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作品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小闺(汝南县罗店镇尤庄小学 李 倩)
发布时间:2019/8/30  阅读次数:585  字体大小: 【】 【】【

  

小闺(汝南县罗店镇尤庄小学      倩)

  

小闺的到来是在我们的意料之外。直到怀孕两个多月,我才知道他的存在。

时逢学校快要放暑假,学期末的工作量大,再加上本来身体不是太好,所以就一直没留意身体的变化。以为头疼、乏力、犯困、恶心这些之类的小毛病是过于劳累或者饮食不均引起的。我教的是六年级,因为是毕业班,便要比别的年级投入更多的精力。毕业班放假早,一送走他们,我又把全部的精力又投入了到学前班上。剩下的这几个星期,可是学前班即将汇报演出的关键时期,这对下一个学期的招生很重要。学前班最重要是音乐和舞蹈课,那些比较剧烈的舞蹈动作,再加上一节又一节很费劲的声乐课,我都一丝不苟地上得极其认真,当然,也就更感觉累了,高跟鞋、紧身衣,再加上不时的蹦蹦跳跳……而我亲爱的儿子,竟在这些“危险的日子”里,稳稳妥妥地安了小家。

这一切,让我感谢所有!

知道了有个小生命的存在,我百感交集,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一会儿吧,激动得想笑,一会儿吧,又担心得想尖叫,又一会儿吧,又难过得想哭。激动是很好理解,担心是因为害怕自己照顾不了他,难过则是因为想到自己从此就失去自由了。所以,那几天,我忽喜忽悲,情绪极其反常。

得知有喜的同事们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这帮热情的女子们,纷纷以过来人的身份传授孕育之心德。这个说,一定要注意多休息,不能活动量太大;那个说,以后就别坐公交车了,也不要骑电动车了,万一磕着碰着可了不得;还有的说,从现在开始就要补钙、补锌、补蛋白……除了这些,大家还列举了身边的许多让我心惊胆战的例子:有人就因为端了一盆水,累着了,流产了;有人怀孕后天天啥都不干,就床吃就床喝,完完全全地保胎、养胎;有人走路不小心就动了胎气了;还有人吃了冰箱里的瓜,肚子就疼了……这些见闻和告诫,让我无所适从,骑车,害怕;坐公交,担心;走路,也有点小不自信,生怕脚下打滑;还有饮食,禁忌太多了,首先,生、冷、凉、是不能吃的,炎热炎热的天气,不能吃凉的还真是让人很郁闷;再者,寒性的蔬菜水果也不能吃,时逢瓜果大量上市,要说什么黄瓜、杏子,甜瓜、桂圆、山楂都这些不能吃也就算了,可西瓜,是我的最爱呀,一年就等着在这个季节大快朵颐呢!第三,口味过重的,辛辣的也要禁止。又一个痛苦点,我可是无辣不餐的啊!听的多了,想的多了,担心的也多了,多得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好像一天之中,我随时都会发生危险。这种超级杞人忧天的日子让我再也高兴不起来。

无奈之下,我还是求助于自己的老朋友——书。于是,几本关于孕育方面的大块头被我搬回了家。

我的天空终于晴朗了。有了书本的指导,再加上上网浏览的一些孕育百科,结合大家的忠告,我慢慢地释然了。

孕育,顺其自然就好,不掉以轻心,也不过分担心。

七朋,迎来暑假。假期之中老师要进行网上培训,不用再像上课那样早早地上班,期间时间也不紧张,我便每天骑电动车来回。15公里的路程,快了四十多分钟,慢了得一个小时左右。我的行为招到了家人一致的指责,照他们认为,我就应该老老实实在床上躺着休息,什么培训不培训,哪有那么重要!更何况,还不知深浅地骑电动车!可他们不知道,这样跑来跑去,我才觉得开心又充实!

八月,在家人的一百个不放心中,我只身一人去了广州。在广州的一个月,我下载了孕妇瑜伽,以此来代替我常做的普通瑜伽。隔三差五,我就跑去天河,在图书馆里一呆就是半天。妈妈很恼火:让你千里迢迢来广州是养胎来了,你倒好,还当自己没事儿人一样胡跑八跑!更何况公交地铁一个比一个挤,在外面饭也吃不好,这不是没事儿找抽型的吗!我哈哈大笑,安慰妈妈自己已经过了危险期,现在需要大量活动,只要多加注意点就没事!

九月,开学季。

同事们嘻嘻哈哈地等着看我大腹便便的样子。可能是因为胎儿小吧,再加上本身不是很胖,穿个宽松些的衣服,还真没怀孕的样子!于是,大伙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教诲:吃饭不行,胎儿太小;活动量太大,小孩不肯长;营养跟不上,小孩容易缺这缺那;新生儿如果体重过轻,很容易生病……其实我也很担心,担心宝宝太小,抵抗力差,担心自己亏待了这个未知的小生命!我开始有意识地强迫自己补充营养。虾,我很讨厌的,每天来上十只左右;纯奶,长这么大从没喝过的,睡前灌上一盒;谷物,每天至少吃上三次;水果,适当放弃自己喜欢的,添加一些不喜欢的如苹果、葡萄之类;干果,核桃、松子儿、腰果和巴旦木是实在咽不下去的,那就吃些开心果、花生和瓜子吧,虽营养不及前面的,总算是也有一点儿好处吧。

人们都说孕妇的口味很奇怪,我深有体会,自己的饮食喜好整个180度大转弯。孕前最喜欢吃的鱼,孕后别说吃了,想到就反胃。有一次,在公交车上,看到前面的出租车车顶的流动字幕广告上,正亮着一家鱼火锅的特色宣传,我竟一下子干呕了起来!孕前爱吃的玉米红薯,现在也没半点胃口。鸡蛋也是,半口都吃不下去。相反,对鸡肉不再反感,老想吃甜点。还有姜、芫荽和芹菜,那强烈的气味让我一个劲儿地想闻,一闻就想流口水。更奇怪的是,有一天半夜,破天荒地竟想吃云吞!那可是很小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广州,妈妈带我吃到的带有广州味的第一种食物。当时感觉好吃得不得了,和北方只有一点点馅儿的馄饨天差地别。后来吃的多,也就不那么在意了。再后来,那种皮薄馅大,而且馅还得是纯瘦肉的,完全人工用锤子一点点砸出来的云吞因为费时费工,就渐渐变了样,虽还叫云吞,却快和馄钝一样了,那馅儿,也添加了东西,我也好长时间没吃过了。可那天半夜,还是半夜,我就那样发起了神经,害起了嘴馋,当然了,也末能如愿以偿。

再就是葱和洋葱。孕前我从末吃过生的大葱,倒是对洋葱厚爱的很,总是整袋整袋地往家搬,孕后,一大袋子洋葱都生芽了,却碰都不想碰。取而代之的是大葱,天呐,我现在想想都那个啥!每天一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小卖部买上一斤大葱,有时甚至得两斤才够。生吃大葱的好处是,有点小感冒基本上都能把它个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些奇怪的饮食,持续了好长时间。

转眼间,小闺八个月了。

得说一下小闺这个名字的由来。之前检查了几次,从三个月能看出男女时,医生就说像个女孩,之后也说是女孩。我们便闺女闺女叫开了,后来老公调侃地喊他小闺,我也不知不觉受了影响,跟着小闺小闺地叫开了。乍听之下,所有人都很奇怪地用询问的眼神望着我俩,或者他们以为是小龟?

八个月是一个比较让人紧张的时期,前三个月吧,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过了两个月,第三个月也很快在忙碌中度过了,那时还没什么感觉,行动上很方便,这个月,就不一样了,连老公也开始上心了。这个老公,一直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满不在乎的样子,更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个准爸爸了,家务事还是摸都不摸,同事说是我把他惯坏了。每天早上看我拖地、洗衣,他顶多也就是说一声别太累了,接下来就没动静了,人家该看电视看电视,该玩手机玩手机。想想也是,毕竟没有他身上,怎么能要求他感同深受呢!但最让我生气的是,有一次我俩出去吃饭聊天时聊到了小宝宝,我说我们以后做什么都要三思而后行,要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得给小孩做个好榜样呢!他竟然先是哼一声,然后说他没感觉到要有自己的小孩了,说自己的小孩和别的小孩一个样,没啥区别!我一下子火了,当场就拍桌子砸板凳地给他扛上了!对此,我算是“怀恨在心”了,直到很久以后,我还打算以后的以后,这笔帐都给他记上了,我要经常拿来说事儿!

怀孕八个月时候的老公,明显地殷勤了很多,也知道吃饭时打个电话关心一下我吃没吃,出去逛街的时候,还知道牵着手或者扶我一把了!呵呵,这对于一向很大男子主义的他,是破天荒了吧!

同事们中,有好几个八个月就和人家的小宝宝见面了,我也想那样。奶奶还说我们村里有七个月就出生的小孩呢,而且特别健康,还说什么七活八不活的。但现在医疗水平高,八个月出生的小宝宝照样长得很棒!书上也说,37周就是足月儿了,傻傻的我竟然不知道其中的无奈和利害,盼望着早早地跟儿子见面!因为大着肚子太难受了,走个路都喘得跟多累似的。我家在二楼,那楼梯竟让我觉得像五楼,空手爬还能支持,稍微拎点东西就不成了。吃个饭吧,这也不对胃,那也不想吃,前期没怎么孕吐的我从七个月时竟反应起来的,虽然人跟人不一样,是正常的,但还真是奇怪!穿衣服也让人郁闷,爱美可是女人的天性,就算是怀孕了,也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呀。可那些孕妇装,再怎么漂亮,也无非是颜色鲜艳一些, 宽宽大大的怎么看怎么不好看。总而言之,文字再怎么形容孕妇美丽,伟大,那都是带了许许多多感情色彩的。不好看就是不好看!我刚翻了一下我怀孕时的照片,呵呵,脸像肿了一样,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笨得可以,只是脸上的笑,也灿烂得可以!晚上睡觉时更难受了,平躺着难受,侧着也不得劲儿,冬天里的大长一夜,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已经是过来人的表妹对我说:“姐,你就好好珍惜你现在的时间吧!小孩现在在你肚子里,你还是自由的,想去哪去哪,等他出生了,你可就真的像坐牢了!啥也干不了,哪也去不了!”我当时不以为然,直到事后,才深有体会,想把小孩再塞回肚子里的心都有了!

预产期是农历十二月十八。十二月十九,妹妹要出嫁。妈妈一直担心我俩的事儿会搅到一块儿,可一直到了十七,小闺还没什么动静。为保险起见,十八,我们又去做了检查。医生说,胎盘还很嫩,小孩正在生长,你肯定是自己算错了日期,你这还不到时候,至少再过一星期再来检查吧!

一星期,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估计是电视看多了,那种分娩的痛苦让人没来由的紧张、害怕,有时候甚至是心惊胆战!我更是如此,实在是太担心了,也太无助了,连个替代的方法都找不到。顺产,痛苦,剖腹产,同样受罪。此时,我觉得做女人真不容易!就在这种胡思乱想中,我的情绪又出现了极度的反常,一会高兴,一会悲伤,还动不动就发呆,整天恍恍惚惚的。老公说不中就带我出去晃晃吧。我很高兴,但到了这个关键时候,家里人肯定是不会让我们出去的。商量来商量去,我俩决定瞒着家人去郑州转转。两个多小时的高速,不算太远,如果在郑州有突发情况,还可以直接就医。老公还打趣说,万一真的在郑州生了,就叫董郑郑吧!

于是,妹妹典礼之后,我们们俩悄悄地出发了。

这个小家伙儿还真存得住气!在郑州三天,人家好好地稳如泰山,我也乐得有机会在郑州放松了心情。可家里终究还是知道了,于是,反了天一样一个电话连一个电话地打,先是骂我,接着再是训老公,然后就是催。三天里,手机里的百十块钱的话费竟给接光了!

腊月二十七,我亲爱的宝宝还依然依恋着他最初的襁褓。

按照一往的惯例,二十七蒸年馒头,二十八出油锅,二十九大炖肉。今年小进,没三十,二十九就是除夕了,所以时间上更紧凑一些。

二十七的上午,我这出了嫁的姑娘是要往娘家送酒送肉的。到了家,奶奶和妈妈头天晚上就把面发上了,包馍馅也剁好了,就连蒸枣花儿的大红枣,都泡舒展了呢!

在我家,豆包吧,我会做,大家也都会,而且还比我做的好,没啥说的,可是枣花馍,可是没有谁能比得上我的。这得益于从八岁那年奶奶就宠爱地让我在案板上随心所欲地揉花面、做花馍。十几年了,每年的枣花馍我都没让第二个人插过手,奶奶也不例外。大人们做枣花,总是很局限于那几种很传统的样式,我就不一样了,手随心动,想起个啥就做个啥。大家夸我做的品种多,花样好看,其实他们不知道,要让我再做一个一模一样的,我可就做不出来啦!因此,在奶奶自豪的宣扬下,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蒸年馍时总要把我“请”过去,当然了,劳动可以换来她们特别馈赠的小发卡或者小红包呐!我想着今年也没什么不一样,不就是怀孕了嘛,蒸馍这点小活儿还是不在话下的。

我在案板前快乐地忙碌着,那刚出笼的、冒着热气的、散发着枣香味的花馍漂漂亮亮地摆在篦子上,我在心里说:“宝贝,你要是能吃上一个该多好啊!”只是等我蒸好自家的,要去邻家帮忙时,妈妈说什么也不让我去。我可不听她的,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还不累呢!当我到了婶婶家时,婶婶睁大了眼睛,张嘴就来了一句:“你不是快生了吗?怎么没在医院里等着呀?”我哈哈大笑,说:“不帮你做完枣花,我咋敢去呀?”就这样,大年二十七,度过了忙碌而又充实的一天。

二十八,从市里回到老家,大家都已经忙上了。昨天的忙是分人的,主妇们忙,男的也就是打打下手,烧个锅劈个材什么。今天的忙可是正儿八经的全家老小齐上阵。洗菜的洗菜,宰鸡的宰鸡,剖鱼的剖鱼,切肉的切肉,就连眼花手抖的爷爷,也在那戴着老花镜烧柏油,沾猪头。我浑身充满了干劲儿,挺着个大肚子来来回回地做这干那,小闺在肚子里大概也受感染了吧,不停地踢来弹去。我想告诉儿子:这就是乡下的春节,没有大街上的张灯结彩,也没有都市里的喧嚣繁华,却有很实在、充盈、丰盛的年味。在你奶奶的安阳家里,也许这种年味会来得更浓厚吧!

那天晚上回家时,爷爷叮嘱:明天早点来,清早就把春联贴上,晚上在这吃年夜饭!我满口答应,还和弟弟约定,明天晚上打通宵麻将!

事情总是那么地出人意料!

那天夜里,我开始肚子疼。曾经很多次,我猜测过临产前的疼痛到底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会让人呼天抢地、痛不欲生,像刀割?像火烧?还是像被鞭子抽?可当它降临到我身上时,我却没意识到这就是临产前的疼痛。我觉得把它称之为疼,不那么贴切,可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形容它。上来的时候吧,像是肚子里有双手在像拧衣服一样使劲儿拧肠子似的,我很滑稽地想起了孙悟空在铁扇公主肚子里翻跟头的画面。因为我的懵懵懂无知,再加上前两天刚检查过,医生还是让放心等,还说估计得到初五左右才能生之类的话,我便放心地以为是我这两天活动量太大,有些累着了。再说白天的时候也偶尔有过类似的现象,休息一下就好了。所以我只是对老公说肚子有点不得劲儿,别的也没咋吭,他便放心地睡了。

没想到这从半夜就开始的疼痛断断续续地一直在折腾,勉强撑到五点多的时候,我己不知出了多少汗,厚厚的棉睡衣都湿叽叽的,我终于想到可能是小家伙要出来了。照我的想法,最起码要等天亮了,去医院做一个检查,再回来去洗个热水澡,收拾收拾住院的东西,过了年三十再入院,大家不是说,得肚子疼好长时间后小孩才能出吗!

六点,窗子外边终于有一点点的亮光。我觉得得给当医生的二姑打个电话说一下。这一打,把原本还睡意朦胧的二姑一下子就惊住了,她立马让我准备好,让赶紧开车来拉上她一起去医院。二姑家和我家只有几分钟的路程,我们没耽误就赶紧出发了。还没到二姑家的胡同口,我就在路旁看到二姑正一边系扣子一边匆匆地走来。坐到车上,二姑的声音都抖了:“你们这俩个孩子,肚子一疼就得赶紧去医院,咋还能坚持一夜呢!咋不早给我打电话呢?你们不知道,晚个一两分钟就会有危险啊!”一边说一边还一个劲儿地要给爸爸妈妈打电话。

二姑的害怕是有原因的。当年,我的三姑因为生产时大出血,差点出大事儿。当时三姑就住在二姑家,想着姐姐是产科医生,有什么事都能及时处理。可防不胜防,三姑还是在八个月的时候出了问题。面对亲妹妹性命危急的紧要关头,二姑也冷静不下来了,据奶奶说二姑从手术室出来时是被架出来的。后来虽然度过了难关,却给二姑心灵上留下永远难以磨灭的梦寐!如今是我,本来她的心就有些悬着呢,这大半夜忽然肚子疼,又坚持了那么长时间,就她住得离我最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此时此刻,我反倒一点也不害怕,虽然肚子一阵疼似一阵,但间歇时我还问二姑这疼是不是得持续两天啊?心里还是计划着一会儿检查完后回去要好好地泡个热水澡,要知道,这两天的忙碌出了不少汗,原本就等着大年三十洗得干干净净好过年呢!再加上夜里的折腾,我觉得自己身上都要揭下来一层了,而且大家都说月子里可是不能洗澡的,要是现在入院了,身上不发臭才怪!二姑说这事可没个一定的,人跟人不一样,有的快有的慢。

在车上,肚子疼得越来越厉害,一开始我还能说话,到后来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间歇时还好一点,能喘口气,但疼一上来,别说喘气了,站都站不住了。我只能死死地咬住嘴唇。呵,平常吃饭时不小心咬一下都疼半天的嘴唇,此时被咬得鲜血直流却感觉不到疼了。二姑说不行你就叫出声吧,我竟然还笑着说我实在是叫不出来!真的,再怎么疼,我真的一声都叫不出来,就只能光狠狠地咬着牙而己!

即使是医院,大清早也难得地很清静,连值班的护士都少了,我这才猛然想起,今天可是大年三十了。

简单的询问和查看之后,医生让我直接进产房,一边说一边还埋怨我太粗心大意,说再晚些会有危险等等。什么胎心监测、心电图等等许多我说不上来的检查都让各科的护士到产房去做。

到了产房,二姑和老公被挡在外面,我一下子孤独了起来,躺在那里的我被一波又一波的疼痛侵袭着,说实话,疼痛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想跳下床逃跑,心里有个声音很大很大地叫:“算了,剖腹产吧!”最让我一直耿耿耿于怀的是,两个护士把我扶到产床上之后就自顾自地忙去了。之后有个声音在我头上响起:“疼的时候就使劲儿,不疼的时候就歇歇,好好保存力气。”我闭着眼睛,手里紧紧地拽着产床的铁把手,此时,我多想有个人在身边帮帮我啊!可那个声音说完了之后就离开了,我清楚地听见她们在不远的地方一边吃着不知谁买回来包子一边抱怨着大年三十还要加班之类的话!这也是人之常情,搁到谁身上,谁会不抱怨呢!也许她们见过了太多太的分娩过程,所以习以为常,而且职业特性已经练就了她们的从容和不迫,所以我的难过和挣扎,在她们看来才那么地微不足道。可是,那种很害怕,很无助,很揪心的感觉在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不管怎么难过,总是要过的,其过程也真的是只有经历了才能明白。怪不得我的一个朋友,生完小孩后的几个月,一听到有人给她提到再要一个,她就恨不得拿刀杀人,呵呵,这是她的原话。我也强不到哪去,原本还兴致勃勃地想再要一个的心思早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这样,大年三十的上午九点零二分,我的小闺终于呱呱地来到世上。我当时的感觉,是得到了整个世界。医生把他举到我眼前让我看一眼,我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可却没有半分的力气,只能听见声音。这个只有四斤九两的小家伙用响亮的啼哭声告诉我:妈妈,我很好!

两个小时后,我被推出产房。除了头晕得厉害之外,其他感觉还行。想着马上要以很了不起的姿势面对家人了,我内心可自豪了!我终于在大家的担心之中把儿子健健康康地带到了他们身边,虽然有点瘦小!那道门拉开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张张写满了担心,又夹杂着不可思议的面孔。妈妈哭了,爸爸眼也红了,妹妹也哭了,弟弟也摘下眼镜抹上了,老公的脸刷白刷白的,表情僵硬得很!小姑也来了,一向话很多的她此时只是紧紧地拽着二姑的胳膊,瞪着眼睛看我。二姑此时已经恢复了镇静,但她一个劲儿地说:“天呐,天呐!”从怀孕到现在,大家都一直为我的身体忧心忡忡,估计每个人在心里都做好了面对各种各样不太好情况的准备,二姑和同样是产科医生的妹妹一直都说要我剖腹产,她们认为顺产的痛苦身体很好的人还呼天抢地,我这小身板肯定坚持不下来。更何况我被推出来时还很精神地跟大家说笑,怪弟弟没捧着鲜花迎接!妈妈后来说,她们想着我应该像软面条一样被抬出来的。

在去往病房的电梯里,我终于见到了小闺——还真是个皱巴巴的小毛孩。

回到病房,大家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调侃着说这个小家伙真厉害,让我们老李家大年三十都过不安生!哈哈,儿子,你看,你多牛!事实证明,这小家伙不但大年三下不让人好好过,接下来有他的地方,谁也别想轻松,因为,他是个极其闹人的小孩!还得加上一点,脾气大得狠!

妈妈让大家都回去,毕竟,年三十要做的事太多了。小姑家连过年的青菜都没准呢,原本是想着上午一下子买齐,这下可好,马上就下午了,人家卖菜的也要收摊回去过年了!况且还有春联什么的都没买!所以,说小家伙没让大家过好年一点儿也不假。

医院里的第一天,小闺很安静,妈妈给他喂了几次水,说等着他位脐屎就行。望着身边这个丑丑的婴儿,我简直难以相信,这就是折磨了自己快十个月的宝贝,我可是还连一点当妈的感觉都没有哩!那天晚上,我让妈妈回家休息,明早再来。因为怕有高血压的妈妈一熬夜会受不了,医院里只留老公一个人就够了。得说说老公了,这个小孩的爸爸。早上送我来时,他还一边开车一这和姑姑说话,很轻松的样子。办住院手续时也很正常,等我时产房时他就有点傻了,我不知道我在产房期间他什么表现,反正我出来时他还是傻呆呆的,无喜无悲,就是没表情。就是那额头上,一层一层的小汗珠没停过。要知道,这可是冬天,医院暖和,他只穿了一个长袖T恤。爸爸跟他说话,他都愣愣地。医生让他签字时,我们都看到他拿笔的手抖得厉害。小样!不是说自己不紧张吗!后来大家要回去时,他慌着要开车送这个送那个,弟弟还打他的趣说:“哥,开车还是我来吧,你就老实坐着抱着你儿子平静平静吧,你这势头,谁敢让你送?”

第二天,爷爷奶奶也来了。大家都夸我坚强,唉,他们怎么知道,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他们又怎么知道,我可是差点要逃跑的呀!

月子

小闺还没出生时,身边的人就告诫我说坐月子有多少多少禁忌,月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多么地关键和重要,而且一不小心,就会落下许许多多药物都无法治好的疼痛之类。这些,光听着就害怕,后来上网查了一下,又买了几本关于坐月子的书籍,这才得知被大家说得那么可怕的月子病是相对于以前贫穷落后的条件而言的,你想啊,就算是好好的人在大冬里用冷水洗脸洗手洗尿布还受不了呢,更何况是气血两虚的产妇呢!现在条件好了,家里有空调不说,热水也是24小时都有的,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生活设备,所以坐月子,没那么可怕。书中还提倡,八零后九零后完全可以自己的月子自己做主,不用再遵守一些危言耸听的老规矩。可是,当我拿自己学到的知识来告诉妈妈时,得到的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当天晚上,我觉得体力稍微有些恢复之后,对妈妈说想洗把脸,擦个身体什么的。妈妈十分愤怒地瞪着我说:“你咋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呢!咋这么不听话呢!不行说什么也不行,干什么也不中,你就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更加觉得出了很多汗的头上和身上脏得像要生虱子了。

夜里,不知道是不是医院太暖和还是怎么的,反正我又是大汗淋漓。第二天早上,妈妈还没来医院,我像平常一样洗了脸,刷了牙,同病房的一位照顾女儿的阿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瞅,我以为自己冒犯了她,便问怎么了阿姨,她说丫头,你怎么能洗脸刷牙呢?将来可是会牙疼的呀!天哪,我着实给吓了一大跳,没有人告诉我说连牙也不能刷呀!

等妈妈送饭过来,当然又免不了一顿责骂。原本打算洗头的,还是别说出来了吧。下午,趁妈妈回家做饭的时候,我偷偷地洗了个头。书上说,顺产的话可以用热水洗衣头洗脸擦身体,这样做不但让产妇洗去了生产时的疲劳和汗水,同时也能让她们在心理上感觉到轻松和愉快。我认为这是对的,而且我的感觉也是如此。

第三天,我想出院,医生不让,说要再观察观察。妹妹是很支持我出院的,作为医生,她很楚我的状况,明白医院的一些小九九,她找到医生,表达了想让我院的意思。妹妹年轻气盛,再加上她已经明明白白告诉医生她是同行,医生却没买她的帐,便有些生气,说话的语气虽然礼貌却不是很客气。这下可惹恼了我的主管医生,在医生办公室,她气愤地冲我们说了很多难听话,还对我说连你妈你老公都管不了你了是吧,就你姐妹俩厉害!出院可以,一切后果自负!说着就叭地一声把一张A4纸拍到桌上,让我写一个自愿出院、后果自负的保证书!被她这么一吓唬我还真有些忐忑,也不敢说出院的话了。但妹妹很自信地说:姐,写!怕啥,有我在呢!于是,在不安中,我写下了“保证书”!直觉告诉我这有些不对劲儿,但具体哪不对劲儿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特别憋屈,难道我要求出院错了吗?明明该打的针打完了,该输的水也输完了,不管是我还是婴儿,所有的该做的检查也都做完了,却还不让出院,并且每天给我开一系列中药敷、艾草熏的理疗单。说实话,我一直都十分尊敬医生,对我的主管医生也不例外,还一直觉得她虽四十多岁,但依然十分漂亮。可在办公室发生的那一幕,让我竟害怕再见到她。以致于后来产后定期检查、婴儿黄疸检测、定期的体能测试以及我报销时需要找主管医生开诊断证明时,我都不愿意再去那个医院,不是讨厌,就是没来由得觉得如果见到那位医生会很不好意思。

晚上妈妈送饭来时听到事情经过,把我们姐妹俩吵了一顿,说我们不应该和医生顶撞,人家让啥时出院咱就啥时出院,咋在乎那几天了呢!不就是多花点钱吗。妹妹说:“你是钱多的吧!我姐顺产在这不到三天就已经花了三千多了,不花够五千心里不得劲儿是吧,要是在我们医院,一千多也就搞定了,你看看这每天的费用清单,有多少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妈妈瞪了她一眼不再吭声。妹妹说的一点儿也不假,一个星期后我的表弟媳也快临产了,舅舅就把她送到了妹妹所在的医院。她也是顺产,前前后后在医院住了十来天,也真是才花了一千多,而且出院后,农村产妇补助再加上农合报销,算下来才花了一百多块钱,乐得舅舅逢人就讲。难怪他乐,同样是顺产,差别之大另人唏嘘!

接下来就是正儿八经地坐月子了。我在心里说,一定不要那种固旧摒新、如同坐牢一样的月子,我的月子,我做主!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时不时地就给妈妈讲科学、摆道理。妈妈一开始也是油盐不进,后来听的多了,也看了我买的书了,对我的管辖也就渐渐松了起来。

从回到家,我就没在床上老老实实地躺过。或许因为天性使然吧,总觉得一直躺在床上十分难受,连吃的饭都不消化。家是要每天都打扫一遍的,妈妈看我一会儿拖地,一会儿收拾东西,再一会儿,又到阳台上做操去了,便跟着我唠叨。我一点儿也不烦,我就是要做一个科学的月子,让大家稍微改变一下传统的观点,如果成功了,那接下来我要科学育儿也就不会受那么多的阻挠了,也为马上准备要小孩的妹妹和弟媳现身做一个尝试。

我是在产后第二天开始简单的锻炼的。说是锻炼,其实也就是床上伸伸腿举举胳膊,扭动扭动脖子,再下床走几下,轻微地活动活动腰,反正一切都以我感觉舒服为宜,没有强调着非得做完什么一整套的运动。当时我在病房的过道里活动时,好几个陪同的家属以为我也是陪同呢!看来,在我们这个小城市,想要改变人们根深地固的观念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回到家之后,我一点一点地增加活动量,先是拖地收拾这些很轻松的,不用碰太多水的小活儿,再接着就是妈妈晚上回家时自己做一些简单的饭菜。期间,来来往往看宝定的亲戚朋友很多,我不想给大家留下一个蓬头垢面的形象,便每天早上像以往一样早早地起床、洗衣脸、刷牙,这样的话,一整天人都是干净清爽的。经历告诉我,坐月子,也可以很美丽!

大家对我的行为在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也开始慢慢转变了看法,当然在惊叹之后会夸我一通。我是最不爱听谁夸我的,我说这话一点儿也不是矫情,因为本身我做的就是很普通,只不过身边还没人这样做,碰巧我开了个头而己。况且妈妈姑姑们也说,在她们那个年代,眼瞅着第二天要生了,头天还在地里干活儿呢!坐月子也是,该干的活儿一样也少不了,之所以苦口婆心地告诫下一代,是她们心疼子女,不愿意宝石般珍贵的子女再像她们受罪一样,要是一不小心,再落下个月子病,那可真是后悔都来不及的事儿!除了这些,我还真有些担心,自己虽是照着书本上来,但总归有大意的时候,到时落个毛病也说不定。要是真落了毛病,得,我又该成为所有人的“榜样”了!

初四的时候,公公婆婆来看孙子了,陪同前来的,还有两个哥哥。老公把大家接到家的时候是早上七点半左右,一打开门,婆婆看到正拿着拖把拖地的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公公则一个劲儿地说:“你咋下床了呢?你咋下床了呢?”看着他们的表情,我心里也开始隐隐地担心,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担心真的会落下个月子病。后来,小闺满三个月时还真应验了我的担心,我的右手手腕开始疼,也可能和天天抱小孩有一定的关系吧,妈妈说这是我月子里过早劳动落下的,看来,再怎么科学,再怎么理论上头头是道,也得结合过来人的经验,双管齐下,才能坐一个既舒服又安全的月子。

月子期间,最难过的是不是能出门。看着窗外一点一点变绿的植物,再瞧瞧晴天时白花花的阳光,我觉得自己正在一个潮湿的地方慢慢发霉。屋子总共就那么大,转来转去的时候,烦躁就渐渐地来了,火气也开始越来越大。这种现象在第十几天的时候特别厉害。整个人像个支愣着捻子的小炮,时刻准备着被点燃时爆炸。初为人母的紧张、疲惫、无助和对未来漫长有牵绊日子的恐惧一股脑儿地全堆在一起,压得胸闷气短,明明张大了嘴巴呼吸,却还是感觉要缺氧。所以有那么一天,妈妈的唠叨点燃了我这个小炮,一直以来强坚持的精神一下子崩溃,我不顾一切地大哭起来。眼泪那么多,不流出来怎么行?妈妈看我哭的样子,也很生气,她拎起包说要走,说再也不管我了。一听这话,我更伤心,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心中那种痛一阵紧过一阵。

那次大哭之后,心情好了很多,妈妈说,月子里这样大哭将来是要伤眼睛的。可能怎么办呢,要是不发泄出来,就会得上产后抑郁症啦!

就这样,月子在磕磕碰碰中一天天地过。

我以为出了月子就万事大吉了,不是这样的。门,照样出不得,外面风大天寒;凉水,照样不能碰;重活儿,也一样不能干。书上说,月子,不是三十天,至少得四十五天。

满了月,小家伙隆重登场了。之前,他白天吃饱就睡,醒了就喂,一点也不闹,只是夜里有点熬人,要吃好几回,吃了就得拉呀,尿布一会儿一换,一会儿一换,我和老公被夜里这来来回回的折腾熬得头晕脑涨,双目通红。这些,还能忍受。谁知到了第二月,小闺请完满月回过老家之后,开始闹人了。每天非得让抱住不说,还得到外面晃,可他太小,又不能直接抱到外面,便坐在车里带他转转。妈妈说我们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这小家伙从此养成了每天下午七点多得坐车出去晃一晃的坏习惯!也从此,打下了小同志十分喜欢坐车的基础,得,一开始,人家爸还担心儿子晕车呢!

妈妈不久就回广州了,我开始了一个人带小孩的“艰难”日子。白天,小孩醒的时候要抱,要逗,还要不时地喂,他睡了,我得赶紧洗衣服,洗尿布,一天下来,没有一点空闲时间,更别提做饭了。好在家里提前备了两箱方便面,一箱干吃的,一箱碗面,明知道哺乳期吃这些不行,也没办法,就这,有时候把面泡上了,小孩哭了,得赶紧去招呼他,等也安静,面也泡得醅叽叽的,看着就没食欲!为了让我能吃上饭,老公又买来小面包和饼干,这些东西,的确可以充饥,却没奶水。后来我总是早上用高压锅熬上一大锅粥,粥里多放些豆类,一整天都是热的,随吃随取,奶水才慢慢地多了起来。

有人说,孩子越大越不闹人,也有人说,越大越难带,我是倾向于第一种说法的,要是日子没了盼头,就坚持不下来了。于是,在希望中,我一分一秒地经历着。

现在,窗外的阳光似乎很温暖,也是,毕竟春天已经来了呢。阳光就是有这种魔力,能驱散人心中的雾霾。我很想出去走走,透透气,把自己晾晒一下,可,不行,儿子正在怀里不安份地蹬小腿,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我的脸,我呢,只能一手托住他的头,一手很潦草地写着,忽然间,他猛一打挺,笔就会把纸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唉,要打他的小屁屁吗?

累到无力时,我想,等一年后,再回首这段日子,时间应该已经把它酿成甜蜜的浓浆了吧!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天中山教师笔会   办公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正商世纪港湾24-11-81

办公电话:13849173360   QQ:929300821  QQ49969544  来稿信箱:rnjyxx@126.com

2008-2021   中网(zw78.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31998