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向阳花开(五)(河北省唐山市第三中学 南木森)
发布时间:2019/11/11  阅读次数:667  字体大小: 【】 【】【
  

向阳花开(五)(河北省唐山市第三中学   南木森)

崩溃的日子

刘静穿上了张汉给她买的衣服,很高兴。早上,她来到了学校,晨读下课了,胖姐、吴铮、张老师、陈老师、程大姐在办公室。看到刘静进来,大家眼前一亮。

“哇,刘静,你这件衣服真好看!”程大姐不禁夸到。

“是吗?我家张汉给我买的!”刘静脸红了。

“哎呀,大姐你不会说话,应该是这件衣服穿在小刘身上好看!”张老师笑着说。

“那要这么说,应该是这件衣服因小刘而好看!”程大姐笑着打趣。

“你们说的都不对,应该说咱小刘这身材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胖姐哈哈大笑,“不像我,穿啥都紧绷绷的,都是游泳圈!”

“不是啊,都不对!”吴铮喝着水,走了过来。

“怎么?”大家都看着他。

“要我说啊,不穿衣服最好看!”

噗,刚喝下的水吐了一地。

刘静的脸腾的红到了脖颈。

“你这个挨刀的!”胖姐追打着吴铮。

砰!吴铮撞倒了一个人。

“哎呦!”他撞到了最不该撞倒的人——吴大小姐。

“你这人干什么呀!没长眼啊!哎呦,我这腿呦!我这鞋子啊!”吴铮撞了个大红脸,想弯腰拽一把,又不好意思。还是胖姐反应快,一把抢过来,扶起了吴倩。

“没事吧?”吴铮红着脸问。

“还能有什么事?可惜了,我这一千块钱的鞋子!”吴倩拐拐地坐下了。

一边揉腿,一眼看见了刘静。

“哎,你俩怎么穿一样的衣服?”张老师才发现。

“是啊,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款式,哪哪都一样!”陈老师也惊呼。

“刘静,你这衣服哪买的?多少钱?”吴倩问。

“啊,我这个,我这个,没花多少钱!”刘静红着脸,坐下了。

“我这也不贵,陆鑫商场的,才1680,你的呢?”吴倩追问。

“啊。”刘静轻轻地回应。

“你这不会是山寨货吧?我这个人啊,最讨厌山寨货,也讨厌别人穿我一样的衣服。”吴倩有点不高兴,翘着脸,摔下这句话,转身走了,“这衣服啊,下午我不穿了,送人!”砰地一声,把门摔得山响。

刘静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木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办公室的门,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其他老师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低着头,各忙各的事了。

胖姐一把拉过刘静,坐在了椅子上。看了看门口,低下头,悄悄地说:“别理他,她这人就这样,嘚瑟!有什么了不起,嫁个男人,常年累月不着家,穷的就剩下钱了!再说,她也是气你刚到这,就带上了这个“好班”,而且啊,好像主听说主任要把县里的优质课给你!她等着评职称,琢磨这个优质课挺长时间了!给了你,不就打破了她的如意算盘?”胖姐拍着刘静的肩安慰她。

“大姐,我这个班怎么个好法?”刘静一脸懵懂,低声问。

“嗨!你不懂,你这个班啊,有好些个领导啊、老师啊、有钱有势力的家长的孩子,你是县里的‘十佳教师’,进城考试还考了个第一名,校长比较看重你,家长也信任,所以呢……”

“哦。”刘静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她倒能理解。毕竟在望贤初中,她的班里也有很多这样的孩子,也有很多家长找校长要把学生分到她这个班。

“胖姐,你说我班是‘好班’,可为啥还有一些没有背景的孩子呢?”刘静这个人就是执拗,非要搞个明白不可。“比如说张峰那样的孩子?”

胖姐看了看左右,笑了,“事情也不能做得太绝对嘛。”

刘静的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压抑,她刚进城,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老师,带了这样的“好班”,以后的好处自然是多的。她也知道,很多等着评职称的老师都在争取这个优质课的名额,包括吴倩和自己。多了这么个竞争对手,吴倩的心里肯定憋着火,今天这个事,早晚都要爆发的,不管是什么理由。好在自己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议论,包括当初在望贤初中的时候,不也是很多人对自己的拼命不满意吗?

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的我管它呢?怎么说,我的成绩摆在这,还能把我怎么样呢?我就不信了,还能没点公道?

优质课最后还是没让刘静讲。要是给了别人,刘静的心里还好受些,可是,偏偏是吴倩,这可就让她受不了了。论工作态度,吴倩可是三天两头的迟到、请假,刘静从没缺过勤;论工作能力,这是最重要的,优质课,就得讲课好。刘静可是听过吴倩的课的,实事求是地说,能上完整节课就不错了,更不要说什么亮点了;要是论教学成绩,刘静更不服气了。吴倩可是回回趴底的啊。

刘静说什么都想不通,凭什么?优质课会让这样的人来讲?她想去找主任问个明白,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去。她知道,有些事情是自己不能左右的。更何况,自己刚刚进城,没有任何根基,即使去找了,也会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在等着自己,何必找那个没趣呢?

但是她想想吴倩在办公室里趾高气昂的那个劲头儿就生气,她肚子里憋着火,很难受。

有些事情,不管你想不想要,它来了,不打招呼,就这么突然,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们还必须接受——这就是生活。

刘静这几天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天正在上课,电话响了,静音的状态,屏幕上显示了三个字:张老师。

张老师是逸轩的小学老师,她预感到不好。她本不想接,可电话一直不停地呼。她处理了一下课的进程,留了作业,拿起手机,走到门外,“喂,张老师,你好!什么事?”“可打通了,逸轩妈妈,你家孩子肚子疼的厉害,我看不是小事,你赶快把他接回去看看吧!”嗡的一声,她的脑袋炸了,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电话里还在响,“喂!喂!逸轩妈妈,你在听吗?”“哦,哦,我马上去!马上去!”她马上跑到了办公室,数学老师正在判作业,“张老师,我有点急事需要出去一下,你帮我看一下班!”她喘着粗气。

“好,好!”张老师忙放下笔,拿起了书。“怎么了?”

“我家逸轩病了!”没说完,已经跑向了主任室,她得去请假。

“急性肠炎,需要住院!”大夫说。

“住院啊!得几天?”满头大汗的刘静急切地问。

“这得看恢复,快的话三两天。”

刘静跑上跑下地忙了半天,总算是让孩子住下了。小逸轩还算乖,肚子疼成那样,却没有哭闹。

   看着儿子真难受,小脸煞白煞白的,眼皮耷拉着,一张小嘴一张一张的,随时都要呕吐。她的眼圈湿润了。“妈妈,我难受!抱抱!”小逸轩伸出小手,刘静赶紧抱紧了儿子,眼泪啪啪地掉了下来。“妈妈在,没事,没事啊!”“妈妈,你怎么哭了?”小逸轩用小手擦着妈妈的眼泪。刘静把儿子搂得更紧了。

张汉接到电话,急匆匆地也赶到了医院。

逸轩输上液,睡着了。

“怎么办?孩子要住两天,咱们得有一个请假的。”刘静看着张汉。

“你也知道咱们学校的情况,进城考试走了五个,上边还没派老师,能讲课的都顶上去了,假不好请啊!”张汉有点为难。

“我们更不好请啊。我这两个班语文,还有班主任,一天天的这个事,堆成山。没有我,我不知道学生怎么办!"刘静更为难。

“要不,让咱妈来吧!让她照顾几天。”张汉看着刘静。

“只有这样了!”

张汉给家里打了电话,没人接。

“不对啊!往常这时候家里有人啊!”张汉嘟哝着。

“给爸打手机!”刘静在旁边着急了。

“哦!”张汉刚要打。电话打过来了。

“张汉啊!你妈被一个三轮车撞了,我们正往县医院赶哪!你听见了吗?喂!喂!”张汉手开始颤抖了。

刘静一把抢过了手机,“喂,爸,我们在县医院等着。”

“好好,到了我给你打电话!”电话关了。

一边是老人,一边是儿子,这事咋都往一块儿赶啊?刘静简直要崩溃了!

这下可好,不想请假,也得请了。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爱咋的咋的吧!

张汉揉搓双手,在病房里走来走去,“怎么办?怎么办?”他嘟哝着。这个撞人的家伙还挺横,不想拿钱!家里已经没钱了,不行,我得再去找他,再不拿钱,要不报警得了。

拿定了主意,他出去了。

这几天,两头跑,刘静有点吃不消。婆婆小腿被撞折了,骨头接上,打上了石膏;小逸轩,输了两天液,晚上还是偶尔发烧。上有老,下有小,心里还得惦记着两个班的学生。不知道为什么,一闲下来她就想学校那点事:这个星期的导学案还没出,又快考试了,还没系统地复习,期中还有校园舞评比。对了,主任还告诉自己最近有个检查,需要做一些资料……天啊!怎么办?怎么办?真是越忙越乱,越乱越忙啊!上有老,下有小,买了房,借了钱,贷了款,偏偏又赶上这事,老老小小的,让人怎么活啊!这苦日子到什么年月才是头啊!

想着想着,那个倔强要强的刘静哭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擦去,流下,再擦去,又流下。实在忍不住了,她跑到了厕所,大声地痛哭起来!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