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故事回忆 > 详细内容
记忆中的年味儿(郑州市教育局教研室 余昆仑)
发布时间:2021/1/28  阅读次数:43  字体大小: 【】 【】【
  

记忆中的年味儿(郑州市教育局教研室  余昆仑)

有些味道,愈经时间浸泡,愈显醇香和地道。     ——题记

身处现代的都市,已经很难感受到过年的气氛,唯有在老人们准备年货的忙碌身影中才嗅出一丝年味儿,但那显然已不够醇厚。不知是因为年龄的增长,还是现代社会的发展,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淡,过年的感觉渐去渐远。有时不禁感到,越是临近过年,越是有一种莫名的忧伤和孤独,特别是当儿时过年的回忆越来越清晰地浮现于脑海中时。这种强烈的记忆仿佛溢出了童年那独有的年味儿——那么浓烈,那样美好。

儿时乡下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家家户户早早就开始忙着准备年货了,忙忙碌碌,喜气洋洋。腊月二十三是农历的小年,在老家过小年也有讲究,有的人家二十三过,有的人家二十四过,老人们常言“君三民四王八二十五”,言外之意没有人在二十四之后过小年的了。过小年也要好好准备一桌饭,虽然没有除夕年饭那么丰盛,但也足够打牙祭了。曾记得,父亲在外打工的那些年,我和母亲、弟弟总会在小年时翘首盼望着父亲早日回家。多少次村头的眺望,多少回梦中的团聚,终抵不过父亲到家那一刻的喜悦和淡定——终于平安到家了。小年一过,年货的准备工作就正式拉开序幕了,有的人家要“牵”年猪,村里的鱼塘要打渔,每家可以分上两条,剖开风干放好,春节吃一条,元宵节吃一条。每家每户都要做豆腐,除了平常炒菜用之外,还要炸豆腐、做豆腐丸子等,还要打糍粑,炸滑肉,蒸肉糕,做鸡蛋卷,杀鸡子,等等。这些大件的年货准备齐全后,才是绿色时蔬类的准备,母亲从菜园里采摘好香菜、青菜回来后,摘好、洗净。遇到很冷的冬天,母亲的手在河里洗菜通常是冻得通红,但依然掩不住脸上的欢喜。

也许,幸福感真的与金钱没有绝对关系。我清楚的记得,上小学时有一年,在农场做工的父亲过年就拿回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回家,算是备办年货的钱。年货虽然备得简单些——我家的年货可能是全村备的最少的之一——但家人团聚,其乐融融也是一件幸事。虽然好久都没有在老家过年,但回想那时的场景,幸福甜蜜依然。

老家过年最热的要数大年三十那一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就已经有人放起鞭炮,开始准备年饭了,家家户户都在比谁起得早。等到一个时间,刹那间家家鞭炮齐鸣,响彻山谷,久久不息。“一年之计在于春”,也许起得早对于农人来说,就意味着事事都能赶早吧。其实在正式准备年饭之前,每家按惯例是要先祭祀祖先的。蒸好的米饭盛三碗,准备三碗菜,倒上三杯酒,点上香,烧起黄裱纸,祭祀就正式开始了。记得那时候,父亲总是一边烧着纸,一边念念有词,好像是祭祀先人的话,也像有祈求保佑后人的话,这时外面要燃起鞭炮,一套祭祀先人的程序张罗完,家里的孩子照例还要去给祖先磕头:表达缅怀,祈祷祝福。这种习俗不知源于何时,只觉得磕头时有一种莫名的神秘感和敬畏感。虽然我也觉得这是迷信,但这起码也代表着今人与先人的一种精神交流吧,尤其是在一年一度的神圣时刻。忙完祭祀之后,就要准备年饭了,这是一年当中最丰盛的一顿饭,平日里很难见到、很难吃到的美食都会在饭桌上出现。也许是当时物质比较短缺,才把最好的东西呈现在年饭上;也许是我们的先人觉得忙碌了一年,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理应用最丰盛的食物来犒劳自己吧!也许是因为家境贫寒,儿时的我对这顿年饭是非常期待的,十二分的期待!

儿时没有玩具玩,唯一有盼头的就是春节,再穷的人家都会给孩子置办一身新衣服,无论贵贱。大年初一要穿上新衣服去家家户户拜年,特别是女孩子,对新衣服更是很期待的。除了新衣服,男孩子其实还对放鞭炮很期待。如果过年时能从长辈那里得到几串小鞭炮,也算是莫大的奖赏了,因为那时候放鞭炮是村里过年时男孩子唯一的乐子。我们会在别人家放完鞭炮后去地上拾一些没有点燃的鞭炮,也会把家里的一串鞭炮拆成一个一个的来放。我们手里拿着一炷香,衣兜里放着小鞭炮,我们把鞭炮扔进粪池、扔进池塘、放进盆底下放、扔到半空中放,变着花样,其趣无穷。那零零星星的鞭炮声,尤其是在晴空里那一声炸响,干脆、明亮,仿佛是孩子们为过年送上的点点花絮。

春节时很重要的节目就是拜年。初一去乡邻家串门拜年,也会去自家亲人那拜年,走在山路上遇见的都是洋溢着节日喜悦的笑脸。家家户户都会给拜年的小孩子一把糖块,小时候物资短缺,拜年就看谁衣兜里的糖多,后来就不怎么稀罕了。初二一般都要去舅舅家拜年,无故是不能不去的,否则就是不敬。清楚地记得有一年,过年时刚下过一场大雪,舅舅家在大山里,我和弟弟冒着严寒,翻山越岭,大雪封山,雪没过脚踝,一路跋涉,但到舅舅家时仍然很高兴。接下来的几天里,人们都会去自己的亲戚家拜年,一直持续到元宵节前。拜年照例是一天去一家,到一家时必须要吃饭的,一般要上午去才好,如果离午饭时间较长还会让客人吃碗饺子或肉丝面条先让客人“垫一垫”肚子;如果这天去的亲戚在一个村子里,一般会由一家招待客人午饭,另几家会让客人到家吃一碗饺子。主人和客人也是好久不见,见面照例是天南海北地侃大山,仿佛这个家族、这个村子一年的事情都会在这一会功夫里聊完。不多时饭就做好了,照例是客人先入座,大人们先吃着菜、喝着酒,家里的小孩子照例是先上桌吃饭,女人们则紧张地烹饪着。主人家要做一大桌子菜才算丰盛,有炒菜、有炖菜,并且菜是一边炒着一边吃着,男人们喝着小酒、聊着热天,惬意十分,悠哉非常。我想,也许是在农村交通不便,平时亲戚们来往较少,所以这时总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情吧!春节,另外的特殊意义就在于增强亲人之间的情感,它是维系亲情的纽带之一。我想,这可能是春节作为节日无法替代,人们也难以割舍的原因之一吧。酒足饭饱之后,客人天黑之前要回家的,主人还会送出村头很远。整个正月,人们基本上都是在客来客往中度过,男人们的闲时,女人们的忙碌。

农家俗语说“(年)三十儿的火,十五的灯”。大年夜的炉火是一年中烧得最旺的,大年三十的晚上一家人围着火塘看着春晚,在闲聊、说笑中迎接新年的到来。不知不觉就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在老家是很重视过十五的,仅次于过年。这天照例是要起早,照例是要吃一顿丰盛的饭,照例是要放一通响彻山谷的鞭炮,但在最重要是去家族坟山上给先人“送灯”。吃过午饭,就要出发去自己家族的坟山上,在先人墓前平整一片地方,插上四根竹签,呈正方形排列,再套上用红纸糊成的袖筒状“灯笼”,最后小心翼翼地点上蜡烛——一盏“灯”送好了。这时候照例也是要放鞭炮的,并且炮声越响越好,一时间整个山谷鞭炮雷鸣,动静很大,山上也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因为我家房子旁边就是家族的坟山,所以天黑以后,我站在门前就能看到坟山上一盏盏的“灯”。那一盏盏的“灯”在山上亮起,行行排列,错落有致,倒像是一个庄重的仪式现场。既温暖又庄严,既恭敬又美好;寄托的是哀思,祈祷的是祝愿,传承的是家风。

还有许多许多关于春节的回忆,虽是琐碎的回忆,却是真切的在现;虽是年久的陈酒,却时时透出醇香,让我常常沉醉其中。时下流行说“留得住乡愁”,如果真有乡愁,我想这乡愁也应该包括过年的味道吧。

留得住乡愁,存得住年味,记得住童年。如此,哪怕那年匆匆,也会留住记忆中的美好。

那一炉旺旺的火,和着浓浓的年味,燃起在我的脑海;那一盏盏“灯”,带着满满的祈福,又照亮我的记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