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文集 > 外省市会员 > 党文锦 > 详细内容
被呵护的幸福
发布时间:2021/4/29  阅读次数:223  字体大小: 【】 【】【
  

被呵护的幸福

有一种甜甜的幸福,它叫做——呵护。这种被很用心地照顾与保护,在我小时候的世界里,常常是难以奢求到的。那时候的我,总会羡慕别人被家里人疼爱着,关心着,照顾着。尽管长大后的自己内心常常有些失落,也只能用坚强和独立来慰勉。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儿子们的童年生活,成了我儿时羡慕的模样。

周日上午,儿子有些感冒,但是咳嗽的比较厉害,我带他去婆婆介绍的那家诊所。临走前,她又朝儿子的手里塞了两百元钱,她总是这样,说过了我手里有钱,还是一个劲儿地补贴。到了诊所,医生听了听,说是扁桃体发炎了要挂水,而且在她那里挂水要三天起步。让我内心不安的是,他们用医保卡是一张非常简单的单子,不用医保卡又是一张密密麻麻的单子。密密麻麻的单子我看不懂上面写了什么,只看到价钱是115元。我打电话征询了一下婆婆的意见,就决定一切遵医嘱。哪里想的到,第一瓶水挂到一半的时候,儿子就嚷嚷肚子痒痒,我用手给他轻轻地抚了两下,他又说脚心痒,手心痒。我喊了一下医生,可是输液室一个医生都没有,我起身让儿子自己在椅子上座好,发现他的嘴巴上有两个小白点。我说:“这个是什么时候有的,我怎么记得早上没有。”慌忙中,我赶紧大声喊医生,明白情况的医生立即查看儿子的手心,发现里面有许多小白点。一瞬间,连脚脖子也有了,她们立即拿了一瓶盐水来替换掉儿子正在挂的针水,并用针管往针水的接口处,推了一点类似药剂的东西。另外一个医生也拿着针管,在儿子的屁股上推了一针,并脱掉了儿子的外套。说儿子这种情况是过敏了,又拿来一支药膏给他身上起疙瘩的地方擦一擦。望着儿子通红的小脸,我拿起电话让婆婆也来,她在电话中问什么事,我说你来就知道了。

她来了以后,看到儿子紫红的脸色。焦急地问:“这是怎么了?”我说挂水过敏了,婆婆就问输液室的医生。她就不太高兴的说,这次挂过敏,你下次不挂这种药不就可以了吗?然后婆婆去找开药方的医生,医生说婆婆太矫情了,只是过敏而已,然后呢这边也处理了。听到这话,再看到婆婆泛红的眼眶。我就不高兴了,说:“难道我们的孩子是给你们做实验的吗?孩子受这样的罪我就不心疼吗?”看我情绪激动,几个医生围着我来劝说。我心里很不开心,儿子莫名地受罪,可她们医生的态度却这样敷衍。旁边有个二三十岁的胖女人,插话说人家医生也不是故意的,现在小孩子情况已经好了不少了,还不是人家医生给处理的。婆婆质问那胖女人,你是医生吗?旁边的医生说她不是,她是病人家属,婆婆说:“我还以为你是陪护医生呢,你看你懂多少哦,到底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爱说风凉话。”被婆婆给说的,她怏怏的离开了。婆婆让医生开的还没有用到的药全部给退了,把该结的账给结了。

我想起了寒假在淮安的时候,从医院到德克士也就两百多米的距离,但没有走多久,公公就让儿子趴在他的背上,他背着儿子走。说是怕他累着,望着他们祖孙俩个的背影,我真的是感慨万分。

成长的方式有千万中,爱也可以成长,磨难也可以成长,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要有属于本阶段的成长,过早的面对风雨实在是太疼了。有些人的幸福是童年在底下悄悄地散发,而有些人的痛苦是一直在不停的治愈童年。

上一篇:那一抹色彩 下一篇:离别 回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本栏最新发布
本栏热门信息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