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故事回忆 > 详细内容
小时候的煎包,父亲的爱(中牟县荟萃路小学 李焕青)
发布时间:2020/6/22  阅读次数:20  字体大小: 【】 【】【
  

小时候的煎包,父亲的爱(中牟县荟萃路小学   李焕青)

今天,我散步时经过了一个早餐点,它只是一个流动餐点。我扫视了摊上卖的食品,却意外看到了金黄的煎包,我就问:“煎包咋卖的?”服务员说:“一块钱两个。”我买了一些水煎包和胡辣汤。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的煎包。

在我的童年,家里生活条件不太好,平时饭菜伙食就是以吃饱为目的,至于吃的好不好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想买东西或者卖东西,都要到集上去。说到集,其实就是一个交易市场。那时我们乡有集市,集市是分时日进行的,好像是农历一、四、七是集市。每次父亲去赶集,回来时总会捎回来一些煎包,让我们解解馋。煎包的外面还带有一层焦焦的似乎透明的锅巴,咬一口依旧是焦香的,里面的馅软软的,嘴角似乎有油益出。虽说煎包已经凉了,可是吃起来还是那么焦香味美。至于煎包是如何做的,我始终没见过。所以一听说大人要去赶集,又适逢星期天时,我就央求着跟去,究其原因恐怕只有我心知肚明。

这天,父亲要去集市上卖篮子和荆耙。那时生产队在地头、沙岗上都种上了荆条,说是起到防沙护沙的作用。临近冬天每家每户都分不少的荆条,父亲就用荆条编成篮子和荆耙,篮子在农村用途很广,割草搬东西都要用到篮子。荆耙就更不用说了,那是架子车必备的装备之一。因此这些东西拿到集市卖掉,就可以换些钱贴补家用。

一大早,我和父亲就把荆耙篮子装在架子车上出发了,到了集市,我们找了合适的位置停了下来。集市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当时卖篮子荆耙的还不少,眼看到了正午,我们的东西卖的还不到一半。我的肚子已饿的咕噜噜乱叫,坐到车把上地头不语。父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饿了吧,那边有卖水煎包的,你去买几个吃吧。”说这就掏出五角钱。我一听要买水煎包,立刻有了劲头儿。

我拿着五角钱,走了大约一百多米就看到一个棚子,这个棚子是用四根木桩顶着,上面铺着荆条编成房耙,房耙上铺着一块塑料布。棚下是一张案板,上面放着面和调料,旁边有一口墩子火,火上放着煎锅,设施简简单单就成了煎包摊。

卖煎包的一看见我,就忙打招呼,嘴里喊着:“来来来,又软又香的煎包,保准你吃上一口嘴角流油。”一边的平盘里只剩下几个凉的,我站在那儿有点迟疑,因为我想吃热的。卖煎包的说:“没事,一会儿就会做好。”只见他把平底锅的锅底刷上一层油,把包好的像饺子形状的包子,一个个平放在平底锅中,整齐地排列着,盖上锅盖。大约过了十分钟,他掀开锅盖,在包子上浇上薄薄的一层稀面糊,在均匀的撒些油,又过了几分钟,把煎包翻了个个儿,又盖上锅盖。我等的有些着急,卖家说:“好了好了。”锅盖有打开了,一个个煎包,色泽金黄,香气扑鼻,煎包上面还覆盖着一层金黄透亮的锅巴,简直让人垂涎三尺。我递出五角钱,卖家用牛皮纸给我包了五个大煎包。我捧着煎包找父亲去了。

父亲看到我回来了就说:“赶紧趁热吃吧,凉了没有热的好吃。”我迫不及待打开纸,拿一个让父亲吃,他怎也不吃。他说:“你吃吧,我带的有馒头。”说着父亲拿出馒头,慢慢地啃起来。我吃着色泽金黄、外焦里嫩煎包,品着馅里的粉条和肉末,又香又软还有嚼头。可以说是香而不腻,味道鲜美极致。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我们终于把东西卖光了。我和父亲就拉着空空的架子车回家了。路上我还一直念叨这水煎包的味道真好吃,还不停地问父亲下次啥时候还来赶集,父亲听了笑起来。

“你买早餐了”门卫的大妈给我打了招呼。我回过神,寒暄了几句。回到家,我用筷子夹了一个煎包,虽然外形与过去没什么两样,依旧金黄,外皮焦香。但吃到嘴里,总感觉不是那时候的味儿,也许是没有父爱的缘故吧!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