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时代散文 > 详细内容
杏花时节未遇君(汝南县第三初级中学 王继伟)
发布时间:2021/2/23  阅读次数:22  字体大小: 【】 【】【
  

杏花时节未遇君(汝南县第三初级中学 王继伟)

喜欢苏东坡先生笔下的杏花,“杏子梢头香蕾破,淡红褪白胭脂涴”。这朵杏花从宋词里一直开到我眼前的春天,似乎千百年来从未曾改变过。同是对杏花一往的钟情,我想,在初春时节遇上杏花,亦如遇到了故人。

刚过惊蛰,怀春的杏花已经崭露出红红的花蕾。我觉得,如果说梅花是大家闺秀,那么杏花就是小家碧玉;如果说牡丹是富家千金,那么杏花就是邻家小妹。她给人的感觉是清新、淡雅、不事雕琢。没有树叶先有花,一串串粉红的点缀在洁白的枝条,在风中摇摆,与苍劲老干相映成趣。

当春雨淅淅沥沥地飘起,她悄然而至,是初春枝头第一张绽放的笑脸,不张扬,不招摇,近乎羞怯地悄悄绽放,在枝头,一朵,两朵,三朵……

田间路边的那棵小杏树,有点野性,刚长出地面,仅仅一米多高,就开始发叉,大叉上又发出小叉,如此类推,密密麻麻,我行我素。

杏花开了,一袭素衣,如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乡下女子,远离都市的霓虹,行走在乡间小路。伴着晨昏炊烟,打理着冗长又充实的日子,柴米油盐,缝缝补补,一身烟火气,没有大悲大喜,只有清风朗月般的清明澄净,骨感线条,淡抹眉梢,出落成国画里疏疏朗朗的水墨女子,在唐诗宋词里一站就是千年。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那穿着蓝地白印花布或白地蓝印花布衣服的卖花姑娘,迤逦走在青石板的小巷里,叫卖着整个春天。“绿杨阴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一枝杏花占尽春光,为春着色,让大地春回。“红杏枝头春意闹”,那已经点染了过分的诗人墨客的诗情在里面。“花退残红青杏小”,倒也可爱稚气,“梅子黄时杏子肥”,已是蔚为大观,呈现另一种气象,另一种美丽了。

杏花如纱,似梦,像雾,沐浴着春天的阳光,寒冬的洗礼,装饰着大街小巷,装点着田野山林。风,带来了花雨,就像一场沉睡的梦,梦里的杏花,风姿绰约,剔透晶莹。年少时春天明媚鲜亮,杏花每每烂漫。当我把一怀懵懂纯白的思恋,用杏花熏香,交付于她手中的时候,心头的鹿撞,闪躲的目光,绯红如杏的脸庞……

又到了布谷声声的季节,麦黄杏熟了。杏树下的农家小伙伴们,你一捧,我一兜地分享着刚摘的杏儿。椭圆的杏儿表皮光滑,闪着诱人的黄色。掰成两半,那纯纯的黄中立时沁出一缕扑鼻的香甜,馋的人不由得舌尖儿渗出水来。

看着这样的杏花,痴痴迷迷中,我分明在这杏林之中也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洁手清心,根系大地;看到自己正和一样心性的同伴重逢,彼此庆幸,看到自己也开出了乡间清新的颜色。

杏花、春雨,曾牵引了多少漂泊不定的脚步,美化了多少不可预知的旅途。因为春天暖心,杏花亦是暖心的,因为只有时间才能说明一切,美好的东西总是在寂寞里慢慢长成。

2021223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