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故事回忆 > 详细内容
冬至爷(汝南县第九小学 邓海燕)
发布时间:2020/8/7  阅读次数:411  字体大小: 【】 【】【
  

冬至爷(汝南县第九小学   邓海燕)

冬至爷是村里的五保户。听爷爷说,冬至爷的爹娘和他两个哥哥在1959年饿死了,他命大活了下来。队里可怜他,让他喂牛住在牛棚里。他穷的叮当响没娶上媳妇,打了一辈子光棍,给他分地他不要。他脾气急说话噎死人,大伙背地里都偷偷叫他犟驴。1986年,他从生产队的牛棚里搬出来之后就住在我家对面。

自从他在那两间土坯草房安顿下来之后,我家门口就更热闹了。

那时我们家住在村里最前排,村里宅基地都规划的非常合理,门口南北东西两条大道走起来特别方便。我家院门朝东,院南面是一个大水坑。村里人一到农闲就喜欢在我家大门口或者水坑边喷空儿,我爷爷在坑边栽了一行柳树,还从水坑里捞出来两块大青石板放在树下。无论春秋冬夏,青石板上从来没有闲着,不是大人就是小孩或坐或躺。尤其是夏天,每到傍晚,大人小孩都蹦到大坑里洗澡,上来之后钻到西边竹林里换好衣服,年轻人就在青石板上天南海北的侃大山。老人们喜欢聚在在我家大门口和我爷爷奶奶挤在长凳上竹床上喷空儿。人多的时候,我和弟弟只能躺在奶奶晒粮食的大簸箩里乘凉,听她们扯闲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不过只要犟驴冬至爷一出来,准保有热闹看。他常常搬着那把爷爷帮他编的竹椅子,坐在路中间,拿着一把扇子半天扇一下。一起风,他就把扇子随手往后面一扔,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抽旱烟。大伙都知道他的急脾气轻易不去惹他,可他偏偏喜欢无事生非。这不,天闷热的厉害,树上的叶子一动不动,没有一丝风,乘凉的人们只能干摇蒲扇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都不愿意回家睡觉。树上的知了叫的起劲儿,冬至爷越听越心烦,从麦秸垛上扯几把麦秸秆,划着火柴,使劲跺门口那棵大杨树。知了受不了下面的火烤噼噼啪啪往火窝里掉,惹得一群男孩子围着火堆等着吃烧的知了吃。冬至爷更来劲儿了,他爬到树梢使劲晃,突然一根树枝折断了,冬至爷扑通一声摔到地上,差点掉火窝里。大家赶紧跑过去看,冬至爷的左腿摔折了,一下子在床上躺了近四个月。队长气的直摇头,没办法只好安排我们队里挨家轮流去给他送饭,他一个远房侄女偶尔来看看他,给他洗洗衣服。

他平时只要有什么需要,就会扯着嗓子叫我爷爷或爸爸,奶奶每次做好吃的都会让我给他送一些。他用的筐呀篮呀甚至草鞋,都是我爷爷帮他编的。但我和弟弟不愿意和他多亲近,一是他个子矮矮的,长的黑不溜秋,老是瞪着大眼睛,瘆人。二是他发起脾气惊天动地吓死人。

有一年的腊月二十一,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出来等着过塘分鱼呢!不知道谁家的狗跟着跑出来,冬至爷也出来了,他没有关门。结果上午赶集割的二斤肉被狗拉跑了,等他拎着两条鱼回屋不见了肉,这下可把他惹火了。他把鱼扔到地上,抄起门后的铁锹就冲到大路上嗷嗷叫:“谁家的疯狗把我的肉拉跑了,我非打死它煮狗肉吃不可。”正分鱼的人瞬间安静下来,大家伙面面相觑,不敢吱声,谁敢保证不是自家的狗啊!冬至爷不管三七二十一,气呼呼的红着眼睛抡着铁掀看见狗就打,“汪汪……哇哇……”一村的狗都乱跑乱叫,大人们赶快去找自己家的孩子,害怕被狗叫声吓到了。队长跟在他身后一个劲的叫他别打了,他根本不听,像疯了似的把整个村子折腾了遍。小孩都害怕躲到家里不敢出来。直到天快黑了,我爷爷和一群年轻力壮的男人才把冬至爷拉回来,许是他打累了。爷爷和大伙把他摁在青石板上,队长喘着气说:“你消消气吧,反正也找不着了,等明天队里再给你割二斤肉,你别再打狗了,大过年的看把大人小孩吓得。”他不吭声一直坐着抽烟。直到奶奶给他拿过去两个肉包子,他才回屋。

第二天,大家伙都端着盆去坑边宰鱼,一边宰一边议论冬至爷打狗的事。这个说他家的狗到现在都没回家,那个说他的小孙子受了惊吓,半夜三更发癔症。正说着,冬至爷也拎着鱼过来了,他不用盆,直接把鱼扔到雪地上,拿着剪刀开始刮鱼鳞,谁知他刮的快,左手没摁好鱼头,鱼身子一扭动,剪刀伤到他的左手大拇指,他恼羞成怒,撂下鱼拿起剪刀扔到水坑里,扭头走了。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还说狗欺负他不让吃肉,老天爷也不让他好过。大伙听了想笑也不敢笑,只能摇头叹气,也没人敢去捡他的鱼。

我跑回院子给奶奶一说,奶奶把馍放在箅子上,去水坑边找爸妈。爸妈一人拿一个剪刀正在宰鱼,奶奶对爸爸说:“你一会宰完了,把你冬至大爷的也宰宰,他就那脾气,扔了不可惜了吗?”这时,我爷爷也从家里找到了毛剌,去他屋里帮他敷在伤口上。他疼得龇牙咧嘴还在不停的骂骂咧咧。中午,奶奶又给他端一碗肉丝面。队长也把肉给他送过来了,一起劝了半天,他这才端起碗吃饭。

过完春节,他那个侄女来给他拜年,给他带了两瓶罐头和一封老果子。他不想做晚饭,就拿出一瓶罐头放在青石板上,用一个锥子开罐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打不开,臭脾气上来了,举起罐头瓶直接摔在石板上,拉过来一把椅子气呼呼的坐门口吹胡子瞪眼睛。奶奶担心会有人不小心踩到玻璃渣,赶紧过去扫干净,爸爸恰好走亲戚回来帮他把另一瓶打开。只见爸爸把罐头瓶倒过来用力拍打底部,然后使劲一拧就打开了。冬至爷看了说:“日他娘,白扔了一瓶罐头。早知道等你回来再开了。”

那些年冬至爷身上发生的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怕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就在我九岁那年的秋天,冬至爷得病了,肚子胀的像个大鼓,队长找来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开着四轮车把他送到县医院,当天下午就又拉回来了。听爸爸说,冬至爷是肝腹水,没救了,医生让回来准备后事。晚上,大家伙又在我家大门口坐着议论,都说是他平时坏脾气动不动就发火,还懒得做饭饥一顿饱一顿惹的祸。那几天村里还是轮流给他送饭,我奶奶每天早上都炖一碗鸡蛋羹让爷爷给他端过去,我和弟弟害怕他那昏暗的小屋,害怕听到他哼哼唧唧的声音,不敢去看。

不到一周,冬至爷就闭上眼走了。队里给他买了口棺材,后院的裁缝九姑奶奶给他做了一身新棉袄,队长和爷爷给他换上,然后把他埋在西河边。等他过了一七,队里就找人把那两间土坯房给推倒了。从此犟驴冬至爷消失在村里人的视线里,偶尔也会在茶余饭后被人提起,褒贬不一,众说纷纭。不知为何,前天夜里做梦,居然梦见了他,他手里拿着一毛钱的纸币,买了几个冰棍,还叫我和弟弟过去吃……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