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时代散文 > 详细内容
读山(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第四中学 鞠文兰)
发布时间:2020/6/15  阅读次数:21  字体大小: 【】 【】【
  

读山(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第四中学   鞠文兰)

我第一次站在你面前,一打开扉页读你,你就让我惊心动魄,仿佛置身于屠场,满眼都是嶙峋的骨头,偶尔存有一丝带血的皮肉,就是这种血淋淋,让我瞠目结舌,仓皇而去。

促使我来的理由是朋友的叙述,说是你山高万仞,陡峭如斧削。仰观就知道天有多高,俯视就知道大地有多厚,一句话到你这里就知道天高地厚了。

山上到处都是雪白的石头,形态各异,气象万千,只是偶尔见一两棵树,一两颗草,都长在悬崖绝壁的隙缝里,,树根沿着石缝蜿蜒而下,一路迤逦成一道凄美的景观,它为了汲取空气中的水汽和岩缝里的积水,甚至是山下的泉水。树身瘦小,骨瘦如柴,皮肤龟裂,树冠瘦小,并不茂盛,颜色也并不苍翠,盛夏时甚至有枯死的迹象。这样一来树根就比树身长很多,用“本末倒置”来作比似乎更合适。这也让我产生了疑问,这树究竟是往上长,还是往下长?甚至还引发了我的想象,是树根想脚踏实地,还是泉水有了攀登的愿望。

几丛稀疏的草宛如斑秃的头顶,点缀着荒凉的山体。偶尔有几丛茂盛的草和藤蔓,从高空长垂下来,让我想起苗族女子晾在竹竿上的长发。据说她们一生不剪头发,任其疯长,先用淘米水洗好了,在来到小溪边,把头发往水里一抛,就像是黑色的蜀锦,让水流冲一下就顺手捞起,然后在院子里找一张凳子坐下,一扬手就把头发晾在竹竿上自然风干。

这上山的路根本就没有,据说有鸟道。还据说有人看到松鼠从上面摔得血肉模糊,究竟有没有,我也无从考证,但是来游玩的人很多,光是远远看见就让人有无穷的想象和满足。这山本来没多大的名气,经过这么一传十,十传百,忽然名气就大了,好像它以前根本就不曾存在,只是在一夜春雨的滋润下长出来似地。让我想到许多名人,几十年默默无闻,忽然间就有人仰视她们了。仿佛一位伟大的母亲,一夜之间就生出了一个伟人。

后来这事闹腾大了,地方政府决定开发此山,作为一个旅游主导产业,大力发展。

归途中我注意到了附近还有另一座山,山势比你还高,只是坡度和缓,山上林木苍翠,兽啼鸟鸣,但是谁也不曾留意,司机们飞驰而过,游人闭目小憩,因为你已经是人们心中的偶像和向往,是目的和归宿,对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也就不奇怪了。于是我的心在隐隐作疼,是人原来都是喜欢欣赏悲剧和不幸的!也最擅长此道,喜欢揭人伤疤,然后再去安慰别人的痛苦。看见别人有成绩了,就嗤之以鼻“当年他那小样,连我还不胜呢”!看见别人开车自己走路,嫉妒之余是诅咒——“当心撞车!翻车!”看见别人家孩子考上名牌大学了,有仇的恨不得杀了他,恨不得那孩子立即病死了,亲戚朋友来贺喜之余,把自己的孩子狠揍一顿——“看看人家的孩子!”医生喜欢看见病人极度痛苦,而慢条斯理,不急于诊治,,吃了你的饭,收了你的红包,末了才救治,还要人送锦旗称自己医术高明。

最是我难过的是电影《南京大屠杀》的海报,把血腥屠杀的场面渲染的淋漓尽致,看的人很多,这些人那里是真正的同情遇难同胞,汲取血的教训,从而磨砺爱国情怀,而是鉴赏国民的耻辱,鉴赏杀人的饕餮大餐。最失望气愤的是公演的那天,面对银幕上血淋淋的场面,许多人吹口哨,起哄,到处乱跑,嗑瓜子,仿佛这一切跟自己毫无关系,尤其是我身边的那一对情侣有说有笑,脚下的瓜子皮、橘子皮积了厚厚的一层……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0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