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半夜有鬼(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第一初级中学 田百合)
发布时间:2019/8/31  阅读次数:592  字体大小: 【】 【】【

  

半夜有鬼(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第一初级中学   田百合)

老王是小镇中学有名的理科老师,当年教初中物理和数学都是把好手。虽然说不上弟子三千,也算得桃李满天下了,而且还曾当过镇中学的校长。

如今老王虽然退休在家,但在小镇上仍然备受尊敬。大家尊敬老王的同时,又都羡慕老王教子有方,三个孩子都很出息,大学毕业自己找到了工作,没用爹妈操心。

老王每天没啥事,读读书,看看报。早晚带着老伴出去散散步,白天就帮助老伴料理料理家务,拾掇拾掇园子,小日子倒是过得轻松自在。

老伴儿从小没读多少书,是个勤劳本分的女人,思想比较保守。刚退休那阵子,老王动员老伴和自己出去散步,可费了不少口舌。其实也怪不得老伴儿。记得第一次老王和老伴儿沿着马路并肩走,遇到熟人问他俩去哪里。老王没敢说书面语“散步”,而用当地通俗的话说:“没啥事儿,饭后溜达溜达。”那人走过去很远,还不住地回头看。老伴儿心里发毛,直埋怨老王:“就你馊主意多,没事儿在家里呆着不好,出来散什么步?你看人家啥眼神瞅咱俩呢!”老王乐呵呵地说:“老伴儿,别怕,咱又不是做啥见不得人的丑事。乡亲们少见多怪,等他们习惯就好了。”于是,老王和老伴儿每天照样出去散步。渐渐地,就再也没有人站在街边或扒在门缝指指点点了。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陆续地又有几位离退休人员也像老王两口子一样,开始了早晚散步。老王笑着问老伴儿:“怎么样,没人笑话咱了吧?”老伴用疼爱的眼神剜了老王一眼,笑了。

孩子们平时工作忙,况且两个女儿已成家,有了孩子,轻易不回来。不过,儿子、女儿每天都打个电话问候问候,特别是两个女儿的孩子,也抢着在电话里喊着姥爷姥姥,把老两口乐坏了。

临近腊月,天气出奇地冷。老王前几年就安装了暖气,取代了多少年前自己用砖垒的土炉子。可怎么着也不如人家城里楼房暖和。老王怕老伴儿冷着,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从仓房里找来一个废铁盆,等老伴儿做完晚饭,就把灶膛里的火炭掏出来,放进盆里。有了这个火盆,屋里顿时暖和了,老伴儿直夸老王有心眼儿。

每天晚上,老伴儿习惯早早钻进被窝,有喜欢看的电视剧就趴在被窝里看,没有喜欢看的,就睡觉了。

腊月二十六晚上八点多钟,老王把电视调到了体育频道看比赛节目。老伴儿不喜欢看球赛,就不知不觉睡着了。老王一边看电视,一边趁广告时间到外面检查一下大门是否上锁,鸡窝门是否关上。十点多钟,老王正想上炕钻被窝,老伴儿忽然说头疼、心难受,接着就呕吐起来。老王一看老伴儿病得突然,而且症状和平时人们所说的心脑血管突发病症状相似,可真着急了,立马打电话请大夫。十几分钟后,老朋友李大夫就赶到了。量血压,不高;测体温,不烧;李大夫仔细询问老王,患者近日内的饮食起居情况。老王说:“没什么不正常的呀!”由于是晚上,去医院检查也不方便,李大夫开了方,老王立即跑出去抓药。李大夫没离开,等老王抓药回来就给病人输液。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多钟,老伴儿才见好转。李大夫走了,老王也不敢睡觉,就坐在老伴儿身边观察着。熬到天亮,赶紧起来把暖气弄好,又做了两碗手擀面,还特意给老伴儿加了两只荷包蛋。老伴儿能吃东西了,除了感觉身体有些发虚,别的不适都已消失。但老王还是不放心,就带老伴儿到镇医院找到李大夫。李大夫为老王老伴儿做了全身检查,没发现什么问题。李大夫认为患者可能是劳累或者稍微感冒造成的不适,简单开了点药。

回到家里,老王照顾着老伴儿吃了药,让老伴儿躺在炕上休息,自己承担了全部家务。可老伴儿操劳惯了,不疼不痒地根本就躺不住。看老伴儿精神头足了,老王心里也高兴,跑到附近的肉店绞了半斤猪里脊肉馅,买了半斤芹菜。晚上特意包了猪肉芹菜馅的饺子。

冬天日短夜长,农村习惯吃两顿饭。吃完饺子,时间还不到下午四点。老王给老伴儿穿好大衣,戴上帽子、口罩,陪着老伴儿到外面走走。回来后,老王怕炕凉屋子冷,又往灶膛塞进几块小劈柴点燃,大锅里放上干净清水,等劈柴燃尽,水也热了。老王照例把灶膛里的炭火掏出来装进破铁盆,然后打了满满一盆热水,帮老伴儿泡脚。老伴儿看老王越老越知道疼热,心里充满了幸福,一双眼睑略微下垂的大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

泡完了脚,老王帮老伴儿倒水、吃药。老伴儿把两人的被褥铺好,自己就钻进了被窝。老王把电视机打开,把遥控器交给老伴儿,让她自己选台。自己则出去关院门、栓鸡窝,把一切杂务忙乎利索了,才进屋上炕,和老伴儿一起看电视剧《乡村爱情》。两集《乡村爱情》穿插着广告,看到将近十点。老伴儿说困了,就倒头睡下。老王把音量调到最小,然后把频道调到中央五套,看起了自己喜欢的体育节目。快十一点的时候,老王也感觉到有些困倦,就关闭电视,起身下地。出去小解回来,刚要上炕睡觉,老伴儿醒了,也说要出去小解。老王心疼地说:“看你睡得热乎的,快别到外面去了!我已经把尿桶拿来放在外屋了,你就在屋里解决吧。”老伴儿答应着,披上棉袄刚要下地,突然一阵眩晕差点又倒下,而且忍不住呕了一口。老王见状,赶紧一步窜过去扶住老伴儿,一边帮她捶背一边问咋回事。老伴儿说,和昨晚一样,头疼,恶心,想吐。老王闻听,一边安顿老伴儿,一边心里犯嘀咕:“白天去医院检查时,李大夫说没啥大事。莫非李大夫误诊了?按理说,李大夫是镇上有名的老中医了,多少年来没听说李大夫误诊过病人啊?再说,老伴儿白天确实已经很好了,一整天也没觉得难受,晚饭还吃了十几个猪肉芹菜陷的饺子呢!这是咋了?”

嘀咕归嘀咕,老王还是给李大夫打了电话,请他马上过来给老伴儿看病。同时,把尿桶拿到里屋,让老伴儿小解后,帮着老伴儿重新躺好。

几分钟后,李大夫来了。又是一番检查,没发现血压高、心律不齐等危险现象。李大夫说:“既然不是心脑血管方面的病就好办,先按照感冒输液吧,明天你们去外地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咱这镇医院毕竟条件有限,有些病是查不出来的。”

好歹总算熬到了天亮。老王说:“今天说啥也得去阜新市医院看看了,不能再这样糊里糊涂地拖着了。一会儿给二丫头打个电话吧,不然过后她听说你病了没告诉她,还不知道咋埋怨呢!大丫头离得远,回不来还着急,就别告诉她了。”

老伴儿说:“今天在家吃药输液再看一天吧,实在不行,明天再去。去一次就得花不少钱,再说,我觉得自己也没啥大病,估计就是感冒了。”

老王说:“坚决不行!这事你得听我的了。你不用心疼钱,别说咱家不缺钱,就是缺钱,该治病也得治病!没大病更好,看一下咱也放心了。如果只是感冒,回来好好输液,过几天也就好了。”老伴儿争不过老王,知道老王是心疼自己,也就由着他决定。

因为考虑老伴儿到医院后可能要空腹检查身体,老王早饭做得很简单,熬了点小米粥,切了一盘芥菜疙瘩咸菜,自己将就吃了一碗。八点多给在通辽工作的二女儿打了电话,告诉她老妈有点感冒,今天去阜新看看。女儿一听就着急了,说上午就买车票,下午四点多就能到家。然后老王给自己一位开出租车的学生小唐打电话,告诉他要雇车去阜新市医院看病。不大工夫,小唐的车就停在了老王家的门口。老王早已收拾好东西,扶着老伴儿坐上车。此时,老伴儿说自己感觉好多了,不用去阜新了。可老王坚持去。

小镇地处内蒙古和辽宁交界处,到阜新市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上午十点,他们就赶到了医院。小唐常开车送别人来看病,所以对医院里比较熟悉。在小唐的帮助下,很顺利地挂号、找专家、检查。到下午一点多,全部检查结果都出来了。肝胆B超、心脏彩超、血常规和肝功能化验、尿检、脑CT……凡是该检查的手段都检查了。结果证明:老王老伴儿的身体状况良好,和同龄人比,已经算是很健康的了。老王又把老伴儿这两天在家的病症和大夫详细介绍了一下,请大夫再好好给看看。大夫说:“仪器检查结果证明,你老伴儿确实没大病。既然各项指标正常,我们考虑一是饮食不当造成的胃部不适呕吐,另外可能有些着凉。少开点药回去用用,配合着好好休息一下就会没事了。”

尽管检查结果和医生都证实,老伴儿身体没大碍。可老王还是不明白:老伴儿身体好好的,咋一到半夜就头疼呕吐呢?那可不是装出来的。老王知道老伴儿是刚强人,平时头疼脑热的,根本不在乎。

不管怎样,老伴儿没病,老王心里很高兴。

回到家不一会儿,二丫头领着孩子也回来了。看到老妈没事儿人一样,丫头也没埋怨老爸不通知她。看天色已晚,丫头下厨张罗饭菜。倒是老王两口子看到小外孙女,高兴得合不拢嘴,赶紧拿出了从阜新买回来的好吃的、好玩的,大包小包堆了满炕。然后老两口围着小外孙女,一会儿问长问短,一会儿又抱起来亲亲。老王不时地观察老伴儿的脸色,他确信老伴儿的病,这回是彻底好了。

不到一小时,女儿端上了热乎乎的面条和荷包蛋,还有一碗酸菜粉,一碟小咸菜。因为有了女儿和外孙女,这顿饭显得格外热闹。老王和老伴儿吃得汗津津的。女儿说:“妈,你多吃点,出点汗,感冒好得快些!”老王对女儿说:“嗯,看来你妈的病真好了,今晚不会再折腾了。”

晚饭后,老王让女儿陪着母亲,在炕上一边哄孩子一边唠嗑。自己则洗碗、刷锅、喂鸡、喂猪,捎带着用大锅烧水。一则是预备大家泡脚用水,二则是为了掏火炭烤屋子。老王想:“今晚外孙女也来了,可不能让屋子冷了。外孙女在家里住楼房,暖和惯了,可千万别在这儿冻感冒了!”

一切收拾停当,一家人都上炕了。一边唠嗑,一边看电视剧。老王的老伴儿最喜欢看《乡村爱情》了,剧中刘能和赵老四的小心眼儿,常常让老伴儿笑个不停。丫头披衣去院子里的厕所一次,回来就陪着母亲看电视剧,孩子在她身边玩着积木。八点多,孩子有些倦意,丫头想哄她睡觉。可孩子说头疼。丫头摸摸孩子额头,不热。老王找出体温计递给丫头,说:“会不会是路上着凉了?可别感冒!”十分钟后,看体温不高。这时,孩子捂着胸口说难受,并伴有恶心欲呕吐状。孩子这边一说难受,老王老伴儿也好像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似的,说:“我的头也疼了,又有点恶心想吐。”

看看外孙女,再看看老伴儿,老王这心里七上八下就不落帖了:这是咋了呢?老伴儿连续几天,白天没事儿人一样,晚上就犯病折腾。这小医院大医院都看了,也没检查出啥毛病;小外孙今天刚回来,咋也犯同样的毛病了呢?这时,昨天东院魏嫂的一句话又在老王耳边想起来。

昨天早上在院子里喂鸡的时候,东院魏嫂看老王自己在忙乎,就顺口问了一句:“她王婶又去看闺女了吧?怎么这两天就看见你自己出来进去地忙乎呢?”老王就把老伴儿半夜闹病、请李大夫输液的事儿简单说了说。“这不,折腾了一宿,刚刚才睡着呢!早上外面冷,就让她多躺会儿,我自己能忙得来。”魏嫂快人快语,听老王这一说,当时就冒出了一句:“咋就半夜闹病呢?别不是撞见鬼了吧?那啥……我听说,人如果火力低,就容易被鬼缠身,也叫时气不济。白天不咋地,就是到了夜间才折腾。她王叔你看看,你都带她婶去医院检查过了,仪器看了都没啥病。你说,这白天好端端的,咋就晚上折腾呢?实在不行,你找个大仙儿给看看,看不好也看不坏,那玩意儿,心诚就灵!也就是多花俩钱儿呗!”

老王笑了。他一辈子教书育人,从来不信鬼神,更不信大仙儿。那些大仙儿如果真那么神,那汶川大地震还能发生?就算发生了,也能提前知道,可以躲避不是?老王心里不信,可嘴上还是说谢谢魏嫂。毕竟人家是一片好心,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

此时,魏嫂的话在老王脑海里一闪:难道真有什么邪祟?老王两口子一辈子虽说不上行善积德,可也从来不做损人利己的事。他们勤劳节俭,对邻里乡亲能帮则帮,对亲戚朋友能顾就顾。三个孩子在他们的教育下,也都品行端正,自食其力。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在这点上,老王心里是铁板钉钉一样肯定:就算世上真有鬼,自己和家人也决不会因为做过“亏心事”而惹鬼缠身。

那么,这种反常理的事情,又怎么解释呢?老王茫然了。

二丫头倒是显得很冷静。她把老妈这几天的病症又仔细询问了一遍,然后就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王和老伴儿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丫头和电话那边的人讲话。丫头管那个人叫张姐,好像是一位医生。先是丫头把她妈妈的病症和这几天的治疗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然后又说到孩子今晚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就见丫头一会点头,一会儿“嗯,嗯”地答应着,有时也会说“没有,不是……哦……”老王紧张地听着,期待着,仿佛这个电话就能解救老伴儿和外孙女。这时,就听丫头这边又说到:“没有啊,是,是,哦,不过,屋子里有一个小的火盆,对,是木炭火!哦,哦,哦!好地,我马上做,谢谢张姐!嗯,一会儿我再给您打电话,把情况和您说说,嗯,好!”丫头放下电话,马上披衣下地,趿拉着拖鞋。她顾不得和老王说话,忙着打开里屋门,把门帘撩起来放到门上面。一股清冷的空气霎时冲进了屋子。然后,她又把火盆端出去放到了外面,并把外屋门也打开了。这时,她返回身,告诉老王:“爸爸,你帮我妈斜仰着躺,后背垫高些。”然后,她把女儿也按照斜躺的姿势摆弄好,并一边帮助母亲和孩子把胸口处的睡衣扣解开,用厚毛巾轻轻盖在胸口处,一边用棉被盖好其他部位。老王似乎有些明白了:这是说,老伴儿和外孙女是某种中毒症状,通风、换气……老王老伴儿不明白,一边看着老王和丫头忙乎,一边问:“丫头,这大冷天儿,你把门都打开,火盆也端出去了,这是为啥呢?”丫头说:“妈,等会我和您细说。”回头对老王说:“爸,您往附近的药店跑一趟吧。我按照刚才张姐说的,给您写几样药,您去买来,顺便请他们的护士到家来一下,给我妈和孩子打一针,估计就没事了。”老王答应着,穿好了羽绒服。丫头这时在一张白纸上写着:

50%葡萄糖液:50毫升×2支;维生素c注射液:1000毫克;654-2注射液:2支;输液管2个”。丫头写好了,交给老王。老伴儿不忘嘱咐老王:“她爸,黑灯瞎火的,你路上慢点!”老王答应着,匆匆走了。

丫头倒了一杯白开水,分开两个半杯,一杯给母亲,让她自己慢慢喝点;一杯自己拿着,用小勺喂孩子喝。边喂边对母亲说:“妈,刚才我是和我们的邻居——市医院的张姐打电话。您这几天在家闹病,咱镇医院也看了,阜新市医院也看了,可都没看出啥毛病。我就想,或许都没看对状。刚才把您和小丫的病症跟张姐说了,并告诉她您去医院没检查出啥毛病。张姐分析说,是不是屋子里生了炉子,怕是有煤烟子中毒。因为最近她们医院有这方面的病人就诊。我一想,可不是!咱屋子里虽然没生炉子,可这不是放了一盆炭火吗?炭火看着是燃尽了,实际上在它成灰的过程中,还会释放一种没有颜色、没有味道的气体,叫做一氧化碳。因为这种气体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也闻不到气味,所以容易被忽略而致中毒。尤其是冬天天气冷,家里关严了窗户,还用门帘捂着门。在这种通风差的情况下,火盆里的炭火产生的少量一氧化碳就被人吸入而致中毒了。” 老王老伴儿听丫头这样说,似乎也有道理。可她还是不理解:“你爸我俩在家,人家咋没事呢?再说,今晚你也没事儿呀,咋就我和孩子中毒了呢?”

“这是因为……”丫头正欲接着说下去,老王领着一个年轻人进来了。年轻人是附近利民药店的护士,随老王来给老伴儿和孩子输液的。

在丫头的帮助下,年轻人很快给这一老一小挂好了吊瓶。送走年轻人,老王问丫头:“难道是一氧化碳中毒?”丫头答道:“市医院的张姐根据你们检查结果和今晚我所描述的症状分析,很像是一氧化碳中毒。现在通风换气后,我妈和小丫已经感觉好多了。等这瓶药液输下去,看看是否更好些。如果效果好,就说明张姐分析的对,如果不见好转,咱们还是赶紧去医院!”老王点头,但他也提出了和老伴儿一样的问题:“你妈我俩都在一个房间,怎么我没事儿,她却中毒了呢?”丫头说:“你没事儿,是因为你不断出来进去的活动,能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我妈早早躺在炕上,房间又被您封闭得这样好,所以,她呼吸的一氧化碳就比您多了。”老王还是不明白:“怎么白天去医院就查不出来呢?”

丫头说:“刚才张姐说了,因为是轻微中毒,我妈这头一折腾,你就忙着找医生、输液。一是你和医生出来进去的,让空气流通了一些,减低了毒气的含量;二是呢,输进去的药液,也缓解了血液的中毒程度;还有就是呀,第二天早上,我妈自己出去活动了,呼吸了新鲜空气,这症状自然就减轻了。症状消失了,检查时一些数据就显示不出来了。这是轻微中毒,如果是中度或重度就麻烦了。”老王频频点头:“有道理,有道理啊!本来想把屋子弄得暖和点,谁曾想,差点惹了大祸……唉,这几天可让你妈遭罪了!”爷俩边唠着嗑,边观察着一老一小两个“病人”。小丫的头已经不疼了,也不说想吐了,一双大眼睛迷迷瞪瞪好像要睡着了。老王老伴儿的状态就更好了,不仅不难受了,还不时地和老王爷俩一起唠嗑。将近十一点钟的时候,一老一小的药液都输完了。老王照顾老伴儿,丫头照顾小丫,重新铺好了被窝。小丫吵着说饿了,丫头用大碗开水泡热了一小杯酸奶,小丫全都喝下去了。她妈妈帮她漱了口,钻进被窝,一点也看不出难受的样子了。老王看看老伴儿,还是有点不放心地问:“这会儿真的没事了?”老伴儿笑呵呵地说:“真的没事儿了,睡吧!”

老王放心了,关好门,一边上炕一边说:“昨天早晨东院魏嫂还说呢,你晚上病、白天就好,怕是撞见鬼了,让我请大仙儿来给你治治。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鬼,没想到,这次还真有‘鬼’了,呵呵,你说这‘鬼’多厉害吧,钻进火盆里去了,呵呵呵……”

老王舒心的笑声,钻出了透着橘黄色灯光的窗口,融进了小镇的夜空里,让那寒冬腊月的冷空气发出了温暖的震颤。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