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故事回忆 > 详细内容
一张照片的春节记忆(图)(汝南县第三初级中学 王继伟)
发布时间:2021/1/28  阅读次数:49  字体大小: 【】 【】【
  

一张照片的春节记忆(图)(汝南县第三初级中学 王继伟)

从我记事起就对春节很是盼望:在刚过年不久,就问母亲,啥时候还过年?母亲用手轻轻一按我的小脸,“年跑远了,怎么能天天过?一年十二个月,过完365天,才能撵上。”难过的日子好过的年,大集体的岁月粮食总是不够吃的,靠挣工分吃饭,大人们起早贪黑不停地劳作,就是指望一年到头能多挣点工分,多分点粮食,最好能年终分点钱。不管日子有多么艰难,过年是庄户人感谢生活的盛典,更是孩子们期盼的时光。

到年根儿,商店里买年货的人多起来,鞭炮声越来越浓了,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鞭炮炸响后的味儿(那时还不知道空气污染)。等到家家户户门上贴上了春联,那年味就更浓了。我就跟着大一点的孩子,去看各家各户的对联,品评着谁家写的对子好,谁家写的对子有意思,我也看不懂,就是跟在人家后头混热闹。

不管大人怎么想,过年在我们孩子们的心中就是幸福的天堂。有吃水饺,有新衣裳穿,还能跟着大人们走亲串门,放鞭炮,有时还意外得点压岁钱……不过,春节照相,想都不敢想。

农村包产到户后,母亲每到过年就愁的眉开始舒展了,那一年我们家蒸的白面馍馍破天荒地吃到二月二。父亲头脑聪明勤劳能干,率先在自家承包土地里种上蔬菜,春夏种黄瓜番茄,秋季种豆角,冬天种菠菜,然后用架子车拉到汝南县城卖,家里开始宽裕了。为了让黄瓜早发芽,过年时父亲就把水泡过的黄瓜种籽用塑料袋包着,揣在怀里,用自己体温来帮助发芽。人勤地不懒,加上好政策,分地后的第三年,我们家盖了全村第一户红砖大瓦房。那一年春节前母亲说,等明天初一,全家都穿上新衣服,咱们到汝宁府照相馆照一张全家福,把这好日子记下来。可是那时交通不便,进城基本靠步行,照相成了我们家过年的奢望。

后来过年,我家买了自行车,进城方便了,我们兄弟几个长大结婚,1988年春节前,我家又买了电视机。每天吃完晚饭,邻居就搬着小板凳来我家看电视。母亲待人热情就烧一壶开水,父亲把电视放门口,和老少爷们在一起,边说边看,人多热闹,看的也有意思。随后,村里很多人家都有了电视机,我家冷清了。不过,过年又多了一道年夜饭——看春晚。

1998年除夕,夜幕降临,母亲乐呵呵地用上煤气煮饺子。饺子端上桌,热气腾腾,真是诱人啊!孩子们个个给爷爷奶奶磕头拜年,发完压岁钱,全家人聚在一起,围坐圆桌旁,边吃着饺子,边看春晚,脸上洋溢的是幸福的味道。

第二天大年初一,一家人穿上新衣服,准备坐车到城里照张全家福。谁成想刚吃过早饭,门外传来一声喊,让我们欣喜若狂。“过年照相啦!”原来城里的照相馆承包制后,照相师傅也发现了农村新变化,利用春节放假,主动上门拍照服务了。这可是我们家春节期盼了好多年的第一张全家福!照片的背景,是我们家的红砖青瓦房,瓦上面还留着白雪,可惜已经显得破旧。父母穿着新衣服坐在中间,眼里洋溢的是满满的幸福。父亲特意戴上他年轻时在东北当兵经常戴的“火车头”棉帽——那段经历是他一生的骄傲。我和弟弟的孩子分别站在两边。后一排从左至右,分别站着我的二弟两口、大弟两口、妻子和我。我女儿手里的花束、二弟女儿手里的玩具和大弟儿子手里的气球,都是照相师傅从城里的照相馆专门带的。那时候我二弟儿子还没出生呢。

这是我们家那一年春节最幸福的时刻,也是我们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一张照片三代人的春节印记。

而今,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父母已经过世,照片中三个孩子都已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前年二弟把瓦房拆去在原址盖了两层小洋楼,我们各家都买了小汽车。开车回家过年热热闹闹的,美丽乡村建设如火如荼,家家小洋楼,户户倒贴着福字,还挂上了红彤彤的灯笼,那火红的颜色,就像我们今天生活,红红火火。乡下超市里,买年货的人们好像比物品还多,结帐时手机扫码很方便,但队伍排得像一条龙那么长。

改革开放40年,我们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回望春节40年,我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浓缩在一张张泛黄的照片中,承载了几代人难以言说的情感,成为历久弥新的珍贵记忆,引领着我们满怀希望梦想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2021126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