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文集 > 郑州市会员 > 邱成立 > 详细内容
顺子的礼物
发布时间:2020/11/6  阅读次数:287  字体大小: 【】 【】【

  

顺子的礼物

顺子今年十三岁了。顺子在村子里的小学上六年级。顺子再有半年就该到乡里上初中了。也就是说,顺子的小学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马上就要上初中的顺子很留恋自己的小学生活。留恋学校里的一草一木,留恋班里的每一个同学,更留恋学校里的每一位老师,尤其是教顺子语文的刘老师。

顺子上学的学校其实很小,全校只有六个年级,每个年级也就是二、三十个学生。老师也不多,连校长算上也只有8个人。除了六年级因为是毕业班,是两个老师分开教语文、数学的以外,其余的年级都是一个老师教一个班,这个班的语文、数学、体育、音乐、美术等,所有的课一个老师全包了。老师们把这种教法叫做“包班”。

顺子从一年级上到六年级,学校里的老师差不多都“包”过他。但最让顺子留恋的,还是教他们语文的刘老师。

刘老师是学校里唯一的公办老师。学校里的其他老师都是民办,连校长也是。说句实话吧,他们都是顺子村子里的人,农闲了是老师,农忙了就放假种庄稼去了。若论起辈份,顺子和学校里的大部分老师还都有点亲戚。只有刘老师例外。前面说了,刘老师是学校里唯一的公办老师,是教育局派来的,听说是搞什么“支教”来的。刘老师二十七、八岁,文质彬彬的样子,可已经教了五六年的书,原来是县里重点小学的老师,这次是主动要求到乡村搞“支教”的。刘老师一来,就教了顺子的语文。刘老师一来,顺子才知道世界上还有像刘老师这样会教课的老师。跟别的老师一比,顺子原来的老师都不能说是老师了,他们就会领着学生们玩儿!其实他们连玩儿也不会,都是在瞎玩儿呢!人家刘老师的玩儿那才叫玩儿,既有意思又长学问,刘老师说这叫“做游戏”,让顺子佩服得不行。

有一次上语文课,刘老师让顺子站起来解释一个词:路遥知马力。这个词的意思顺子以前的老师讲过,刘老师这是在复习呢,看同学们都记住了没有,头一个点的就是顺子。顺子当然记得这个词的意思,站起来就讲开了:“从前啊,路遥和马力两个人是好朋友。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出远门儿,一不小心,两个人都掉进了一口枯井里。枯井有两人深,两个人怎么爬也爬不出去。马力就对路遥说,你让我踩着你的肩先出去,我再把你拉出来。路遥这个人老实,就蹲下身子,让马力踩着自己的肩膀爬出了井口。谁知马力爬出了井口以后,拍拍屁股就走了,根本就不管路遥了。路遥气得在井里直骂:马力,我算知道你了!”顺子的故事还没讲完,刘老师就笑得直不起腰来了。笑完了,刘老师问顺子:“这是谁告诉你的呀?”顺子认真地说:“我们老师呀!这是我们以前的老师讲的!”刘老师听了,不再笑了,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刘老师又给顺子他们讲“路遥知马力”这个词的意思。顺子这才知道,敢情刚才自己讲的那个故事都是以前的老师胡编的,可怜自己还把它背了下来,生怕考试的时候答不出来呢!

还有一次,刘老师讲“朝阳”这个词的意思,顺子越听越不对味儿,就站起来对刘老师说:“老师,你讲得可跟我们以前的老师讲的不一样哩!”刘老师一愣,问顺子:“咋会不一样呢!”顺子说:“你不信问问其他的同学。”刘老师就问了一个同学,那个同学也说刘老师讲错了。刘老师奇怪极了,对顺子说:“你说我讲得不对,那你说说该怎样解释。”顺子说:“我们以前的老师说,‘朝阳’就是朝鲜的太阳。朝鲜在我国的东边,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也就是从朝鲜那儿升起来的,所以叫‘朝阳’。”刘老师一听,又笑得直不起腰来了。那一次,顺子才知道,原来,自己对“朝阳”的理解竟也是错误的。

有了这两件事,顺子更是对刘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他觉得,刘老师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学问的人,比学校的校长还要有学问。

马上就要过年了,顺子想给刘老师送点儿礼物,可又不知道送什么好。顺子的父亲虽然是个农民,对知识却看得很重,对有文化的人有一种天生的尊重和敬畏。逢年过节的,父亲总是让顺子给学校里的老师送点东西,有时是一篮白菜,有时是几个西瓜,有时是一碗饺子。东西虽然不多,还都是农村的物产,却是对老师的一种尊重。可是,给刘老师也送这些东西,顺子觉得太拿不出手了。他想给刘老师送点儿特别的礼物。

顺子没事儿爱往刘老师的屋子里跑。到了屋子里和刘老师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天,心里却一直想着礼物的事。想问问刘老师吧,又不好意思张口。顺子不止一次地想:这事怎么好意思当面问老师呢!就是真的问出了口,刘老师又怎么会说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虽然一直不知道该给刘老师送点儿啥礼物好,可顺子的钱早就攒好了。顺子的家里穷,母亲又长年有病,顺子平时没什么零花钱。顺子手里的钱大部分是每年春节时,父母长辈给的那点儿压岁钱。压岁钱也不多,也就是块儿八角的。不像城里的孩子,一个春节下来,光压岁钱就有好几百。别的孩子的压岁钱一般放不到正月十五,就买鞭炮或糖葫芦花得光光的了。顺子的压岁钱从不乱花。顺子从来不买鞭炮、糖葫芦这些东西。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顺子从小就知道钱的金贵。顺子的压岁钱攒了好几年了,攒了好几年也就攒了十几块钱。对于顺子来说,十几块钱已经不少了,已经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可为了刘老师,顺子很想把这攒了好几年的十几块钱都花出去。刘老师从县里的重点小学来到他们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来支教,吃不好住不好,连娶媳妇的事儿都给耽误了,对学生却是十二分的尽心尽力,又那么有学问。要不是刘老师,顺子到现在还不知道“路遥知马力”和“朝阳”这两个词的意思呢!说句夸张点儿的话,这半年的时间里,顺子学到的东西要比前五年学到的东西总和还多呢!顺子已经十三岁了,顺子是知道好歹的人。顺子想:要是不给刘老师送一件像样的礼物,自己恐怕要后悔一辈子呢!

可是,送给刘老师什么礼物好呢?顺子不知道。

期末考试的前一天,顺子又去刘老师的屋里了。这次顺子是来找刘老师问问题的。题问完了,顺子还不走,还在刘老师的床上坐着。刘老师就问他:“顺子,你还有什么事吗?”

顺子想说有事儿,嘴张了几张,最后却是:“没啥事儿!”

刘老师说:“要没啥事儿就赶快回去复习功课吧,马上就要考试了,争取考个好成绩!”

顺子点点头,说:“中啊!”说完了,却仍然坐着没动。

刘老师有点儿奇怪了,说:“顺子,你有啥事儿吗?”

顺子还是摇摇头,说:“没啥事儿。”

刘老师就说:“真要是没啥事儿,就回去复习吧。我还有事儿呢!”

顺子知道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鼓了鼓勇气,说:“刘老师,我想问个问题。”

刘老师笑了,说:“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事儿,啥问题?快说吧。”

顺子说:“你在县里教学的时候,学生过年都给老师送啥礼物?”

刘老师一愣,问顺子:“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可是从来不收学生的礼的呀!”

顺子说:“我知道您不收礼,我问的是别人。”

刘老师又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顺子说:“没什么,快考试了,我想写作文也许会用上!”

刘老师松了一口气,说:“大部分都是送一本挂历,也有送钢笔、本子的!”

顺子点点头,说:“谢谢刘老师。”说完就走了。

考试结束的第二天,顺子坐上了开往县城的公共汽车。顺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还是第一次到县城里来。一下车,顺子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顺子看见一个老大爷在车站出口那儿卖糖葫芦,就走过去问:“老大爷,你知道什么是挂历吗?你知道哪儿有卖这东西的吗?”

卖糖葫芦的老大爷看了看顺子,说:“你这孩子,开什么玩笑!什么是挂历你都不知道,滚一边去吧!”

顺子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卖糖葫芦的老大爷,看他吹胡子瞪眼的凶样子,顺子赶紧跑开了。

顺子又问了几个人什么是挂历,可没有一个人肯告诉他。大都是怪怪地看一眼顺子,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就走了。

顺子问了半天,眼看就要晌午了,还是没有问出来挂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正在这时候,顺子看见一个警察在街上走来走去的,顺子就跑到警察跟前,很有礼貌地问道:“警察叔叔,你知道挂历是什么东西吗?”

警察往顺子的身后看了看,问顺子:“就你一个人吗?”

顺子点点头:“嗯!”

警察又问:“你刚才说什么?”

顺子把自己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警察没有回答顺子的问题,反而问了顺子一个问题:“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顺子说:“我是白水乡白水村的。”

警察说:“你们村子里有电话吗?”

“电话?”顺子的眼睛一亮,说,“我们的课本上有电话。”

警察说:“我问你们村子有没有电话?”

顺子摇摇头,说:“没有!”

警察又问:“你叫什么名字,上学了没有?”

顺子说:“我叫顺子,上六年级。”

警察说:“你跟我来吧。”

顺子以为警察叔叔要领他到卖挂历的地方去,就高高兴兴地跟着警察去了。

刘老师正在办公室里改期末考试的卷子,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刘老师,刘老师。”刘老师走出办公室一看,是个穿着警服的小伙子。刘老师问:“你找我吗?”

小伙子问:“你是刘老师吗?”

刘老师点点头,说:“是。”

小伙子又问:“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学生叫顺子?”

刘老师又点点头,说:“是!”

小伙子又问:“这个孩子的脑子是不是不正常?”

刘老师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伙子说:“我是说,他是不是,是不是有点儿傻?”

刘老师摇摇头说:“他不傻,他一点儿也不傻,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小伙子说:“不对呀!刚才所里接到县局的电话,说你们学校有个叫顺子的男孩子,见人就傻乎乎地问什么叫挂历?……让你快去县城把他接回来。”

刘老师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是说顺子、顺子他去了县城?”村子离县城有一百多里,顺子毕竟还是个孩子,怎么能一个人跑这么远的路呢!要是出了事怎么办,刘老师心里七上八下地想。

小伙子说:“是,顺子。他在县城转了一天啦,见人就傻乎乎地问什么是挂历。没有一个人搭理他。有个警察跟着他观察了半天,认为他的脑子有问题。”

刘老师忽然大吼一声:“那个警察的脑子才有问题呢!”吼完了,刘老师忽然一下子明白了顺子为什么要去县城,明白了顺子为什么见人就问什么是挂历。刘老师蹲下身子,用手捂住脸,有泪水从刘老师的手指缝里流出来。

刘老师坐着乡派出所的吉普车动身去接顺子的时候,顺子已经坐着公共汽车回来了。他的怀里,宝贝似的抱着一本挂历。他是偷偷地从公安局里跑出来以后,问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才知道什么是挂历的。

顺子想:我要是一下车就找个小孩子问问,也不至于耽搁这么长的时间啦!

  

上一篇:榜样 下一篇:困惑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本栏最新发布
本栏热门信息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