换浇水水龙的没了踪影,修平房漏雨的、装窗户雨搭的都重出江湖了:他们来来回回地在前街后街吆喝,和着树梢的蝉鸣,让人头蒙。

老相声《卖布头儿》中说:“小买卖讲究吆喝。”那是搁在过去;现在,这吆喝上可没什么讲究喽,都是电子录音大嗓门儿。

在乡间,午饭前后叫卖声最密集:当家的都从田里回来了,商机好。饭前是卖吃的:卖青菜,卖豆腐,卖小磨油,卖凉皮儿豆腐脑儿;饭后是卖用的:安装防盗窗的,安装壁镜风景画的……电子录音无间歇地播放,吵得不行。

最恼人的是那位卖豆腐脑的外地客,他第一次上街叫卖时我正午休,睡意朦胧中忽然响起吆喝声。明明是三个音节的短语,就是听不清具体是什么;再听,再猜,还是不得要领。感觉头“嗡”地就大了!

“婉约派”是卖油炸小吃的,啰嗦起来没个完:“北京风味油炸毛蛋五香驴肉香肠火腿儿鸡头鸡翅……”;“豪放派”是卖大铁门的,就一句:“卖大铁门的,来啦~!”听到它我就想起《倚天屠龙记》中的这个情节:王盘山上过三拳和谢逊放对。过三拳两拳击出,谢逊随手化解。他觉得谢逊的劲力颇为软弱,就使出号称“横扫千军,直摧万马”的绝招,大叫一声:“第三拳来了!”被叫卖声惹恼的时候,就想冲出去给他一拳。

我小时候,叫卖的可没有这么吵。卖香油的不疾不徐地敲击着木梆,有的是车把上挂着一块儿犁铧,“叮叮”地敲。货郎总是摇着拨浪鼓;是上面小锣下面小鼓的那种,摇起来锣鼓齐鸣,煞是好听。也有只有鼓的,这种拨浪鼓形体较大,像海碗口,摇起来声音浑厚沉郁。据我父亲说,这货郎进村和出村摇动的节奏不同。进得村来摇的缓慢,是“等等姑,等等姑”;出村时轻快,是“不等姑,不等姑”。那时我留心听过,似乎的确是这样。货郎身边围观的是小孩子,来换东西都是大姑娘、小媳妇和老婆婆。货郎们一概尊其为“姑”,很温暖人。老婆婆小媳妇们甚至可以想:“这是俺娘家人来了!”

有一位货郎不同,他不击鼓。他那时约莫五十来岁,左手缺了拇指和食指。他总是鼻音很重地唱着悠扬婉转的调子:“一把头发一把针,两把头发使(用)一春。”他边唱边捏着针往桐木板上打飞镖似的甩。《书剑恩仇录》第一回中,有武当大侠陆菲青发射芙蓉金针钉死青蝇的情节,后来读到这里时,我不期然想起了他。

我怀疑这些游走江湖的小贩,就是古代的那些侠客;在某些方面,他们颇为相似——只是,真正的大侠只安民不扰民吧?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