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听读观感 > 详细内容
爱上案头的宋词(中牟县城东路小学 马卫东)
发布时间:2021/1/10  阅读次数:297  字体大小: 【】 【】【
  

爱上案头的宋词(中牟县城东路小学   马卫东)

因为练习书法,案头多了一本宋词,书写时间长了,我竟迷恋上它。说实话,今天提笔写此文章让我感到很是惭愧,自己所掌握知识的浅薄,不敢对诗词妄加评论,但站在对宋词挚爱的角度去想,也总能达到一些共鸣。

翻开宋词,畅游其中,缕缕韵香扑面而来,珠玑一样的文字,读起来唇齿留香,生动得像一幅幅雅致的画卷。那些或豪放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仿佛让我看到了政治上屡受挫折的苏轼。或婉约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似乎又让我看到了一个国破,家亡,夫死,伤于人事的李清照。沉郁凄婉,抒写她对亡夫赵明诚的怀念和自己孤单凄凉的景况。惊叹柳永式痴情:“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感叹苏轼对亡妻的一片深情:“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也曾对负笈游学的赵明诚有过一丝埋怨,为何不怜惜李清照的“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读欧阳修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仿佛看到了那时的京城美景。宋词中那些灿烂的文化花絮,篇篇的文字温润着我的心灵,那平平仄仄的唯美词韵,那句句字字的文学绝句更让我目不暇接。

李煜一生并无帝王之才,如若一身布衣,活在风花雪月之下,吟酒作赋,本该快活一生。无奈却生在帝王之家,坐上了自己无法驾驭的龙椅,造成了亡国的悲剧,便也背上了亡国之君的骂名。一首“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道尽了他对后唐之亡无限悲痛与怀念。“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写尽了这个寄人篱下的亡国之君,对昔曰近臣的失望和对自己爱妾任由宋太祖欺辱的无能为力,感到无限怨恨与痛苦!畅游宋词之中,感受着每一位词人的喜怒哀乐,心灵上与他们共鸣,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呀!

走进这个宋词文化的大花园,让我养了眼,更温润了心灵的空白。宋词宛如一条河,从一千年前流到我们面前。宋词,让我获得更多智慧,让我的生活更加从容。品宋词便是品人生,品一品他们已经经历而我们正在经历的人生。有时候会莫名的眼睛湿润,却又流露出对他们的同情或是怜惜。

从李煜到柳永,从李清照到欧阳修,从苏轼到辛弃疾……一首首,一句句。豪放如旭日喷薄 ,若大江东去,婉约似风扶杨柳,小桥流水。我爱宋词,我会永久将它摆放在我的案头。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