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教育随笔 > 详细内容
教学日记(四则)(郑州市金水区四月天小学 王 茹)
发布时间:2021/1/30  阅读次数:36  字体大小: 【】 【】【
  

教学日记(四则)(郑州市金水区四月天小学 王 茹)

(一)“新”在每一天

今早,天不算冷。每天教室的书声琅琅,让我也多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这些小苗一直在成长,不是吗?丁大山依然站在前面,声音很是洪亮。如此罢,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我想:他也在变化着,或许漫长,但终究在进步。

昨天晚上有别班家长给我电话告他的状,说他欺负了另外一个班的女孩,吓得女孩竟然不想呆在午托。我找孩子了解了情况后,而且经过对当事孩子双方的了解,才知道是丁大山因为钥匙的事情气不过,就去三班门口发了句狠话:若谁再这样,他就和谁没完!然后就回去领读。那小女孩也很强大,直接跑到我们班教室门口嚷说为啥他要去那几个班(事实上,他去别的班是我让他找钥匙,这是很理直气壮的理由)。丁大山看影响我们班读书,就把她轰走了。和小女孩母亲说的情况完全不符。

其实,当老师也蛮无奈的,女孩妈妈说的原话能把老师呛死,把自己孩子说得完美得无任何瑕疵,说丁大山专门跑到她女儿座位上打她,我刚说要了解情况,她就说我偏心自己班孩子,自己女儿从小不会找事,不会打人、骂人,不会说话,也就是说很乖很闷的那种。可是即使罪犯也要允许人家法庭陈述吧,我继续说等我了解完情况。人家就怒了:“你管不了是吧?管不了我找你们校长。”我当时也直接火上来了:“我不了解情况,我不可能说我肯定怎么做,等我了解了我自然会处理,若你执意认为老师处理不了,你找谁都可以!但是我不会对我不清楚的事做出评判。”她更加张狂了:“你们老师不都上课了才去教室,课前的事你怎么会知道?”我也怒了:“我无论上午下午都会提前近半个小时进教室,可以说有孩子入学校,我就准备进班了,你不不了解情况没有发言权。即使我现在不了解情况,但是你所说的也是你女儿一面之词,我必须向两个孩子询问清楚,否则依然做不了判断。”她就气呼呼地说:“我周五去学校接孩子,若见不到你,我就去找你们校长解决!”说完就挂了电话。

当问清了情况,我很庆幸,我没有直接吵孩子,否则孩子该会多委屈。说我袒护也罢,说我护短也罢,我不会让刚刚有了起色的孩子就这样又沉沦了下去。

下午学生刚入校的时候高婕突然来办公室说:丁大山把教室门从里面插上,不让人进去,我心底一沉:难不成这孩子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谁知,这只是虚惊一场,原来孩子看错了,丁大山中午来得竟然不算早,但并没有做什么不靠谱的事。

今天,除了误会,没有人找我告他的状,这,也算是不小的进步吧?我会记得,明天表扬他,让他知道,老师看到了他的努力!

(二)赤裸裸的伤

“姐,你看这几张转学生的卷子!”风风火火的数学老师直接喊道。

一听这话,我的脑袋一炸,就知道问题来了。

硬着头皮,翻了翻卷子,还真让我吃惊,最高的40几分,最低的20多分,还是在老师允许他随便抄袭同桌的情况下。说句实话,收这些孩子收出硬伤来了,一进学校,我的心情就没轻松。即使放学,还愁得不知道如何下手才好。看着家长焦灼的样子,孩子难为的表情,真是有火发不出,怎一个难受可言!

可是生命在于折腾,就象我们说的,不管孩子成绩如何,能够走进自己班都是一种缘分,这种师生缘还是要珍惜的。顺手翻了翻五个孩子的数学卷子:郭炳杞,不能说不会,只是因为教材的不同,所以对于低年级学着看算式提问题还是太陌生,后面应该能跟上;江以诺,是一个在私立学校转来的孩子,脑袋瓜很灵活,不踏实;周沫言,从外省转来,和我们的教材更是不同,小姑娘很乖,但思维不够灵活;尚笑竹,那个从学前班直接进来的女孩,一切成绩都很正常;李文,更麻烦,今年先在一年级听了2周,本来就跟不上,二年级更不用说了。

看了后,我不禁沉思,这些孩子到底该怎么办?作为一名老师,我其实对这种政策很无奈,学籍本来是为了方便,却成了一种阻碍;作为一名母亲,我对这些孩子很是心疼,五个孩子,只有一个算是能正常入学的,其他四个根据当时的招生政策都不够年龄,所以在学习上本来就有些吃力,再加上当时迷糊不懂政策,糊里糊涂入了学籍,就从学前班直接跨越台阶,那小腿怎么可能迈得动?看着他们的眼泪,当娘的那种心疼就不由自主地涌动了出来。

从这学期开学不久,这批孩子都成了办公室里的最热门话题,老师们的叹息、无奈,看着本上似是而非的文字,我们都相对苦笑。这样的结果,是谁的错?说是不重视分数,但是该学会的知识他们根本如听外星文,完全不能掌握,又该怎么办?无辜的小脸,两行急促而下的泪水,孩子们,你们是我每天都要挣扎着撕裂的伤口,碰一次痛一次。

但是,孩子,既然走在一起是一种缘分,作为老师的我会尽力带好你们,但我也希望,你们千万不要被暂时的落后打倒,否则我再有心也无力扶起不想站起的你们。我们一起加油,好不好?希望有一天,你们不再是老师的痛,你们脸上也能浮现动人的笑容。

(三)你不要糖,我只有送你泪水

“你看,打开书,象老师这样。”

连续说了四次,李文根本不甩我。我忍住怒火,让旁边的同学帮他打开。

“孩子们,跟我读书,模仿着老师的语气,看谁读得像。”

书声朗朗,李文依旧玩自己的。我走到他跟前,指给他读的位置,抬头看了我一眼,依然故我。

“孩子,身体坐直,坐得端正才能把字写漂亮。”

他翘着二郎腿,根本不把我放眼里。

“乖,你看老师刚刚书写,你就写了这么多,头都不抬这可不好,学会跟着老师的要求,我讲到哪里你跟到哪里。”

等我再看到他时,下一页已经画完了,看着那象鬼符一样的字体,我实在忍不下去了。进班快两周,我几乎每天都和他和颜悦色地说话,而他根本就视若罔闻,这孩子是和我对迷瞪还是想着我真的不会对他发脾气。于是,我把橡皮递到他跟前,告诉他擦干净,按我的要求一笔一画重写。

当我指导其他孩子写字,走了一圈后发现,他依然在那里玩自己的,橡皮也成了玩具。这时我是真得怒了,直接把习字册甩到了一边。然后让他站了起来看着我,一字一句地告诉他:“王老师从来不收让我丢人的学生,若你继续下去,我不介意告诉你的妈妈我教不了,这个教室也不会再欢迎你。因为我怕你出去说你是王老师的学生,让我感觉羞耻。现在你去班上任何一个同学那里看看,是不是他们都是按老师要求做的,若你做不到他们的样子,你以后不用动笔。”

这个从来无动于衷的孩子终于哭了。我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宽恕你,也可以不管你,但是孩子,若这样你长大后会骂我的,会认为我是一个不负责的老师,让你在起跑线上落后的情况下就放弃了你,那样,我的良心何忍?我是一个妈妈,我不能看着你就这样真的毁了。

孩子看我坚持的样子,接过我捡起的习字册,擦得干干净净,开始认真地写起来。看着他比前面漂亮许多倍的字,我开玩笑说:“我发现李文相当厉害,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坚持下去,估计过不了多久,连老师的字都能比下去。”孩子眨巴着眼睛看着我,我抚摸下他的头,给他一个赞许的笑容。

任何的手段只是手段,孩子们,我喜欢看你们甜蜜的微笑,但是你如果不要糖,我无法止住你的眼泪。希望当你品尝到成功的喜悦后,彻底和泪水告别!

(四)口水战

那天,就在一四班那节静静的课堂上,一个孩子一次又一次向他身边的几个孩子身上吐口水,我一次次警告批评无效,心里很是生气。我还没说他什么,班里的学生一个个向我告状:“老师,老师,他也吐我了”“老师,老师,他还打我了”。我的火一下冒了出来,看他坐在中间实在上不成课,就让他搬着凳子坐到讲台上来。他在上面更是不安稳,又向第一排的同学吐口水,我大怒,就让他站到了一边。然后警告他说:“再吐,就往水盆里吐,吐不满不许回去。”他一边晃着脑袋一边说:“我就吐,我就吐。”大家索性都不理他了。

过了一会,他觉得可无聊,就对我说:“老师,你再不让我回去,我真的吐了,就往盆里吐。”这时我的火气也消了,笑了笑说:“那你吐吧”。吐了几口,估计他觉得太干了,就说:“老师,我吐不出来了。”我继续笑了笑:“没关系,继续吐”。他有些按捺不住自己了,象打炮似的说:“老师,你不让我回去,我就擤鼻涕擤到同学身上。”我更觉得好笑了,就不理他了。他继续嚷着:“再不让我回去,我就象XXX那样,说我就不听老师的。”“还有,你再不让我回去,我就打你了。”班里的课继续进行着,大家都不把他当回事,于是他更加急噪了。

时间一分分过去,我心里也在思量着,就告诉他说:“你好好听这节课,听会了你就可以回去。”他开始还是听不进去,但是看大家都不睬他,也没有了办法。一会在旁边乱动,一会用眼睛打量着每个人的表情。同学们配合的也很好,学得非常用心。又是做游戏,又是唱歌的,他最后彻底泄气了。

等新课进行的差不多了,同学们都在积极踊跃地展示着自己的学习成果。到快结束的时候,我笑着对他说:“我和你爸爸妈妈谈谈你的学习问题好不好?”他说:“我才不怕,我给我爸爸妈妈糖吃。”大家哄的都笑了。我于是问班里的同学:“你们觉得丁云龙今天做得对不对?”班里的同学都说不对。我又继续问:“你们要做象他一样的孩子吗?”都说不要。“如果他也象你们一样好好学习,认真改正自己的错误,你们会不会喜欢他?”孩子毕竟是孩子,都异口同声地说“会”。

我走到他面前说:“你想做一个大家都喜欢的还是都不喜欢的孩子呢?”他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都喜欢的”。“那么该怎么做大家才会喜欢,你知道吗?”他点点头。我然后就问他:“今天学得都会了吗?”他点点头。于是他就从头到尾把学的内容说了一遍。我这时才发现,这孩子非常聪明。我就带头给他鼓掌。他却低着头回到了座位上。

那天后又过了几天,我才找他谈话,让他想想老师这样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从那之后,他上课变得非常乖,而且发言非常积极,成了我所教学科的带头人。

其实对于孩子,仅仅吵是不够的,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自己去考虑自己行为的对错,然后给他改正的机会,这样才能转变成我们心目中的好孩子。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