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俺县的作协主席(郑州市管城区教研室 邱成立)
发布时间:2021/2/15  阅读次数:19  字体大小: 【】 【】【
  

俺县的作协主席(郑州市管城区教研室  邱成立)

俺县的作协主席退休了。听说,县文联准备再选举出一个新主席。好几个朋友都劝俺:你也出了好几本书了,全县数你的创作成绩突出。你也来个毛遂自荐,弄个作协主席当当。

俺问他们:“作协主席算啥级别?配不配小车?”

那些人撇了撇鼻子,俺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确实是撇了撇鼻子,不是撇了撇嘴:“作协主席没级别,也不配小车。”

俺也撇了撇鼻子,俺知道撇嘴比撇鼻子容易得多,可俺偏不撇嘴,俺也撇鼻子。撇完了鼻子,俺又问他们:“作协主席发工资不?”

那些人不撇鼻子了,也不撇嘴了。他们都知道,俺一个农民作家,最关心的就是待遇。停了一会儿,有人告诉俺:“不发工资。县作协主席只是个名誉,到外面一说,也是个‘主席’级别,不比你这个‘农民作家’有面子?不过,你要是能弄个省作协、市作协主席什么的,兴许还会发俩辛苦费。”

俺摇了摇头,说:“下辈子俺也当不了省作协主席。”

那些人还是说:“你去试试么!县作协主席的条件不是很高,主要是看创作成绩,你在省里都有名气,说不定一选就能选上!”

俺说:“有那工夫,还不如蹲在家里写篇小说呢!万一发表了,还能挣几十块钱的稿费!”

那些人还是不死心,还要劝俺去试试。俺有点儿急了,刚想发火,忽然想起俺不过是个农民作家,凭啥向人家发火呢!再说,人家也是一番好意嘛,俺可不办狗咬吕洞宾的傻事儿。

正说着,村长跑来对俺说:“李二牛,县里来电话,让你明天到文联开会。”

俺问村长:“说没说开啥会?”

村长说:“俺问了,电话里说什么新主席要上任了,想和大伙儿见见面。”

俺说:“是不是新作协主席要上任了。”

村长连连点头说:“对,对,对。就是这几个字。俺没记住,你狗日的倒记住了。”

俺指了指劝俺当主席的那些人说:“俺几个正在合计,让谁当这个主席呢!”

村长看了看俺们几个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的:“真有意思,人家已经要上任了,你们还没合计好呢!真有意思。”

那几个朋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都有点儿红了。俺没有不好意思,俺说:“俺们正在谦让呢,谁也不想当那个作协主席,都嫌这个官太小。”

旁边有人赶忙附合道:“可不是嘛,既不配小车,也不发工资,当上有啥用。不当,不当。”

又有一个人也附合道:“要是省作协、市作协的主席还差不多。”

村长忍住了笑,好半天才直起腰:“好好,你们继续在这儿合计吧!俺可得走了。”

俺在县里的作家圈子还是有点儿名气的,县作协主席的见面会俺也应邀参加了。

见面会上,县文联的领导、县宣传部的领导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新主席的创作成绩予以充分肯定。他们说新主席已经出了好几本书,作为我县文学方面的领军人物是当之无愧的。会上,新主席还给每位代表发了几本书。俺看了看,有一本是新闻作品集,有一本是报告文学集,还有一本是通讯集。俺想看看是哪个出版社出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版权页。最后才在封面下面找到一行小字:白水县人民广播电台出版。俺看了看作者简介,才知道新作协主席是搞新闻的,现在是县人民广播电台的台长。

介绍完新主席的创作情况,然后开始选举。其实,选举也就是个形式。县文联的领导把主席候选人提出来,问大家有没有意见,有意见的请发表,没有意见的鼓掌通过。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于是一致鼓掌通过。至此,新主席才算正式走马上任。

县文联的领导、县宣传部的领导又开始新一轮的讲话,对新作协主席的正式上任表示热烈祝贺。县文联主席还让俺这个全县唯一的省作协会员也讲几句。俺知道,这是让俺也对新主席表示祝贺呢!在开会之前,俺连新主席的面儿也没见过,有什么可祝贺的呢?俺摆摆手说:“俺是农民,水平有限。还是把机会让给其他领导吧!”

其他领导也就不再客气,乱纷纷的你方唱罢我登台,多多少少都表示了最热烈的祝贺。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文联主席说:新作协主席中午请客,请大家到酒楼里继续祝贺吧。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把俺和新作协主席弄到了一桌上。酒菜还没有上来,新主席就对俺说:“你是咱县有名的农民作家李二牛吧?”

俺点点头,说:“是,俺是李二牛。你咋认识俺呢?”

新主席说:“你是咱县的名人嘛,不认识县长也得认识你呀!”

俺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却装出平静的样子:“俺算啥子名人呀?跟县长可没法比。”

新主席说:“说到县长,你发在市报上的小说《县长的故事》,我看了,写得真不错。”

俺确实写过一篇《县长的故事》,讽刺了一些领导干部以权谋私、公款私用的现象,没想到一发表就得到了新作协主席的肯定。俺心里正在得意,新主席又说话了:“不过,你以后写稿可要注意,大家知道你是咱县的作者,你写的又是县长,别人还以为你讽刺我们的县长呢?”

俺一听,愣了半天也没明白新主席讲的是啥意思。

新主席又说:“你的文章发表之后,我给邻近几个县的县长秘书都打了电话,他们都说他们的县长没做过小说中的事。你写的到底是哪个县的县长呀?”

“哪个县的县长?”俺又愣住了,“俺也不知道是哪个县的县长!”

“奇怪了,你是作者,怎么会不知道主人公是哪个县的县长呢?”新主席一脸惊讶地问。

俺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粗声粗气地说:“俺写的是小说嘛,又不是新闻,怎么能对号入座呢?”

新主席听了,先是一愣,然后伸了伸脖子,好像咽下了什么难咽的东西,半天才说:“小说也不能乱写啊!这对我们县的影响多坏啊!”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