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故事回忆 > 详细内容
往事何堪忆(中牟县韩寺镇第二小学 花传盛)
发布时间:2021/1/25  阅读次数:38  字体大小: 【】 【】【
  

往事何堪忆(中牟县韩寺镇第二小学 花传盛)

总会有一些小小的意外,让我们本来平淡的生活和平静的心境因而荡起了涟漪。

昨天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过来,让我猜他是谁。

这个热情而陌生的声音,准确地说起我高中一年级时的种种故事,甚至还提到了“潘冬子”。呵呵,我也记起了小学时的课文,祝新运写他演电影《闪闪的红星》时不敢吃肉的事儿:“吃吧还要胖,不吃吧有点儿馋……”那时我十五岁,个子小,可能比较活泼吧。

我们交替着说到了所有能想起来的同学,提到了教过我们的所有老师……我也终于知道电话那端的,是在开封工作的孟兆选兄。

兆选兄也说起了高中时的种种无奈和困惑,哦,我曾经以为只有我独自啜饮这苦酒。

近三十年了,往事如梦。“中牟一中”就像一个梦魇,长时间压迫着我,让我没有勇气面对:在这里,我是一个失败者,两次高考的落榜者。一中没给我留下太多好的回忆;我也不知道越过岁月的长河,到现在还有人记起我。

我与一中也算是有一点点儿渊源。我父亲曾经在这里做过六年学生,似乎一直是班级学习委员。早些年我无意中看到过他的毕业评定,上面写满了让我自豪又惭愧的评语。上初中时,父亲一直鼓励我考一中,希望我从那里再进入大学,他把没能实现的愿望寄托在了我身上。

我让他失望了。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没能通过“预选”。为了能复习一年,父亲到八九十里外的白沙乡求老一辈与我家有故交的老师。那时父亲刚学会骑自行车,回来的途中差一点儿出了车祸。

复习的那一年我还是不能专心学习,又看小说又跳墙外出看录像。那时候有一部电影叫《包氏父子》,我很震竦,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不争气的逆子。但我还是管不住自己。

许多年后我不断做着类似的噩梦:本来准备得好好的考试,打开试卷时却发现一道题也不会做!一中四年给我的是耻辱和痛苦。

我试图寻找一点儿有价值的东西,劝慰自己。

读闲书的习惯倒是那时培养起来的。当年因为想家,先是借阅读来转移注意,再后来就沉迷其中了。

我现在仍像那时一样,喜欢躺着阅读,喜欢在暗暗的光线中,喜欢在深夜里。我曾经在另一篇短文里描述过夜读的情形:“最佳的读书时间是在深夜,我常把电灯拉近床头,用毛巾裹了,只留些许光亮照在书页上。于是在渐沉的市声里,于室友们此伏彼起的鼾声中,读书就渐入佳境……”

那时候武侠小说似乎尚没有登陆内地,租书亭子里多是英国女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波罗”探案系列和日本松本清张、森村诚一等人的推理小说。我的阅读从此开始。

“波罗”系列的《尼罗河上的惨案》《东方快车谋杀案》和根据森村诚一的小说《人性的证明》《砂器》拍成的电影都在我国公映过;最让人难忘的是《人性的证明》,小说讲述的是一个美籍混血儿到日本寻找母亲,却被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和地位的生母亲手刺死的故事。

我还把书中西条八十的诗抄了下来:“妈妈,我的那顶草帽不知怎么样了?∕就是那年夏天从碓冰去雾积的路上∕掉进峡谷的那顶麦秸草帽啊……当时盛开在路旁的小百合花∕也许早已全都枯凋∕秋天,在那灰雾笼罩的山底∕那帽下,也许每晚都有蟋蟀在鸣叫……”想起来想哭!

……

兆选兄,你嘱咐写一写我们的往事,可是我说的都是自己的感受,抱歉。重温那段时光,算是借此透一口气吧。

感谢还能够记得起我的朋友们,我也想念你们!

——“少年哀乐过于人,歌泣无端字字真;及壮周旋杂痴黠,童心来复梦中身”!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