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园丁颂歌 > 详细内容
回忆我的老师(六则)(郑东新区畅和街小学 姚增戗)
发布时间:2021/5/23  阅读次数:152  字体大小: 【】 【】【
  

回忆我的老师(六则)(郑东新区畅和街小学 姚增戗)

初中老师(一)李宪中

回忆起李老师,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鼎鼎大名如雷贯耳,我们这一片的学生受其影响颇深。他的一表人才,彬彬有礼,君子风范。一身中山装的打扮,至今难忘,那就是当老师的范儿。

我上初三时,他是我的班主任,有缘呀。我留了一级,复习了一年,他还是我的班主任,巧吧,那就是毕业班的高手,送走一届届学生,不经意间鬓发变白,头顶偏分慢慢变成了稀疏的大背头。

上课时的阴阳顿挫,严厉的纪律约束,排座位时的阴柔,都让我记忆犹新。最最记得的是讲述《岳阳楼记》,他能通背全文,讲述起来信手拈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教导,让我做了一个选择,就是当老师,负起责任的教学。这篇文章去年我还背给女儿听,女儿很奇怪,咋回事呀?这么长的古文现在还能背颂,我就告诉了她,就是受李老师的影响,我一直记得这篇名篇。

也是李老师,容了我的要求,独自一人坐一张桌子,消除干扰,卖力学习,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忘我的学习,超过了好多的同学,中招考试第一名考入郑师。感谢李老师!

参加工作后,曾和李老师一起教书,那关系好得很,后来合点并校,我的学历太低,分到了小学,李老师去了乡中,等我调到祭城小学时,他已经成了中学的副校长,2005年暑假,接任了校长,从此,学校大变样,成绩在金水区遥遥领先,乡中变成了金水三中,再后来改为九十三中。

一路走来,李老师教育的每一届学生都是榜上有名,他欣慰的是没有白当老师,没有辜负学生,老师就是梯子,让学生沿着梯子向上攀登,师兄师弟们有当老板的,有当大官的,有博士研究生的,我为李老师自豪。

今年李校长退休了,他可以放下担子歇一歇了,祝李老师身体健康,长寿,享受后半生。

  

初中老师(二)张本庆

张老师是一位知识型教师,也是恢复高招后,正规师范毕业分配的,老早时,他是我二哥的班主任,在家里二哥不少说他的好,善于利用班干部,培养师生感情,后来他教了我们的物理和化学两门课,佩服这样的老师,只有师范文凭,却教的孩子们服服帖帖,知识做人做实验都在黑板上书写。他那时的一个教案本,会用好几届学生,没有变过教材,也没有变过教案。张老师还带着我参加过全国物理竞赛呢。

张老师家住燕庄村,那时候我们还是郊区,都是祭城公社的,哪里来哪里去,张老师就来了我们学校,小学初中在一起,他就教了初中,中师毕业。直到后来评聘职称,张老师一直是中师文凭,没有资格在中学教书,2004年又来到小学里,教孩子们科学。

张老师是个能人,业余时间搞得红红火火,起初,燕庄村西边有一个贸易货栈,每年都有好多次烟酒会,配件博览会等等,他就弄些床板出租,当展板,捞了不少外地客商的金,后来取消了占道展销会。他有跟人家学做沙发,晚上忙到赶工期定制的单子,在我记忆里,我上班好几年,去他家时,家里还在做,还雇了不少打工的。就在9596年普九时,他接了不少农村小学的体育垫子的生意。再后来生意不好做了,家里边靠着积蓄盖起了三层楼出租,再再后来又接到了六层,继续出租,直到燕庄村前几年拆迁。

这不,成了老教师的张老师即将退休了,刻张了一辈子,终于住上了安置房,还有一些出租屋收入,张老师灵活的大脑让学生们赞叹不已。知识改变命运,智慧铸就人生。

  

初中老师(三)张福喜

提起张老师,在我们村那是妇孺皆知。原因很简单,他在我们学校教学是时间最长的公办老师,而且还是音乐老师,在我们这里是珍稀品种。

张老师老家是荥阳的,很少见他回老家,老家比我们这里还穷!山沟里的。

张老师自打师范毕业分到我们学校,就从没离开过,打我记事起,张老师就和村里的父老乡亲非常熟识,那时候还吃派饭,换着家吃饭,学校里没有食堂,到哪家,张老师就和那家大人小孩唱戏,他会唱戏、唱歌,还会毛主席语录,混搭得很。

张老师在课堂上载歌载舞,学生们喜欢上音乐课,记得我考师范学校面试音乐时,那些都是跟着张老师学习的知识。感谢张老师对我的教育,让我也长了几个音乐细胞。喜欢音乐,喜欢音乐老师,喜欢快乐的样子。

张老师在学校里带了一支宣传队,好似现在的我们说的社团,每天放学坚持着,很多同学放学后不回家,就在张老师的门前,拉开场子,组团训练,周围还有可多学生观众,看得过瘾,演的起劲。

晚上,那时候大队里有豫剧唱戏团,张老师老被邀请到团里当教练,一来二往,张老师的女儿就和王府李村的白师傅的儿子对上了媒情,后来结了婚,就成了亲戚,好像是2006年,张老师的外孙女在我校毕的业,见到了张老师的大女儿,当时问到张老师,她说身体好着呢,八十多岁了。

后来郊区区划,工作调动,张老师离开了金庄学校,就再没有回来过,我也没有再见到过他,听说是58中退的休。张老师颐养天年,身体健康着呢。

  

初中老师(四)邢玉海

邢老师现在是九十四中的后勤副校长,工作认真,深得领导和老师们的信任,全心全意为师生服务,还是个热心肠。

记得我上初中时,英语学的不太好,也没有人给我说如何学习英语,自打我上了初三,正好赶上初中合点并校,金庄中学把贾岗、邢屯两个初中兼并,也就是这里的教学质量高,老师好,学生好,自打我考上师范学校,一届届毕业生考上小中专的多得很,是出了名的名校。好多学生都来这里求学,那气势、那学习气氛和外国语有一比。

自打邢老师当了我的英语老师,我的感觉变了,觉得英语好学多了。他告诉我们英语其实可好学,多背单词,重复的背,也就是今天背今天的,一定要背会,明天接着背昨天的,还有当天的,后天还是先背前天的,再被昨天的,最后背当天的,这样下来,到学期结束,你的功劳就是考九十分以上,信不信?自己试一试,坚持住,可以打个赌。至于语法我会课堂上讲给大家顺口溜,当堂解决问题。

邢老师爱干净,一个男老师,干净得很,头发总是黑溜溜的,衣服总是得体,皮鞋保持锃亮,特别是固有的音色,听起来醇厚磁性带有鼻音。和我心中的电视主持人相仿,咋会不认真听课呢?后来时间一长,我们成了好朋友才知道,邢老师头发是白色的,每次都要染发,由于咽炎,做过手术,但坚持着给学生最好的一面。

邢老师家教非常好,他的女儿我也教过,那是在老祭城小学时,她聪明好学,不爱说话,现如今已经是大学毕业,硕士学位,参加了工作,邢老师骄傲!一谈起女儿,邢老师总是谦虚,说是女儿自己努力,家长没有做什么,是呀,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身教就成了。

邢老师后来又一次合点并校,祭城乡就剩一所中学,资源优化了,我也去了小学,邢老师当上了总务,还教着课,成绩还是满满的,学生还是尊敬他,说他很严厉,很有一套。一直到2005年,邢老师做了会计和后勤主任,再后来是副校长,一个民办教师成长的历程,见证了改革开放以后教育的发展。邢老师好样的,向您学习。

  

侯老师,我还记得您

侯老师,我小学二年级的老师,教我们数学和语文,他叫侯秀妞,一个很农村的名字。

当时侯老师留着典型的剪发头,一副老师的模样。他当时还没有结婚,还是民办老师,说话不紧不慢,挺喜欢我们。

当时我们是红小兵,不是少先队员的称呼,我是学习好,早早的都当上了,不是红领巾,是红袖箍。可是班上的好多同学没有带红袖箍,侯老师老是用红小兵来诱惑大家,好好学习,遵守纪律。还让我们背诵《小学生守则》,一共十条,可我们什么也不懂,还在上边有拼音,我们可以品读、直呼。

查字典是侯老师教我们的,拼音查字法,偏旁查字法,难字查字法。当时没有钱,哪来的字典呀,一上课,大家傻眼了,没有呀,只有老师的一本字典。也是,那时候也没有校信通呀,家长也不知道,同学们小,老师说过的话早已忘到九霄云外了。受了老师的批评,大家蔫儿里吧唧的,谁也没说话,可是心里知道,没钱买呀,都是一个村的,穷的都是叮当响,就连老师每个月也没有一分钱,就是每天十工分,夏季、秋季分点粮食什么的。

后来侯老师给大家出主意,借。借比我们大的学生的,还有初中的,那时候初中小学在一起,叫代中。好家伙,上课前,满校园跑,见着认识的,就说借字典,好在二年级只有一个班,也只有我们第一次上这样的课。再后来,教室前边贴了好多有关查字典的挂图,因为大家实在是没有钱买,借也借不来几本。

三年之后,我上初一,是侯老师教我们数学课。那个崇拜呀,不知道老师小学初中都能教。而且说的是普通话,在我们农村那叫撇,把河里的水撇干了。很少老师讲普通话,侯老师教我们二年级时还是河南郑州祭城金庄土话,三年后国家就实行普通话教学了,赶不上形式那哪成呀。侯老师讲的数学课真好,知识点清清楚楚,思路清晰,解题那是一流的,没有题会难为住她。这也是我选择数学专业的原因,数学的人考虑问题周全,思路清晰123

初三时,中学和小学分开管理了,侯老师又去了小学。上师范时,听说侯老师转正了,成了公办教师,也结婚了,调到了是去学校当老师。再后来就退休了,老家人不多,一直很少走娘家,我们见面的机会也少了,现在得到的消息是侯老师身体健康,儿孙都是一个。正逢教师节来临,在这里我向侯秀妞老师问一声好:侯老师节日快乐,有时间我一定去看您,一定去,唠一唠我们师生三十五年的情份,我知道您的家住在哪里,您就放心的安度晚年吧,祝您幸福健康长寿。

  

金校长,我们有缘

如今是我的领导,金校长,也是我上小学三年级的班主任、语文、数学老师,还是我上班后的同事,我们还一起上过数学大专班,真的是缘分也。

记得上三年级时,我个子低,坐在第一排,金老师讲课我听得认真,学习好。那时金老师还没有结婚,冬天来了,带领我们一起往窗户上钉塑料薄膜,垒煤火台,和煤。一上课,煤火烧的旺旺的,大家感觉好温暖,比在家都暖和,读书的声音大了起来,写字也不冻手了。

正好,金老师的三弟也和我们一个班,他的学习也不赖,就是较真儿。一次他的题做错了,金老师敲了他一棍,当时没有说老师不允许打人,每个教室讲坛上都有一根教鞭之类的,三弟不乐意了,哭着喊着说回家告诉妈妈,讲理呢。

我上师范毕业之后,金老师参加民办老师转正考试,去荥阳师范学校学习进修了两年,回来之后我们成了同事,一如既往的工作,引领着我们一起教育孩子们。金老师成了金校长,一直到现在,都是校长,都是我心目中的校长。

我们在1994年,一起参加三沟通考试,三年时间,我们一起骑自行车,不断地往教育学院跑,一起参加考试,一起毕业,数学专业大专文凭。我们结婚时家里焊防盗窗,那时,金校长家里正好盖房子,记得还是在他家借的电焊机,还是金校长给亲手焊接的。

合点并校之后,郑东新区开发建设之后,金校长还是金校长,带领大家从教学质量到安全管理,一步一个脚印。靠着对孩子们负责,对父老乡亲负责的态度,办群众满意的学校。

从小和金校长投缘,做他的学生,当老师和金校长一起共度,如今在他的领导下为教育事业打拼,相信金校长,相信自己,我们会告诉大家,学校让我们光荣,我们让学校荣光,因为我们有缘。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