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一路风尘(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乌江中学 庄晋玲)
发布时间:2019/9/8  阅读次数:621  字体大小: 【】 【】【
  

一路风尘(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乌江中学   庄晋玲)

1

终于出发了。

海子折腾了几天,才装载着满车货物,和货主李老板,司机大刘一起,慢慢地开出了县城。

车子上了路,快速的在国道上奔驰着。天气虽然很热,但里面开着空调 ,还是挺舒服的。李老板端坐在副驾驶上,紧紧盯着前方,欣赏着沿途风景,脸上露出了开心的微笑。海子自己躺在后面卧铺上,闭目养神——晚上他还要与大刘换班,现在必须休息好。但是,他脑子里一时也停不下来。这部后八轮,是海子花了十几万买来的二手车,花光了他全部的积蓄,还借了几万块。这部车,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了。因为要跑长途,自己一个人吃不消,还特意请了一个司机。路上一定要稳当些呀,他想着。

车上货物很多,载得很重,大刘小心地驾驶着。从时间上看,很快就要上高速了 ,上了高速,路就好走了。但这段路拐弯较多,是事故多发地带,他不敢有丝毫的麻痹。抬头看看,发现前边有一辆摩托车,骑得飞快,在拐弯处一晃而过……

开着开着,突然 ,发现车子有点异常,好像后轮那边,发出了“叽叽”的叫声。

大刘 把车子停下。仔细看看轮子,果然,有一个轮子没有气了。路上,有许多铁钉和碎玻璃,异常尖锐。唉,看来是轮胎被扎破了。

“海子,起来哦。车胎破了。”

眼看就要上高速了,现在破了胎,倒霉。海子满脸晦气。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距离城区很远了。怎么办?

“大刘,你看着车子。我到前边看看去。”海子说完就往前走去。

前面似乎有一家店铺。

走了三四里地,果然是一家小修理店。修车师傅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坐在椅子上,正在闭目养神。店铺里还有几个人在打麻将,嘻嘻哈哈,挤眉弄眼。一辆摩托车停在外面。

“师傅,车子扎破了,帮帮忙吧。”

“好呀。在哪里?”他睁开了眼。

“就在前面不远处。”

  “好吧,你先走。我们就到。”

半个小时候后,车子修好了。

“好了,手工费五百,材料费……”

“不会搞错吧。这么贵?”

“哪里贵了?你看我们累了一身臭汗。别啰嗦,快给钱走人吧!”修车人眼睛睁得圆圆的,毫无还价的余地。他的几个同伴也在附和着。

付钱,上路。

“一看就知道是他们在弄鬼,好好的路,哪里跑来的铁钉和玻璃?这些家伙,早晚要进班房。”大刘嘟哝着。

“唉,我也看出来了。人在路上,身不由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平安是福。车子修好了就好。”海子道。

很快就上了高速公路。高速路就是好走,车子一路顺风。晚上他们轮换了一回,第二天上午就到了广州。

下高速不久,海子他们发现,前边路上停了好些货物车。交警正在检查。海子很郁闷,知道这次非挨罚不可,硬着头皮,等待着……

交警来了。检查驾照,测量高度,开罚单。

继续前行。

2

卸完货物后,又是一个晚上来临了。

海子把车停在广州停车场,等待新的货主。停好车子,他和司机大刘来到吉水两江老乡住宿部。

这家住宿部是同乡强哥开办的,有好些年头了。这可是个“司机之家”,里面住宿的全部是吉水两江镇开长途车的司机。他们来到异乡,吃住在一起,安全方便。住宿部除了招待司机们住宿,还开办伙食。由于价钱公道,生意不错。

走进住宿部,只见人来人往,很热闹。现在正是暑假,很多司机把孩子带出来见见世面,贵的地方住不起,也挤在这个住宿部里。

“来啦?欢迎,请进。我帮你们安排一下。”强哥热情地招呼着,他老婆忙着去整理房间。

“快先去弄吃的,饿死了。炒盘家乡肉,一个蔬菜,来碟花生米,打个汤。再来四瓶啤酒。”

“好嘞!”强哥应承着,叫妻子去做饭。

很快,饭好了。

海子和大刘美美地吃了一顿。两瓶酒三碗饭过后,一天的劳累和晦气烟消云散。

进房间,冲凉……

收拾停当后,来到那个唯一装了空调的房里,只见地铺连着两边的墙角,一点空余也没有,人们就像谷个子挨个儿挤在一起。有的在吞云吐雾,有的在翻看报纸,有的在欣赏电视节目。最热闹的,莫过于过道上那张麻将台了,四周聚满了人,麻将子“哗啦哗啦”响着,一会儿“自摸”,一会儿“和了”,一会儿“点炮”……

牌友们见海子来了,热情地招呼:

“海子,来几圈吧?”

“等了几天了,还没有货装呢。总不能开着空车回去呀,油钱还是要挣点的。管他,玩几圈麻将再说,也许明天就有货装了。”

海子替换下一个牌友,抽着烟,摸着牌,牌桌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这群远离家乡的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人生的乐趣。

电扇在不知疲倦的转动着,空调也在悄悄吐着热气,麻将子欢快的叫着……

3

到了第三天下午,生意来了。

货主是湖南的,很多司机嫌路太偏僻,又说湖南那边风险较大,不愿意接这单生意。信息部的人给海子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接。海子想,与其这样干等,还不如接下这单生意,虽然要拐个弯绕个道,最后还是可以早点回去。于是就答应下来了。

海子和大刘一路开着车,半夜时分就到了湖南地界。

货物要送到乡村,路窄,拐弯多,很难走。

一路上,他们小心翼翼,生怕出了纰漏。

天快亮了,目的地也快到了。也许今天就可以回到家了,海子心里想着,不觉加快了速度。就在这时,只听见车后“蹦”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断了。但由于是晚上,看不清,海子还是继续往前开。

过不多久,几辆摩托车呼啸而来,挡在了前面。

“快下来,想走?今天你没有那么容易走。”有人在大声嚷嚷着,“快来呀,在这里呢。抓住了。”

“怎么回事?怎么挡住去路了?有话好好说。”海子他们下了车。

“还怎么回事呢,你的车子挂断电线了,我们的变压器烧坏了,电视机和电脑烧坏了。看你如何赔吧。”他们边说,边把海子几个人团团围住,有几个手里拿着棍棒,有的爬上了车。

当他们发现这是一辆外地车时,似乎逮住了一个宝贝,更加兴奋了,叫喊声也更加响亮起来:“赔钱吧,一口价,二十万!赔了钱,你们就可以走了……”

天呀,二十万!那不是抢钱吗?把整部车子送给他们也不够呀。那可是全部的家当呀!那不是杀猪要命吗?

人越聚越多,越来越嘈杂,现场越来越混乱。海子他们感到了威胁,于是报了警。

派出所警察来了,把人车一起带走做笔录。

天亮后,交警队来人了。调查,取证,扣留车子。提出要交押金,一切事情到交警队处理……

供电公司来人了,微微瞄了一眼那儿停了电的变压器,就提出要赔十二万!

村里很多人来了,有的带着破破烂烂的电视机,有的拿着旧电饭煲,有的拿着电熨斗,甚至还有的端来了烤火炉……一个个都狮子大开口,赔!赔!赔!

海子被他们包围着。一下子头都大了,要是这样赔的话,倾家荡产也不够呀。他蹲在地上,眼泪一下就来了。

还好,货主是当地人,也在帮着想办法周旋。

村民中有几个老人家见海子是个老实人,很同情他的遭遇,纷纷打抱不平:

“你们这些人也太不像话了,尽欺负老实人。损坏了东西按价赔偿就是了,你们也不要趁火打劫呀。人家开个车也不容易,全家老小的生活都寄托在上面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也不是故意的。”

“什么破变压器,哪里会那么贵。其实这只是个旧的小型变压器,即使买台新的,也就一万块钱左右。我看变压器不会就那么容易烧坏了,最多就是烧了保险丝。小伙子,别担心,慢慢想办法。”

“这些人也是,想钱想疯了。哪个半夜还弄饭吃?哪个夏天还用烤火炉?村子里有哪家有电脑的?都是想钱想疯啦,敲竹杠,也不脸红。小伙子放心吧,村里面的,我们几个帮你劝说。不能让他们这样,不能让他们坏了我们的风气。”

……

几个老人的话,就像一股股暖流,使海子得到了很大的安慰。人群中,有人露出了愧意,有人慢慢散去。

果然,下午就见那个变压器又安装上去了,村里的电视机里又传来了歌声。

海子出来后,想尽了办法。买烟,买酒,请客,求爷爷,告奶奶,说尽了好话。身上的钱全部用光了,仍然没有解决问题,车子还是扣押着。他只好回家来,咨询律师,律师说,这种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到当地解决,打起官司来也很麻烦,最好还是庭外解决。后来,请教了几个司机朋友,他们如此这般一番,帮他出了主意。

几天后,海子把五万块钱交到了交警队,交警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办好手续后,你可以开车走了。小伙子,以后开车注意点。”海子苦笑着连连点头。

当又一个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候,满身疲惫的海子终于开着他的后八轮回家了。前方已经露出了曙光,天越来越亮了,但四野的空中,似乎还参杂着斑驳的颜色……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