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酷日下的悲哀(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乌江中学 庄晋玲)
发布时间:2019/9/8  阅读次数:613  字体大小: 【】 【】【
  

酷日下的悲哀(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乌江中学   庄晋玲)

  

阿成那天起了个大早,准备出去帮通讯公司架设通讯线路。农村的人都是这样,一有空闲,就想办法找点临时工做做,挣点外快补贴家用。

出门之前,他和往常一样,吩咐老婆几句。今天是学校家长会 ,按理来说,自己应该去的。但是,那边答应了人家,工期很紧,耽误不得。只好让老婆操劳了。

接着,又到母亲屋里去话别:“妈,我出去做事了,可能要好几天才回来。您在家歇着,别太累了。”“知道,在外面小心点,注意安全。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和你媳妇呢。”母亲说着,把阿成送出了门。

  阿成边走边回头看看老娘。今天他总觉得心里怪怪的,有点不踏实,眼皮跳个不停。实在是工期太紧,要不真想休息一天。

工地上,公司派来的两个监工 在树下休息,他们除了监工,还负责施工安全。一条缆线高高挂在公路上空,阿成的工作就是把缆线固定在铁丝上。他把保险绳检查了又检查,把自己牢牢拴在保险绳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爬上去,就像一个蜘蛛,爬到空中,晃晃悠悠的,距离地面起码有四五米,真够悬的。

地面上,两个安全员偶尔瞥一眼那个半空中的“蜘蛛”,然后抽着烟,闲聊着。路上时不时有汽车呼啸而过。

天上艳阳高照,炙热无比。阿成边擦汗,边快速的工作着。

树底下的两个已经熬不住了。前边几里路的地方,有一家小卖部,到那里吹吹电风扇,再顺便买些冰棒降降温,那该多舒服呀。想到又香又甜的冰激凌,他们的嘴巴似乎就湿润起来了,眼睛也格外放光。他们看了一眼半空,又瞧了一下公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着车走了。

阿成仍然在空中作业着,汗水湿透了全身,咸咸的汗珠从眼眉间滚落下来,迷住了双眼。随身携带的矿泉水喝光了,干渴的嘴唇裂开了小口。他擦了一把汗,看看地面,两个安全员不在,“两个龟孙,如此吃不得苦,就躲开了……”他心里骂道。抬眼望望公路两头,车来车往,偶尔有大卡车通过,总是让他紧张一下。

小卖部里,两个安全员吃着冰激凌,吹着电风扇,打着扑克牌,说着,笑着,惬意极了,他们完全沉浸在享受之中。

阿成仍然在空中全身心的工作着。

突然,不远处,出现了一辆超高的大卡车,就像一座大山,足足有五六米,直向他这边冲过来!冲过来!

路边上,几个行人在拼命挥手叫喊停车,汽车却继续往前开。死亡的魔爪正在逼近阿成,可他却浑然不觉。

终于,阿成听见了叫喊声。抬头往前面公路看去,顿时面如土色,一座大山直冲而来。他想解下安全绳,但手僵住了;他张开了嘴想叫喊,却喊不出话。他只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说时迟,那时快。“蹦”的一声脆响,缆线被挂断,缆绳上的人被强大的冲击力抛向高空,划了一道弧,“轰”的一声撞向地面,在马路上翻了七八个滚才停下来。

一切都凝固了,一切都静止了。

他仰面躺在公路上,一滩污血,气若游丝。半天,才发出“噢”的一声,接着又一口鲜血从口腔里猛喷而出,染红了衣服。

毒辣辣的阳光,格外刺眼。

几个路人,围了过来,看了看地面上的他,摇了摇头,连连叹息着:“好后生呀,就这样没了;好后生呀,就这样没了。可惜呀,可惜呀。”他们想找管事的人,却不知道哪里去找。

那辆肇事的大卡车歪在路边,司机仓惶跑出来,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小卖部的电风扇仍在转着,几根冰棒混合着扑克牌扔在桌子上。两个安全员却也不知了去向。

他孤零零的躺在路上,就像在锅里烘烤的咸鱼,任凭烈日暴晒。手上,腿上,身上,血迹斑斑。地面上的血块慢慢凝固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却一直躺在那……

太阳,真毒呀。

  

两小时后,救护车来了。但血已流干,人已变形,一切都晚了。

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一个曾经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破亡了。

孤儿寡母,哭天抢地。天为之悲,地为之泣。

亲友们闻讯来了,村民们闻讯来了,他们安慰着,帮衬着,帮这个可怜的家庭想办法。但是,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又能想出多少办法来呢?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拿不定主意。

奇哥是阿成的表兄,见过一些世面,也有文化,能说会写。于是,大家把希望都寄托到他的身上。

奇哥恨恨的说:“我们先到通讯公司去讨要说法,他们要负完全的责任。他们这些家伙是草菅人命,那两个安全员就应该拉去坐牢枪毙!就是到天边,我们也要讨个说法!”

奇哥带着表弟媳来到了公司,经理冷冷的说,那不是我们的责任,要找就找那个该死的司机,他才是罪魁祸首。我们公司虽然有过失,但人不是我们弄死的,主要责任不在于我们。你们找错对象了。他的话说得轻飘飘,阿成老婆的心却更加痛苦起来。奇哥愤怒了,睁圆双眼,与他们争执:“不关你们的事?他不是为你们卖命吗?你们的安全员哪里去了?他们为什么不负起安全责任?他们不玩忽职守会出事吗?出事了就想推脱责任,没门!”争得口干舌燥,但经理就是冷着脸:“你们说什么也没有用,官司就是打到北京,我也不怕你们。”先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然后就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

没有办法,他们又去交警队。交警队说,车子虽然扣了,但是司机找不到,据说跑到广东躲起来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其实这个问题主要是通讯公司的责任,他们的安全员不擅离职守,就不会酿成这样大的灾祸。你们还是要先找他们协商。

几个地方来来回回跑了好几次,折腾了好几天,奇哥和表弟媳都累得疲惫不堪,腿也跑软了,嗓子也沙哑了,却一点结果也没有。

一个从来不上访的人,这次也被迫到信访局去。

信访局,人头攒动,上访的,告状的,黑压压一大片,奇哥他们也来到了这里。还好,领导很快就接待了他们。听完叙述,看过材料,信访局的人对他们的遭遇也深表同情。

过了几天,信访局回复说,经过协商,这个事情有了结果。上面要求以交通事故去处理,赔偿问题很快可以解决。

交通事故?不对呀,这明明是安全事故呀。为何不算安全事故?安全员擅离职守,还不算安全事故?一个活生生的人,从几米高的空中摔下来,没了,还不算安全事故?奇哥他们还以为听错了呢。毕竟交通事故的赔偿标准远远低于安全事故,必须找到领导问个明白。几经周折,找到了分管领导,但见领导态度非常坚决,他说:“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我们是依法处理的,你们也要顾全大局嘛。你们要相信领导,相信组织嘛。现在作交通事故处理,是多方协商的结果,这就是结论,不能更改。你们办好手续快回家去吧。我还有很多重要工作,没有时间陪你们了。”

从办公室出来后,有个熟人悄悄的跟他们说:“算了吧,到哪里去说也没有用的。听说安全事故是有指标的,今年最后一个安全事故指标前几天被人拿走了,你们那事情怎么可能被认定为安全事故?能有赔偿就不错了。”

阿成老婆拿到了十万元赔偿金,这些就是阿成用命换来的钞票呀,她的眼泪不禁又像掉线的珠子般滴落下来了。她拖着疲惫的步履走在回家的路上,腿就像灌了铅一般,沉甸甸的。二十多天的劳累,奔波,与痛苦,她已经精疲力尽。

毒辣辣的太阳早已躲藏起来,低沉的乌云遮满了天空,暴风雨就要来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