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文集 > 郑州市会员 > 邱成立 > 详细内容
官司是这样打起来的
发布时间:2021/5/17  阅读次数:138  字体大小: 【】 【】【
  

官司是这样打起来的

“张老三,刚从地里回来?”

“是啊,刚从地里回来。刁师爷,您早!”

“你早。瞧你愁眉苦脸的,有什么烦心事儿吗?”

“没有,没有。”

“没有就好。唉,你家的羊挺肥的嘛!”

“刁师爷,这不是我们家的羊。”

“那是谁家的羊啊?你怎么牵着别人家的羊啊!”

“可能,可能是王老五家的羊,我看着像是王老五家的羊。”

“嗯,我看着也像是王老五家的羊。唉,张老三,你怎么牵着王老五家的羊呢?”

“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去路上拾粪。在我家的麦地里,逮着了这只羊。”

“这么大早上的,这只羊到你家的麦地里干什么呢?”

“一提这事我就来气,这个鳖孙羊正在啃我家地里的麦苗呢!”

“噢,是这么回事呀?怪不得你满脸的不高兴呢!”

“鳖孙羊毁了我家的麦苗呀!”

“唉呀,太可惜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找王老五说说呗!”

“怎么说说呀?”

“还能怎么说说?让他以后管好自己的羊呗!”

“说说就算啦?”

“刁师爷,不算还能怎么地,难道还要打官司吗?”

“当然要打官司。说说就算了,也太便宜王老五了吧!”

“算了,还是说说吧。都是街坊邻居的,值不当为了这样的小事打官司。再说,打官司也不一定打得赢嘛!”

“怎么打不赢?咱占着理怎会打不赢。”

“算了,我大字识不了一箩筐,连个呈子(状纸)也写不了,还打什么官司呢?”

“没关系,不会写呈子我帮你嘛。”

“刁师爷,可,可我没有写呈子的钱啊!”

“都是街坊邻居,写个呈子还能收你的钱?”

“那,那就麻烦您啦刁师爷!”

“你看,这样写行不行:前腿扒,后腿蹬,羊吃麦苗如薅葱,一块庄稼都毁净,来年哪还有收成。告状索赔理相通。”

“好好,这几句话写到我的心窝里去了。真是太谢谢您啦,刁师爷。”

“甭谢啦,快去衙门口喊冤去吧!别忘了牵着那只羊!那可是物证啊!”

“王老五,你大清早的找什么呢?”

“哎哟,是刁师爷呀!您起得可真早啊!”

“唉,我问你话呢,你大清早的找什么呢?”

“羊,我在找俺家的羊哩!刁师爷,您见着俺家的羊了吗?”

“你家的羊?见着啦,见着啦!”

“啊?您真见着啦?这兔孙羊在哪儿呢?”

“在哪儿呢?在张老三的手里牵着呢!”

“啊,我说找半天找不着呢?原来是张老三偷去了呀?”

“什么张老三偷去了,是你家的羊一大早啃人家的麦苗,让人家给逮住啦!”

“那,他牵着俺的羊到哪儿去了?”

“到衙门口去了?”

“啊?他牵着俺的羊到衙门口干什么呀?”

“干什么,告你的状呀!”

“哎哟哟,我的那个娘啊,就这也值当去衙门口告我的状?”

“怎么不值当,你家的羊毁了人家的田,让人家来年吃什么?我看呀,你的羊是要不成喽!弄不好你也得进去蹲个十天半拉月的!”

“啊,我也得进去?刁师爷,您帮我想想办法,您帮我想想办法吧!”

“要说呢,羊啃个麦苗也犯不了王法,不用担心害怕,我给你写一张辩护状,保证没事。不过,你知道的,请我写呈子可是要收钱的啊!”

“我有钱,我给钱。刁师爷,您快给我写吧!”

“好吧,你看这样写行不行:十冬腊月,地冻如铁,麦苗冬眠,根深难掘。牲畜觅食,越栏撒野,东奔西跑,嚼个虚叶。耕者轻管,受扰自责。”

“刁师爷,您可真不愧是咱们县有名的‘刁黑笔’……不,不,是‘刀笔王’啊,有了这张辩护状,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快点儿交钱吧,张老三还在衙门口等着你呢!”

“张老三,都这么多天了,你的呈子钱咋还没给呢?”

“呈子钱?您不是说街坊邻居不收钱吗?”

“这么多街坊邻居,都不收钱,你让我吃什么,喝什么呀?”

“可,可我实在没钱呀?”

“没钱?没钱就拿家里的东西顶账!”

“刁师爷,上次的官司,我和王老五是两平交,谁也没有赢啊。您写的状子没顶上事啊!”

“那我就管不着了,反正你得给我呈子钱。否则,我一张呈子就能关你半拉月!”

“别,别,刁师爷,您可千万别这样。我就怕打官司呀!我这就回去给您凑银子。我这就回去给您凑银子。”

上一篇:高明的父亲 下一篇:稿费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本栏最新发布
本栏热门信息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